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玉夫人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七


  非笑非怨的扬唇,清雅脸庞透着一股妖异之色。

  “这世上令我分心的事繁多,但你不在其中。”

  怨她何用,不过是痴傻的棋子,由富贵、权势豢养而成的棋子,不过,在不知真心为何物的权贵中,她算是可取的。

  “不在其中……”她先是迷惘,继而明白其意,霎时脸白得毫无血色。

  “因为是无甘紧要的人吗,所以你从不放在心上。”

  他的笑很淡,却带了点残酷。

  “看在老太君养育你多年的份上,我不想令你太难堪,有些事说破了并无意义。”

  他能给她保留一丝颜面,但她该明白,今生他绝不会娶她为妻。

  “为什么不是我?我爱你那么深,等了你那么久,为什么你的选择不是我?我自认样样不输人,足以匹配你……”她像在喃喃自语,又似不甘心败得毫无道理,固执寻求令她心死的解答。

  “感情事半点不由人,没有谁好谁坏,只在于心动与否,一眼瞬间,一旦心动了,便再无回头的沉沦,至死方休。”一想到那明媚身影,他眸光放柔了,浓情似夏日阳光,洒落一身。

  “一眼瞬间……”不,不是这样,这是不对的,他被妖女施咒了,误入歧途。

  “她是被休离的下堂妻,老太君不会接纳她,你们不可能在一起,门不当户不对,她进不了将军府大门。”

  对,地位,权贵世家讲究的是门户,除了身家清白,还要有一定的显贵家世,若是一般寻常百姓的闺女,最多只能是妾,连侧室的位置也坐不上,何况是嫁过一次的女人,想入门更是难上加难。

  思及此,阮清影全身放松地一笑,焦虑的心终于可以放下。她知道,光是门第一事玉夫人就过不了关,世俗眼光利如剑,所以他断不可能去玉夫人为妻!

  可惜她还是放松得太快了,把别人想得和她一样肤浅,贪恋权势和富贵,巫青墨连将军府都割舍了,岂会在意外界的评论。

  “她当得了我巫青墨的妻子即可,将军府与她何干?她顶着的是巫夫人之名而非将军夫人,我认了她,她就是我结发一生的妻子。”多余的称谓只是累赘,她和他都不需要,求的是厮守一生。

  闻言,她大惊。

  “可是她无法生育,不能给你一儿半女,她不适合……”

  巫青墨冷眸一凝,笑着没有温度。

  “那又如何,难道我就爱不得她,得将她从我身边驱离?”

  以为她是聪明之人,没想到仍是高估了。

  “青墨哥哥你……”非玉夫人不可吗?

  像是做了什么决定,阮清影咬了咬下唇,轻轻褪下衣衫,决心奋力一搏,想挽回劣势。

  “要了我吧,青墨哥哥,她能给你的我也能,至少我是干净的,只属于你一人,不曾被其他男人碰过。”

  她唯一的优势是完璧之身。

  静默的看着她尽褪衫裙,只着一件肚兜和素白亵裤,巫青墨走向她,但是他做的不是拥她入怀,而是一脚踢开药室的门,让外头走过的伙计都瞧见她衣衫不整的模样,大喝一声,“滚——”

  “啊!你……你做什么?”她尖叫地拾起衣衫,紧抱在胸前,遮掩一身春光。

  “我若是要你,不需要你主动你已是我的女人,玉儿没说错,老太君的强求的确是我出走的原因之一,而你确实是我不愿归府的主因,因为有你在,那个将军府不是我的家,而是你的私宅。

  你连我房里的摆设都要插手,处处沾染上你的影子,一个大男人的卧房居然摆满女子的事物,你教我怎么住得下去?因为你,逼得我有家却回不得。”

  “我有家却回不得”多重的一句话,震得阮清影站都站不稳,颓然地跌坐在地,眼神茫然地盯着发颤的双手,泪光隐隐浮动。

  她以为他们会是夫妻,他回校后她亲手布置的一切,每当想念他的时候,她便到他屋里坐一会,有时是看看杂书,有时是拿块缎布在里头绣花,有时就只是发呆,抚着他睡过的床、用过的物品,想着他在屋内走动的模样。

  不知不觉中她落下不少东西,玉梳搁在床头边,镜子忘了取走,心爱的珠链掉在案上,绣好花样的帕子整齐地放在枕头上,好让他一回府便一眼瞧见,披着的外衣一时无处收放便放入衣柜里,脂粉盒随手搁放矮凳上……

  那是她在意他的表现,她要他回来便看见她的心意,让他明了他的人虽然不在,仍有她时时照拂,关心他的起居。

  可笑的是,她一心一意的付出竟是他一去不回的原因。他不要变动,不要任何人未经允许任意进出他的居所,他要不受打扰的空间,远离脂粉香,她不厌其烦的关注被视为骚扰,她的一切让他没法自在地做他自己。

  呵呵呵……原来她做什么都是错的,自作主张、自以为是、自己误自己,他要的就是她什么也不做,留给他一处宁静之地。

  她的确笨得可以,直到现在才明白,不是她做了什么,而是他不要她做,他一再用行动告诉她,她却懵懂无知,一味地重复相同的错误。

  “弄壁,命人将小姐的行李收拾好,今日就送她返回京城。”她不能留下,他的容忍到此为止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