梦远书城 > 寄秋 > 药田小姑娘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六


  牛辉玉眼露宠爱的抿唇一笑。“抄书也能看书,当是复习之前读过的书,我没把书放下,只不过选择不多罢了。”

  “那你会参加院试吗?”功名他垂手可得。

  他顿了一下,面有难色。“本朝明订,参加院试要有两名推荐人,或学堂夫子,或地方仕绅,大哥当初的推荐人是爹和左先生,如今爹不在了,左先生又远在数百里之外,怕是难以成事。”

  左先生是衙门的主簿,与牛秀才是故交好友。

  “我们人生地不熟的上哪儿找两名推荐人,那你明年不考了吗?”牛双玉急了,不希望兄长被耽搁。

  “再看看,我到城里抄写、当帐房,也是想看能不能碰个机会,认识一、两位有才人士从中推一把。”他还是想力争上游给自己挣一分脸面,光宗耀祖。

  “原来大哥心中早有打算,害我白担心一场。”她还以为他会心灰意冷,就此一蹶不振。

  牛辉玉呵呵一笑,用着袖子掮风。“你快快长大就好,别为家里的事烦心,有大哥、二哥在,绝对不会叫你委屈。”

  被取笑长不高,牛双玉哼了一声,横睹一眼。“坏哥哥,戳人痛脚,我不理你了,要去撒麦子了。”

  她气唿唿的跳下田埂,腰间系着一只鼓状封盖的小圆筐,喂鸡喂得颇顺手的她打开盖子,捉了一把麦种往湿润的土地一撒,走了几步,再捉一把播撒。

  身子骨不好,她也没做什么重活,麦种很轻,小圆筐也不重,她顺着犁好的田撒一撒,并不辛苦,很快撒满半亩地。

  多了会武的赵冬雷,两亩地不一会儿就犁得差不多了,自告奋勇挑水的牛丰玉也挑了两桶水,先前在田埂上休息的牛辉玉走上前,提了水桶便往田里撒,让田地湿润。

  因为秋麦播得晚了,所以牛家孩子只能犁田、播种一起来,勤灌溉、多施肥,盼能收一季好麦子。

  从杏花村带出来的粮食吃得差不多快完了,多了个胃口大的赵冬雷,粮食消耗非常快,米缸的米只够煮几天。

  所幸牛双玉有先见之明,她有边走边收集食材的习性,从杏花村到牛头村的路上,她拣了栗子、核桃、山芋头,还有一些能管饱的杂粮,以及制成可存放的橘饼,尚可撑上一段时日。

  只是麦子的收成若是不好,腊月过后就要断粮了,只能用后院半亩地种的萝卜和菘菜,煮萝卜配野菜汤。

  “啊——牛发疯了,快救我……”牛丰玉忽地叫起来。

  抬头一看的牛双玉当机立断的高喊。“快脱掉你的短衫。”

  “喔!好。”被牛追着跑的小少年边跑边脱衣,将衣服往后一扔,他惊魂未定的回头一看,他娘做的短衫被牛角一顶,又甩了甩的踩在牛脚下,顿时嚎啕大哭。

  那是娘做的,只剩下这一件了。

  “谁叫你着红衫,牛一见红色就着魔了。”人没事就好,衣服没了再做就有,小命丢了可要不回来。

  “姊……”他抽噎的抹泪。

  “别哭了,小男子汉,姊姊做几件新的给你。”她的针线还不错,针脚细还能绣花,帮他绣个蝴蝶戏猫。

  “娘……”

  牛双玉轻哼,捏他脸皮。“我有老到当娘吗?”

  “痛痛痛……姊姊松手,我是指娘做的短衫,被牛戳破了……”他以后再也穿不到娘做的衣服。

  听到他想娘,牛双玉鼻头为之一酸。

  “你那小身板也想当娘,有奶过娃儿吗?”无礼眼神瞄去一眼。赵冬雷从旁边走过去,凉凉丢下一句话。

  轰地,双颊红如血的小姑娘狠狠瞪着某人的背,暗地里丢了无数穿肠刺骨的眼刀。

  §第四章 挣财好绝活

  秋风起,蝉声远。

  下了几场秋雨后,秋天的脚步慢慢地走到尾声,就要迈入寒冷的冬季,不耐寒的树木纷纷凋零,一片一片的落叶铺满大地。

  早秋种下的麦子如今都结实累累了,呈现淡淡的麦金色,随风摇曳着,似在说:快来吃我、快来吃我,嘻嘻!

  当麦子抽芽约两指高时,牛辉玉和牛鸿玉到城里找到了抄写及帐房的活,由于两人都识字,精算术,工笔齐整,因此很快地找到差事,一个是酒楼的帐房,负责记帐、结帐,月薪二两,一个在书坊抄写新入的书籍,以及编册和上架,月酬一两半。

  两兄弟合起来是月入三两半,一个月有两天假,分别在初三、十七,腊月二十三日起休工,直到来年的元宵过后再上工。

  以两人的年纪,这样的收入算不错了,每个月还能回家看看弟弟妹妹,他们已经相当满足。

  只是有时会想爹娘若是还活着,他们根本不必为生计奔波,在爹娘的期望下手不离卷,和三、五好友林间赏花,风里听萧,坐在茶楼里大谈古今多少事,品一口香茗。

  但是往事已杳,人事全非,昔日的美好已随风散去。

  “啊!你行不行呀!别被螫了。”蜂毒也会致命,细细的尾针毒性惊人,一螫就肿成小丘。

  “别啰唆,黄蜂被你吓走了。”赵冬雷静静待在树下,屏气凝神的望着半丈高树冠下的硕大蜂巢。

  嗡嗡嗡的振翅声不绝于耳,几只侦查蜂绕着动也不动的“柱子”飞来飞去,见无异状便飞回巢里。

  “冬雷表哥,左边左边,你要爬上去吗?”一脸兴奋的牛丰玉在不远处叫喊,小脸红咚咚的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