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药田小姑娘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一脸无奈的少年抬头看了看橘子树,两眼发黑的大口吸气,他有些颤颤巍巍的试试手脚,很慢很慢的手先捉牢,再把脚踩上突出的树瘤,一步一步往上攀。

  但他也不敢爬得太高,离地两尺左右,几颗小橘子在他伸手能及的地方,他找个稳妥的树干踩稳后便开始摘果子。

  一颗颗黄澄澄的果实被扔了下来,嘴馋的牛双玉迫不及待的剥了一颗往嘴里放……

  啊!好酸。

  “姊。”

  “什、什么事?”牛双玉酸得牙根发软。

  “那里好像有个人……”面朝下趴着。

  “哪里?”她没瞧见。

  站在高处的牛丰玉伸手一指。“那边。”

  “不会是死人吧?”晦气。

  他迟疑了一下。“我好像看见他动了。”

  应该没死。

  “也许有野狗在吃他。”要不要救呢?

  她考虑着。

  “没野狗。”牛丰玉小心的爬下树。

  §第二章 失忆的表哥

  救?

  还是不救?

  心不够狠的牛双玉踌躇了好一会儿,最后决定去看两眼也好,若是人还没断气就救,要是已蒙主宠召了,那就一抔黄土埋了,插上木片当碑写上:无名氏之墓。

  姊弟俩走得很慢,心里也不知希望对方是生是死,因为活人麻烦多,要请医、要熬药,还得费功夫照料,而牛家四个孩子最大的也不过才十五岁,尚未及冠,他们连自己都没办法照顾好,又怎么看顾一个外来人。

  一个头两个大,真是揪心呀!

  “姊,你、你不要动,我过去……呃,看看他死了没。”面色微白的牛丰玉假装胆子很大。

  “好。”好弟弟。

  牛双玉的一声好,令前头的小少年身子微僵地转过头。“姊,你不会难为情吗?我比你小耶。”

  她脸不红气不喘的挥手。“你是小男子汉,本来就该保护家里的女眷,姊姊我身虚体弱,更需要被护着。”

  闻言,他一啐,吐了口唾液在手心一搓,壮胆。

  面容朝下的男子看不清长相,但看得出他的衣服料子很好,束发的玉冠镶了祖母绿,深绿近墨。

  牛丰玉不敢靠得太近,捡了根树枝朝那人身上戳,但那人毫无动静,宛如一具死尸般趴着。

  “怎么样?”拖拖拉拉的,要等太阳下山才确定吗?

  其实天色有点暗了,西边的余晖只剩下一点点霞光,最亮的北斗七星已经缓缓升起主星,夜晚即将到来。

  “似乎……死了……”不会动。

  “你走近点瞧瞧,把人翻过来看他胸口有没有起伏。”这一世的牛双玉视力极佳,她瞧见某个无名氏的手指因剧烈疼痛而弓起。

  “我不要。”他往后一跳,不再靠近。

  “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你不想多积点功德回向给你姊姊?”她身子骨太弱,怕是短命鬼。

  “姊,功德要自己做比较合适吧!”当他是小孩子好哄骗呀!好人他来做,她在后面捡便宜。

  “我们一家人用不着计较,一笔写不出两个牛字。”有福同享,有难弟弟当,家和才能万事兴。

  “姊……”他有被诓骗的感觉。

  见他胆子不如想像中的大,牛双玉一口吃掉半颗酸到叫人皱眉的橘子,裙摆一拉高,跨出一脚露出云白绣花鞋。

  “好了,人死如灯灭,好去好来,人生走一遭也算看过繁华景致,待过奈何桥,再喝孟婆汤,来世投个好胎……”蓦地,她的话语堵在咽喉里,一股透骨的寒冷从脚往上窜升,整个人为之战栗。

  “我还……没死,不用过桥……”一道很细微的声音若有似无的响起。

  “你……咳!捉着我的脚……”力气还挺大的,她的脚被捉得很疼很疼。

  “救我。”他的语气是命令式,而非恳求。

  “……救,但你得先放开我的脚,不然我动不了怎能找人救你。”要人救命架子还摆得这么高,肯定是没遭过难的公子哥儿。

  “不放。”大手如蒲,骨节分明,紧紧握住嫩笋似的足踝。

  一说完,他便昏了过去,可是手心如长了黏膏似的始终不曾放开,握得很紧,彷佛是捉住救命浮板。

  “姊,他……死了吗?”明明一动也不动了,竟然还能闪电般的出手,快得他眼睛都来不及眨。

  “没死,快了。”阎王的催命符快到了。

  “你说他要死了?”真可惜,好不容易才等到人来救。

  “我是说我,你再不找大哥、二哥来把人抬走,我被他掐住的脚就要疼死了。”他是眼睛瞎了不成,没瞧见那只可恶的手死命捉着她吗!她可没那力气和他斗,疼得都冒汗了。

  “啊!姊,你忍一忍,我马上去叫人。”牛丰玉一熘烟的蹦走,像是野地里的小兔子,动作极快。

  忍?

  她当然会忍。

  不忍还能怎么样,把人的手给剁下来不成。

  牛双玉忍了忍,终于忍不住的蹲下身,将那人的面扳正,再拂开覆面的碎发,染上血污的面孔并不老,约十七、八岁,五官端正,不算难看,有种韩式美男的风格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