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玉夫人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二


  “玉儿,你的名节毁了,这下子不嫁我都不成,所有人都晓得你私藏了个野男人。”

  “哼!老娘不嫁还得罪你吗?看谁来逼婚。”她们那年代讲究速食爱情,今天老王,明天小李,谁会为喝牛奶而去养一头牛。

  安玺玉的贞操观念很淡薄,不若古代女子传统,她愿意给是因为当下喜欢,两情缱倦缠绵,不因有过肌肤之亲而选择下嫁,除非她确定那是对的人。

  不过她也明白就是他了,没得退货了,虽然她的思想是现代人,可身处的世界是对女性极不公平的父权社会,若只是被自家娘亲活逮还有转圜机会,偏偏多了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前婆婆,她抗婚的下场有可能是浸猪笼。

  “外面那些人……”不用他出手,自有摇旗呐喊的帮手,准岳母大人绝对乐观其成。

  一提到商、安两家她就垂头丧气提不起劲。

  “我可以不出去吗?”

  “你认为呢?”他取笑她的龟缩。

  安玺玉不快地瞪了他一眼。

  “这是个陷阱对不对?有人要我万劫不复。”

  含笑的眼蓦地一凝,微闪寒冽冷意。

  “谁敢动你就得付出惨痛的代价,我会替你讨回公道。”

  “……妖孽,昨晚的事我真的吓到了。”她说时身子还微微发颤,眼中惊惧未散,恍若恶梦再现。

  “不会了,以后我会寸步不离地守着你,谁也动不了你一根寒毛。”伤害她的人,他一个也不会放过!

  “寸步不离?”她忽地打了个寒颤,干笑地推他下床。

  “去着衣,我允许你稍离片刻,不用像水蛭一样见血便紧黏不放。”

  闻言,他朗声一笑,捞起发皱的衣衫穿上。

  但是在朗笑的同时,眼神是满含肃杀的冷厉,他不愿去想自己若照原先的计划停留西映城一夜,那他心爱女子将会遭受何种折磨。

  不能原谅,无法原谅,始作俑者将会知道她有多愚蠢,害人者终将会受到报复,成为鱼肉,任人宰割。

  巫青墨趁安玺玉梳洗、挽髻的时候离开了一会,待再出现时已换上新袍,脸上温润笑容不变,将一根青玉发钗插上她乌亮青丝。

  当两人相偕现身大厅时已过了大般个时辰,厅堂等候的人一拥而上,有的惊讶,有的关心,有的愤怒不已,还有如商夫人这般事不关己、置身事外,一副看好戏的从容样。

  “你怎么敢背着我偷人,你还知不知道廉耻两个字如何写,淫……”

  “闭上你的嘴,我的女儿还轮不到你教训!大郎、二郎、三郎、四郎、五郎把他架开,咱们安家的家务事他还管不着。”安夫人像头捍卫幼狮的母狮子,她力气不小的推开外人,不许他插手。

  大郎到五郎五位安家壮丁在娘亲的一声号令下,齐心地隔开前妹婿,七手八脚地把人架到角落,以壮硕体型挡住他,不让他出言捣乱。

  “嗯哼!安静多了,他若再敢多话就用……”她看了看四周,瞧见一只苍蝇。

  “生猪肉塞他的嘴,看谁比较臭。”

  “是的,娘,孩儿们乐意请他吃肉。”他整块塞,塞得这个人再也发不出声音。

  安夫人满意地一点头,看向小俩口的神情充满慈爱。

  “木已成舟,就把婚事办一办,别担心我们会责备,只要你们心里有彼此,两情相悦,再大的事也有娘替你们挡着。”

  她明显地偏袒,把宠爱女儿的心延伸到准女婿身上。

  “谢谢娘。”回答的是男声,引起正牌女儿没好气地一瞪眼,认为他真虚伪。

  “好,好,青墨乖婿,你什么时候来提亲,我什么时候嫁女儿,纳采、问名、纳吉、纳征这些俗玩意就免了,直接请期,亲迎吧!总要在肚子大起来前先落实名分。”不能让人白占便宜。

  一说到“肚子大起来前”,俊美的巫青墨盯着心爱女子的平腹,笑容灿如日头地漾开。

  “娘——”娘在说什么,才……呃,几次而已,哪有那么容易说中就中,能不能给女儿留个面子,别说得太直白。

  安夫人握着女儿的手轻拍。

  “还害臊呀!这个女婿娘很中意,你别再说什么不嫁,要多看看、多挑挑,你得知道,过了这村就没那店了,不许再刁难人家。”

  “娘,你不疼女儿,心都偏了一大半。”安玺玉悄悄地踩了准妖孽夫一脚,不准他笑得一脸妖气。

  “还吃味呢!疼女婿他才会照顾我的女儿,以后陪在你身边的人是他,爹娘再疼你也不能陪你一辈子,总要为你往后的日子着想。”要是再嫁一个混账丈夫,他们九泉之下也难以安心。

  “娘,你放心,我会用一生一世疼你的女儿,不让她吃一点苦,受半丝委屈,始终放在心头上,待她比待自己好。”“女婿”巫青墨窝心地安丈母娘的心,一声娘喊得毫不忸怩。

  “嗯!能把娘家的人哄得开心,也不枉费我疼你了,不像某些人连正眼都不瞧我一眼,眼高于顶,自负得可笑,女儿嫁给他六年却一次也没陪她回家省亲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们两家住得远呢!”她故意提起两个女婿的天差地别,暗暗嘲讽,好替女儿出口怨气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