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药田小姑娘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一


  因为板车内躺了一位伤患,她不宜与他同车,只好被迫睡在板车外头,底下垫着草蓆,勉强和弟弟盖着一条棉被,席地而眠。

  早秋的风带着凉意,她睡得很不安稳,翻来覆去地把弟弟吵得不能入睡,两人一早起来都有非常明显的黑眼圈。

  闻言的赵冬雷一怔,面有愧色的看她一脸困倦。“我再躺一会儿养足了气力,晚一点再还你……若能让我吃饱,我想我会好得更快。”

  “不是我不让你吃,是大夫说的,这几日昏迷只能灌米汤,人虽醒了也不能一下子吃太饱,胃会受不了,等等我拿半张饼给你,加了小葱的,可香的呢!”加了蛋的葱花饼,想想都口水直流,她一个人就能吃掉一大张。

  “你们的终点在哪里?”

  “牛头村。”还有三天就到了。

  赵冬雷低头不语,暗自思忖。

  §第三章 牛头村起家

  “啊!这里就是牛头村?”

  发出愕然声音的是满脸失望的牛丰玉,他两眼睁得又大又圆,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。

  不只是他,其他人看见眼前的景致也有相同感受——这个村子太破旧了吧,死气沉沉的样子,没有老人在树下下棋,也听不到孩子跑来跑去的欢笑声。

  村里的路是用石头铺成的,看来整齐,下雨不怕会积水,但路面上满是无人清扫的落叶,秋风一扬带起漫天飞舞。

  村口的柿子树结着不大的柿子,不是很多,稀稀落落的,快要成熟了,不过看到村里的萎靡,想必不会有人有心思摘食,任其掉落,腐烂在土里,又再度滋养了柿子树。

  “死了,都死光了,早年的一场瘟疫死了三百多人,村子里剩下百余人,有些人家全家死尽,你们自个儿瞅瞅,看要哪间屋子自个儿挑,灰尘堆得厚厚一层便是无主的,挑好了再去登记入册……”

  一名村里的老人语气平淡的说着,空洞的眼神像在望天,又似什么也不想的等死。

  他的老妻、儿子、媳妇和孙子都在那场瘟疫中死去,独留他一个老头子还活着,日复一日,生不如死。

  “什么,有瘟疫?!”面色一变的牛丰玉紧捉姊姊的手,抽气声非常大,这年头谁不怕无药可救的瘟疫。

  “呃,没事,小丰不怕,妹妹也别担心,哥哥在。”其实牛辉玉的嘴唇都吓白了,还故作镇定的安抚弟弟妹妹。

  “大哥,我不怕,瘟疫并非无可预防,勤洗手、不喝生水、维持水质的干净、少接触生病的人即可,我们把前任屋主用过的器皿用滚水烧过,衣物、纸张等易燃物一把火烧掉,再用烈酒将屋内每一个角落都抹过,还有,屋子的四周遍撒石灰,还能防虫防蛇……”只要彻底消灭病菌就不会染病。

  “真的吗?姊,瘟疫不是很可怕。”一旦染上十之八九活不了,很少有人逃得过。

  “那是大家因为怕都慌了手脚,若做好适当的控制根本不会那么严重,也许会有人死亡,但人数不致惊人。”只要对症下药就没事,勤于清洗患者的衣物,一定要滚水煮过,食具单独使用不能和他人共用也能改善状况。

  除了鼠疫和黑死病,大多的瘟疫都被夸大了,像肠病毒、流感、疟疾等,用对了药就不是个事儿,可是大家就是怕,连拉了数日止不住泻,高烧不断降不了热,神智不清……因为怕,所以不知所措,越想治好就越慌乱,吃不好、睡不着,心中抑郁,与病人接触过于频繁。

  所谓关心则乱,一乱就完了,一个两个三个……相继染病,造成无人照料,最后一家子病亡。

  若能做好防范,虽不一定平安无事,但一定能减少死亡人数,前题是要进行隔离,尽量由轻症者照顾重症者,未染疾的人不要靠近,非不得已也是包得密不透风,一离开病人必须立即净身,所着衣物用热水煮滚消毒。

  “妹妹,瘟疫不是简单的事,小心为上。”他们牛家十几口人只剩下他们兄妹四人了,不能再有一丝意外。

  牛辉玉、牛鸿玉心里是害怕的,他们不想住染过瘟疫的村子,可这是朝廷的安排,无处可去的他们只能接受。

  牛双玉面有倦色的点头。“嗯,我晓得。”

  “好了,我们去找找适合我们的屋子,你们再忍耐一下,很快就能休息了……”风吹动牛辉玉的长衫,原本修长的身形更显薄弱,显露少年尚未长成的体态,文雅秀逸。

  牛辉玉从早走到过午,用过夹肉膜馐后继续找,居然都找不到他们要的居处,或者该说不是没有,而是被人抢先一步,以及看上了又让人抢走,始终未能如愿,再三落空。

  这一次在牛头村落户的灾民约有三十来户,除了牛家无大人外,其他都有一个或两个以上的当家者,经过此次灾难,这些人为了活下去都变得特别凶悍,见牛家兄妹年幼可欺便强横地将早到的他们赶走。

  一连被赶了好几回,说实在有点心灰意冷,牛家人的性子不喜与人争,因此一再退让,委屈自己。

  这是读书人的风骨吧!

  最后连菊婶、旺叔都找到一户三合院,坐北朝南,正屋两侧各有两间屋子,东西厢房有三间,院子不大,但有棵遮荫的老榕树,住一家五口人刚刚好,他俩十分满意。

  至于牛家人嘛……

  “妹、妹妹,你真要挑这儿?”看来好荒凉,离村子有点远,屋子也老旧不堪。

  “大哥,你不觉得很好吗?”依山傍水,风水好。

  牛头村的后头是高耸入云的牛头山,长达百里,山里有条小溪由上而下蜿蜒流经牛头村的村外,横跨三村流入五十里外的湖泊。

  这条小溪正好在牛双玉挑定的居处边上不远处,她看溪里的鱼群甚多,日后要吃鱼就方便多了。

  哪里好了,他完全看不出来。“这屋子应该不能住人吧!你看屋顶破了个大洞,墙面剥落,凹凸不平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