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玉夫人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四


  “哪来的如花美姑娘,是来访友还是探亲?我们这小地方没什么好风景能留人,小心别弄脏了你的百花裙,这地挑人污呢!”哎呀!手滑,这流浆的果实怎么飞到人家素洁的裙上。

  “放肆,我家小姐是你能恣意轻慢的吗?”一名翠衫侍女沉着脸冷声喝斥。

  放四?她还放五呢!当她是被吓大的不成,大喝一声便会惊得双膝落地,大喊“小姐饶命”吗?啐!说她狗仗人势还羞辱了狗。

  安玺玉气定神闲,不怒反笑得愉快,眼角弯弯,唇上扬,在桃花手中的篮子挑选较成熟的野果,一口一口吃得随兴。

  有戏看为什么不看,她有点闲得发慌,人家肯粉墨登场演出好戏,她理应跷脚喝茶捧捧场,免得辜负别人的好意。

  “秋绢退下,不得对玉姊姊无礼。”阮清影软声轻斥,在侍女的搀扶下莲步轻移。

  “玉姊姊有礼了,侍女管教不当,让你笑话。”

  “别,别叫我姊姊,市井小民高攀不起,我这人满惜命的,怕折寿,把你的多礼收回去。有句话说得好,礼多人必怪,你不来害我就阿弥陀佛了,我也省得担心受怕。”她把丑话说在前头。

  “玉姊姊说笑了,出门在外多有不便,若有叨扰请多见谅,清影仍有许多不足之处。”她福了福身,行事举止在在表现出进退有方的大家风范。

  “哎呀!你说的叨扰不就是指赖在我庄子上的妖孽,有本身你把他拎回去,干么装模作样地来我面前炫耀,左一句玉姊姊,右一句玉姊姊,你恶不恶呀?我们很熟吗?”

  要嘛,直接摊牌,叫她滚远点,别抢她的男人,小三退散,正宫娘娘来了,这才是真气魄,受人景仰。

  不然也泪眼汪汪,两管鼻涕往下流,跪地叩首地请人高抬贵手,高价回报还夫情,用苦肉计博取同情才行。

  她安玺玉最受不了的是笑里藏刀,明明是来逼退情敌却装出大度,用本身的优势令人自惭形秽,虽不出半句恶语,但无形的软刃更伤人,直教人重伤倒地,未战先败。

  “玉姊姊……”

  她赶紧挥挥手,像要挥走脏物似的。

  “请叫我玉夫人,别来攀亲带戚,即便我家门槛不够高。”

  一再遭受打击,阮清影仍不改脸色的柔声说:“玉夫人的洒脱令人佩服,清影自叹不如,还望夫人不吝赐教……”

  “说、重、点。”客套话就免了,短命的人等不到她说完所有话。

  她一哂,“老太君对青墨哥哥期望甚高,他是潜龙在渊,不会久居民间,希望玉夫人能劝他回归本分,勿让老太君为他愁白了满头银丝。”

  “然后呢 ?”话说一半总还有下文。

  “然后?”什么意思?

  “回去干什么,娶你为妻再生一堆小妖孽?这才是你来的目的吧!明明想嫁人想疯了还搬出什么老太君,最好你敢当我的面发誓此生此世绝不嫁巫青墨,否则一家老少死无全尸,子子孙孙为奴为娼,你敢吗?阮小姐!”想来给她下马威还早得很,她不吃这一套。

  “你……”阮清影脸色微变,妍丽花颜蒙上一层惊色。她没想过这位玉夫人胆敢出言不逊,不留半丝颜面。

  “休得无礼!你知不知道我家小姐是何许人也,巫少爷又是什么人,他们的出身不是你这市井小民能高攀得起的。”侍女秋绢代主扬威,怒斥安玺玉没有见识。

  “哟,不就是将军府嘛!你家的巫少爷可是很不屑,至于你家小姐嘛!说穿了不过是寄人篱下,沾了点将军府的光,怎么,大宅里住久了就自以为是将军府的千金?要是他不娶你,你什么也不是,充其量是吃白食的。”

  她多年的职场经验可不是盖的,老鸟她惹不起,但训起菜鸟可是头头是道,训得让人连头都抬不起来,哭着跑到楼梯口抹泪。

  阮家小姐太生嫩了,不是她的对手,她骂人的词汇可是一大串,绝对让对手痛不欲生。

  “你……你为什么晓得……”不到最后关头她并不想说出“将军府”三个字,没想到失了先机。

  “当然是你的青墨哥哥在我们喁喁私语时提起的,他说他都被你逼得离家出走了,你还不肯放过他,非要他无家可归、流落异乡,当个只能替人看病才能糊口的小大夫。”当时他敢不说清楚,她就用扫把扫他出门。

  开玩笑,对于婚嫁的对象她总要打探清楚,盲婚哑嫁绝对不行。

  “什么?!”阮清影柔弱的身子微晃了下,不敢相信她的百般委屈竟成了别人口中的恶毒。

  “鸠占鹊巢的滋味如何?老太君一定非常思念孙子吧!可是你待在将军府,妖孽……不,我是说巫大夫哪肯回去,分明是你阻碍了祖孙俩的团聚。”想找她麻烦就先让她刮去一层皮吧!

  “不……不是这样的,老太君要我陪她……”阮清影想为自己辩解,这全是老太君的安排。

  安玺玉很不厚道地欺负“小女生”,以她原本二十五岁高龄,猛下重药。

  “孙子和你,你问问老太君要谁,还有你要不要试试离开将军府,从此不再出现?我想你一走他便会回家,毕竟他才是将军府的主人。”

  “……我……我不要,老太君允了我,她要我等青墨哥哥,他不会不要我,你骗我,我等了他很久很久……”绝非如她所言,青墨哥哥离家是为习医,不是被逼走的,所以他迟早会回来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