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药田小姑娘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四


  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……啊!不对,是秋风。

  牛家四个孩子真被人欺负了,不论是原有的村民或是刚移入的新户,他们既欺生又凌弱,不把一群孩子放在眼里。

  原本说好了十头耕牛由三十多户新居民轮流使用,一个用完了换下一个,直到耕完田为止。

  但是不管牛辉玉上哪一户问牛轮到他们牛家了没,每一个人的回答都千篇一律:还在用十头牛连一头牛也分不出来?

  后来牛家人才知道同行月余的村民单漏了牛家一户,几家人商量把牛租出去,一天五文钱,十头牛便有五十文,租上二十天有一千文进帐,一户人家能得三、四十文。

  听到这件事的牛家兄弟很无奈,牛双玉则非常火大,她一火大就决定放火,用燃田法在自家分得的田地上点火,火势一蔓延怒焰冲天,烧得野草野木啪啪作响。

  别人问起,她便理直气壮的说:“我自己的田,干什么干卿底事,哪一条律法不准人烧田,田一烧,草木灰可当地肥呢。”

  谁叫她没牛可翻地,眼看秋麦就要播种了,她家的地还长满杂草,所以她处事豪迈一些,一把火烧了。

 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各位狠心的乡亲逼出来的,牛家若不及时种麦,入冬前哪有熟成的麦子好收,没麦子就没粮食,之前藏在板车上的那些存粮虽可应急,但可不能这样坐吃山空。

  断人口粮有如杀人父母,掘人祖坟,这种缺德事都做得出来的人真该千刀万剐,上刀山、下油锅、入阿鼻地狱。

  所以她不过是还以颜色而已,至于火烧得太快,烧到隔壁刚播种的田,什么玉米、麦种、花生的全烧了……

  哼!去怪风呀!她刚烧时是吹西北风,西边是溪,北边是沙砾,干扰不着隔壁田地,谁知烧到一半改吹东南风,火势就顺风一路延烧过去,隔壁刚浇完水的田地一下子烧干了,土里的作物也发不了芽。

  老天爷的意思违抗不了,天威不可测。

  “你还得意洋洋,小心被你祸害的人家半夜摸进屋子,一刀把你宰了泄忿。”这丫头简直是胆大包天,没什么事做不出来,明明长了好欺负的模样,偏偏一肚子阴邪。

  “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,兔子急了也会咬人,何况我还有你。”牛双玉神气的扬眉,为出了口气而乐呵呵。

  “你就那么笃定我护得了你?”连他自个儿都不清楚,但他的确力气大了点,有足以力拔山河的蛮力。

  “因为你的手。”她脚上的淤痕过了十来天才消退,可见他的力道有多大,差点把她的脚折断。

  “我的手?”赵冬雷看看自己与常人无异的手。

  “你的虎口处有厚茧,表示是常年用剑的人;右手中指、无名指有拉弓的痕迹,表示你会射箭……”她说到一半忽然咬牙切齿。“不懂武的人哪会出手神准,一把捉住我的脚不放。”

  闻言,他表情错愕。“我捉了你的脚?”

  赵冬雷的目光不自觉往下一瞧,个儿小的她脚更小,几乎没他手掌大……他没捉疼她吧?

  想到自己的气力,他心中微带愧意。

  “看什么,还想再捉一次呀!上回没断是我运气,再有下一次我直接用石头砸你脑袋。”救个包袱不划算,包吃包住,还要帮他找个活干,搞不好日后还要帮他恢复记忆。

  牛双玉可以去摆个算命傩子了,能未卜先知,未来赵冬雷能想起过去的确是她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功劳,只是过程……呵……呵……有点不太美妙。

  “你挺凶悍的。”但凶得可爱,横眉竖眼像淘气的挤眉弄眼,嘟着嘴凶人宛若在娇嗔,未长开的眉眼有股令人心悦的慧黠。

  “反正不会赖上你,你大可安心。”祸害不到他。

  “什么叫不会赖上我,你看上别人?”赵冬雷的声音略带沉意,眼眸深处透着冷冽。“不是看不看上别人的问题,而是我有自知之明。”哎呀!他们话题是不是扯远了,有些走调了。

  “自知之明?”他不解。

  牛双玉好心的为他解惑。“你看过你之前穿的那件衣服吗?被砍了好几个破洞的石青色绣竹纹箭袍。”

  “衣服怎样?”都破了还能穿不成。

  赵冬雷现在穿的是牛双玉做的衣裳,她裁了几尺布做了两件让他轮流替换,布料是一般的葛布,材质不是很好。

  但他得天独厚的穿出蜀锦的风格,飒爽俊朗,气宇轩昂,如云出月明般翩然。

  “我不知道它有多名贵,但我娘带我到城里的布庄逛过,没看过这般流彩泛金丝的布,以金线绣边,银丝绣出水云状,光是金、银双线就价值不菲,更别提衣服了。”

  “你认为我出身富贵?”朦朦胧眬之间,他彷佛看见自己置身金碧辉煌的建物中,一名穿着明黄服饰的老者面有怒色地朝他走来。

  “不只是富贵。”再眼拙的人也看得出他家世非凡,非龙即虎,眼瞎的人才瞧不出他大有来头。

  “然后呢?”赵冬雷看她的眼神像在看一个傻子,稍有脑子的人都会趁此机会巴住他,日后才能图点好处吧。

  牛双玉笑着眨眼。“然后就没有然后了,不然我一个田庄小姑娘还能攀上云梯摘月不成。”

  “我帮你扶着梯子。”也不是不可能,她对他有恩,若是他高高在上必会拉她一把,同享明月清风。

  她俏皮地往他手背上一拍。“免了,我怕摔得粉身碎骨,越是富贵人家内里越肮脏,瞧瞧你也不知是被谁砍得体无完肤。哪天你想起自己是谁,要报恩就给我银子吧,看到银票我就知道你走了,不用道别,尽管不告而别,只要别把我拉进你的浑水中就好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