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药田小姑娘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啊!姊,你忍一忍,我马上去叫人。”牛丰玉一熘烟的蹦走,像是野地里的小兔子,动作极快。

  忍?

  她当然会忍。

  不忍还能怎么样,把人的手给剁下来不成。

  牛双玉忍了忍,终于忍不住的蹲下身,将那人的面扳正,再拂开覆面的碎发,染上血污的面孔并不老,约十七、八岁,五官端正,不算难看,有种韩式美男的风格。

  “长得还不赖,就是性格太差,今天我救了你可别忘了回报,我这人很俗气的,就送些金银俗物,不用太高调引人注意,悄悄地送就好,不要洒什么以身相许的狗血,那太荒谬了……”她嘀嘀咕咕的喃喃自语,纯粹是打发时间,没多大意义。

  但是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还有一点意识的男子浑浑噩噩之间听见一句“以身相许”,他便牢记在心。

  他不喜欢欠人,尤其是欠女人的。

  钱债好还,肉债难偿。

  偏偏欠了人,不还不行。

  大丈夫立于世不可无信。

  “妹妹,发生什么事,小弟说你救了一个人……”匆忙赶至的牛辉玉定睛一看吓了一大跳,为之傻眼。

  “大哥,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?”傻站着当人柱干么,她虽然年幼,但也还是个姑娘家。

  看到妹妹微带愠色的神态,牛辉玉才尴笑的挠挠耳后。“妹妹,他的手……呃,被人瞧见了不好。”

  “我也晓得不好,那你就赶快掰开呀!若让别人看见了,你妹妹的名声就毁了。”会读书不代表会做人,她这个哥哥呀!不够奸滑,老实过了头,太把孔孟学说当一回事。

  说好听点是实在,但事实上是太憨直了,完全没有独当一面的本事,爹娘在时有人庇护看不出,幸亏他书读得不错,若非地牛大翻身,顺利地专研学问再考个举人也不是问题。

  只是发生了这种事,他的求学路怕是要中断了,手到擒来的功名转眼成空,想必他也不好过。

  牛双玉想着要不要拿出穿越人的能力,搧点风送上青云,好歹是自己的便宜大哥,他好她才好,息息相关,等到了牛头村安顿下来以后,她再想办法帮上一帮,反正她离及笄还有四年,还有时间帮忙家里。

  “啊!妹妹别动,哥哥来。”牛辉玉以为是轻松的事,但他使了吃奶的力气还是没能把男子的手拉开,额头的汗珠有黄豆那么大,一颗一颗的往下滴,瞬间满头大汗。

  “大哥,我帮你。”随后赶至的牛鸿玉低下身,一手扶着妹妹细白的足踝,一手扳着紧扣不放的大手。

  看到扣得很紧,他也不使劲的拉扯,改用一根手指一根的往上撬松,硬来是讨不到便宜的,只能和他比耐性。

  “好,你拉这根,我扯那根,我喊拉就一起用力。”牛辉玉也不傻了,总算开窍,顺着二弟的手法将手指插入。

  一、二、三……拉——?

  两根手指头同时松开了,大拇指和小拇指。

  接下来就容易多了,两个身形单薄的青衫少年合力对付剩下的三根指头,一人应付一根往后一扯……

  啊!终于松开了。

  赶紧缩脚的牛双玉单脚一跳,跳得可远了,她拉起裙摆一看,果然白皙的小脚上有一圈泛紫的指印,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,五道深浅分明的痕迹,骨节处颜色特别深紫。

  这是救人吗?

  赔命还差不多。

  不过她恼虽恼,还是让哥哥们一人抬头,一人抬脚,两人将重得要命的男子抬到板车旁,取出足以当床垫的草蓆让人平躺在上面,而后再去找大夫。

  灾民中也有铃医,很快地,一位胡子花白的老大夫背着药箱来了,有模有样的诊脉,还开了药方,全是去热消肿、疏肝解郁的药材,还有止痛的作用。

  “等一下,大夫,他的伤口不用缝合吗?”背上好长的一道刀口,手臂也被划了两刀,还有大腿内侧也有长达三寸的伤口,再差半寸就伤到动脉了,要真伤到动脉,那时即使华佗再世也回天乏术。

  即使是现代医学,面对大动脉出血,能救回来的机率依旧微乎其微。

  “什么缝,你当是缝衣服呀!这么重的伤势只能听天由命。”老大夫气唿唿的瞪大眼,他行医三十多年也没听过伤口要用缝的,顶多洒上金疮药减少出血,减缓伤势恶化,再来便是听老天爷的安排。

  “伤口不缝怎么好得了,至少用桑皮线将绽开的口儿缝密,再用酒精……呃,烈酒消毒后灌些退热的汤药,熬过危险期就没事了。”伤口最怕感染,一旦受了感染就真的药石罔效。

  “老夫活了一把年岁就没听过什么桑皮线,还用烈酒消毒,毒能用酒消吗?还不活活痛死,你这娃儿不懂事,胡言乱语。”不懂医理乱用药,人没死也被她害死。

  “你没听过桑皮线?”那肯定也不知何为肠皮线,这年代的医者还停留在用草药医治的阶段。

  “哼!旁门左道的伎俩哪是医道,老夫的药才是救急,还不快去抓药。”晚了就没救了。

  老大夫的话让牛双玉哭笑不得。“大夫,这儿上哪里抓药,还是看你有没有备好的药先应急吧。”

  “真是麻烦,一会儿我找找看能不能配好……”他咕哝着,表情不悦,眉头皱了好几层。

  老大夫刚一走开,原本昏迷不醒的男子忽然睁开充满血丝的双瞳,捉住牛双玉的手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