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药田小姑娘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二


  “修修就好了,你看这地方占地多广,起码有一亩地以上,我们可以划出一块地养养鸡,再抱两头小猪养着,前院种菜自用,再种两棵枣子树,而后头可以种些罕见蔬菜拿到市集卖,等过两年哥哥们要成亲,后面可以加盖屋子充当新房……”

  看似残破了些却大有用处,牛双玉看中此地够大,以后三兄弟分家了有各自的屋子,不致妇姑谿勃,而且修整修整也不算小,像菊婶家的地还不到半亩呢。

  要知道,正常情况下若花钱买,光是一亩地也要七、八两,加上盖好的屋子,约要二十两左右。

  如今他们是赚到了,趁着朝廷的政令予以免费入住之际,自然要挑最大的。

  也许眼前是艰辛了些,但她看的是长远的以后,再经过几年,那些自以为占到便宜的人家就要反过来羡慕他们。

  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。

  万事起步难,度过这个坎后便是否极泰来,人不能短视,先苦后甘才能迎来甜美的果实。

  “我也认为不错,地形方正。”看了顺眼便是好。

  “咳!咳!这位赵兄弟,你好像不姓牛。”我们牛家的事与你无关,哪边凉快哪边待。

  赵冬雷取出官府发的文册。“我落籍在牛家,和你们算是一家人,双玉表妹,请多多关照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真是厚颜无耻,巴着就赖上了。

  “妹妹,你真的中意这儿?”牛辉玉又问了一遍,其实他更想要村中的一间二进院,但被人霸住了。

  “有口井。”

  牛双玉刚要开口,赵冬雷快一步的说出她心中所想,她微讶的看了他一眼,心想: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。

  “井?”

  “大哥,一口井攸关重要,若我们自己有井就不用走到几里外挑水,冬天溪河都结冻时,唯有我们还有水喝,这井很深,逢冬不竭,若再有个疾病什么的,我们也不怕和别人共用饮水。”这是私人井。

  “好像有几分道理。”他被说服了。

  “最重要的一点是防旱,一旦旱季来临,缺水缺得厉害,有口井能让我们度过最艰难的干旱。”赵冬雷脑海中闪过连年旱灾的情景,土地干裂,稻穗枯干,一望无际的寸草不生,百姓绝望的眼神……

  咦?这画面他在哪里见过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。

  “大哥、大哥,我不要渴死,我们就选这里吧!咱们可以把前院弄平当晒谷场。”好动的牛丰玉喜欢有个大院子让他撒野欢跑,以前的家太小了,一跑就会撞到人。

  牛鸿玉眼一眯,轻笑。“大哥,就这儿吧!我看弟弟妹妹都很满意,只是我们要辛苦点。”

  “唔。”似乎也只能这样了,他一向拒绝不了底下的弟弟妹妹。

  “大哥、二哥,哪需要你们太劳累,喏!现成的壮丁不用还待何时。”牛双玉娇笑扯住两位兄长的衣袖撒娇,眼尾风一送,看向家中唯一堪称“劳力”的男子。

  牛家几双眼睛倏地往赵冬雷看去,好似在看一只大肥羊。

  “……各位,我的伤还没好全。”

  不必这么狠吧!

  “受人点滴,涌泉以报。”牛双玉一点也不介意挟恩求报,他们一家人都是读书人,怕拿不动锄头。

  “那也要等我的伤好了再说。”赵冬雷没好气的说。

  背上、大腿内侧的伤口仍隐隐作痛,他体力还未完全恢复,起码要再休息几日。

  “又不是要你搬重物、下田耕种,不过修修屋顶、补补墙而已,不会伤到你的伤处。”眨巴眨巴的大眼闪着天真无邪,彷佛无害的小姑娘。

  “……”赵冬雷无言。

  看过无耻的,没看过这么无耻的。修屋顶不用爬高吗?补墙得先挖泥吧!这些不是重活什么才是?

  但是看到四张犹带稚气的面孔,他话到嘴边仍说不出口,很无力的认命,在几个“孩子”面前,他不做,谁做?

  不过说起来他也没大牛辉玉几岁,只是他身高体壮,和文弱的小书生一比,他的确很、好、用。

  “大哥,你赶紧去找村长过契,定下这屋,别再让人抢走了。”先下手为快,难保有人也看出这屋子的价值。

  “喔!好……”啊!不对,村长是谁,住在哪里啊?

  “对了,顺便问划下来给我们的荒地位于何处,等把屋子处理好就得开荒,我们先种一季麦,赶在下雪前看能不能收割。”他们最缺的是粮食。

  “好,我去问问。二弟,你陪我走一趟,这村子我不熟……”牛辉玉脸微红的说着,不敢说是自己胆子小,一个人走在陌生的村落还是有点胆怯,四周全是不认识的人。

  “我陪大哥,我们一起去找村长。冬雷表哥,弟弟妹妹就拜托你了。”还没安定下来总是不放心。

  当年的牛头村死了太多人,因此大半的土地都荒废没人耕种,外人得知这里曾发生瘟疫也不敢来购屋置地,久而久之便成了无主之地,乏人问津,最后由官府接管。

  朝廷德政便将无主荒地发给灾民,一户以两亩地为限,无偿过户,若超过两亩地便得出钱购买,一亩地约七、八两,能买多少地端看个人本事,三年内有效,三年过后一亩十二两。

  但在这期间免粮税,打下多少粮食皆归地主所有,一来养地,二来百姓有饭吃,一举两得。

  不过地也有肥瘠之分,运气好的分到水田,明年开春能种水稻,无福的人拿到的是旱地,只能种种玉米和小麦,算起来三十多户人家共能分得一百多亩土地。

  这对原来的村民而言会有点眼红,凭什么外来的人可以平白得到土地,而从上一代就住在这里的他们却没有,未免不厚道,新旧的冲突潜伏着,不知哪一天会爆发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