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药田小姑娘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灾民人数也要登记上册好回报给朝廷的,这一次地震灾情惨重,死伤十余万名,皇上十分关注此事,因此马虎不得。

  不过灾民太多也管不过来,只要事情不闹大,随行的官兵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,打劫钱财的小事时有所闻。

  “你是我表妹。”男子艰难的撑起上身,扶着车壁坐直。

  牛双玉有点不高兴地朝他胸口一戳。“你不是想吃定我吧!我郑重告诉你,我们很穷,养不起吃白饭的人。”

  “我想我还有点力气干活。”他看看自己结实的臂膀,想他也不是不能做事的人,但得等他养足了气力再说。

  闻言,她双目瞠大。“你真的赖上我们了呀!赵冬雷,你要不要脸,我们救人是出自善心,并非让你讹诈。”

  “我叫赵冬雷?”他指着自己,一脸困惑。

  心口一咚的牛双玉有了不好的预感。“你不会忘了自个儿是谁吧?拜托你,快摇头。”

  他是摇头了,但……“我不记得了。”

  “不记得……”扶着额,她感觉自己快晕倒了。

  “牛妞,我饿了,那碗白粥是给我的。”他笑着,眼神落在她手上那碗没多少米粒的稀粥。

  “吃吃吃……你就知道吃,你晓得为了你我花了多少银子,两百文哪!我肉疼。”她装出很心疼的样子。

  两百文她要编二十张草蓆或四十顶草帽,编得双手又红又肿还要强颜欢笑,安抚哥哥们,她一点也不痛。

  其实两百文不算多,他们还拿得出来,不过要掩人耳目,不能张扬。

  所以请大夫的二十文她讨价还价压到十五文,来个三回四十五文,药也是路上摘的,没药铺可买,譬如金银花、连翘、紫花地丁、知母等消肿退热、清热泻火的药草,认真找找还是找得到,就是比较累。

  最贵的是白米,明明车上有一大袋却还要向别人买,当初的卖价是一斤十二文,到了灾民手中转卖要四十文,转手就是暴利,她忍痛买了三斤,又切了十文钱的肥肉,附赠一根大骨。

  这些天便是用买来的白米熬成粥,喂给只能喝米汤的赵冬雷,他们几个孩子吞口水想吃也要忍住,再过几天到了牛头村就能敞开肚子大吃大喝了,想吃什么就吃什么,无须顾虑。

  “我会还你。”他一口倒光寡淡无味的汤水,毫无饱足感。

  “你拿什么还,一穷二白的。”她搜过他的身子,只找到几张煳掉的纸,她想是银票吧。

  牛双玉自小衣食无缺,有爹娘的宠爱,哥哥们的呵护,身为秀才家的小女儿,她在村子里就有如官家千金,人人敬着她、让着她、讨好她,她威风得很,不觉得哪里不如人。

  不过她真没看过银票,最多是十两一锭的银锭子,是她爹存了一年的束修,那个温雅有礼的男人疼惜地抚着她的头,说要存着给女儿当嫁妆,让她风风光光的嫁出去。

  可惜那人不在了,少个人疼她。

  “莫欺少年穷。”有手有脚不怕饿死,肯干就有活路。

  “呿!还拽文了,你现在名义上是我们牛家人,凡事自个儿要斟酌点,别起什么坏心眼,要不我们也保不住你。”真有事就推他出去顶,她不会有丝毫愧疚。

  他的命是她救的,所以他这辈子属于她……不!是被她使唤,做牛做马的任其劳役,死而后已!

  “我说的是实话,虽然我不记得自己是谁,但我隐约感觉得到能做很多的事。”比起她的瘦胳臂,他壮得简直能举起一头牛。

  能做事最好,他们家真的养不起米虫。“你连日高烧不退,有可能烧坏了脑子,大夫说你这条命是捡回来的,太过凶险,连他都没把握你能不能度过难关。”

  “你是说我发烧了,烧得太厉害而把过去的事给忘记了?”摸摸额头,还有些微烫,但身上的衣服似乎换过了,很干净。

  “大概吧,我不是大夫不清楚。你穿的这件衣服是我爹的,他是个夫子,我们只剩下这衣服了。”牛双玉的意思要他好好珍惜,别弄脏、弄破了。

  “他怎么了?”他问得很轻。

  牛双玉头一低。“和我娘一起被埋在土石下。”

  说不难过是骗人的,她背着人哭了好几回,爹娘给她的爱无私,两人一死,她的心空落落的,很孤单。

  可是人要一直往前走,不能停留在悲伤太久,因此她强打起精神四下找事做,藉着忙碌忘却伤痛。

  “节哀。”她还这么小……

  不知为何,赵冬雷心中微微抽痛,似乎他和她有相同的遭遇,他好像很小就失去挚爱的双亲。

  “不用,难过是一时的,熬过就不难受了,不过你的板车几时要还我,你“借用”好些天了。”

  牛双玉年纪不大,照理说不用太介意男女有别,可是人人脸上有张嘴,特爱说闲话,所以她除了头一日待在板车内看顾他之外,接下来几天就由旺叔接手,她跟着大伙儿用两条腿走路。

  只是她没走过这么久的路,体力上吃不消,有时不得已便坐在板车边上,让伤了腿的旺叔和哥哥们推着走。

  走走停停对她的身体是一大负荷,连日的奔波让她消瘦不少,人也少了些精神,再加上没能好好睡一觉,整个人好像枯萎的花朵,无精打采,走着走着还会打盹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