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玉夫人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二


  说不怕还是有一点点小惊,毕竟是来无影、去无踪的无形物,多少要尊重。

  “我不是找你报仇,是请你帮忙。”梨花树的枝桠间慢慢透出一团白雾,它飘飘落地,渐渐形成女子玲珑身形。

  “帮忙?”她?

  “我的碟仙。”她飘到大石边,幽然坐下。

  “喔!碟仙……啊!你……你不会是那个……我们请出来的碟仙?”没那么巧吧!鬼界是相通的?

  “鬼界并不相通,我是跟着你们来的,尚未归为的碟仙。”她声音很轻,似要飘走了。

  哇!神了,连她心里想什么都晓得,不用开口……等一下,有语病。

  “你说“我们”,怜儿、彦香、荞惜她们也来了吗?跟我同处一个时空?”安玺玉的语气是兴奋的。

  面部模糊的碟仙微颔首。

  “是的。”

  “她们在哪里?我可以见她们吗?是不是和我一样变成另一个人?”她好想和好朋友见见面,分享穿越的心得。

  她摇头。

  “天机不可泄露,你们暂时不能碰面,除非先帮我完成一件事。”

  “我看你也不知道吧!故意搞神秘耍弄人,鬼也不是无所不知,想要别人帮忙就要给点好处,要不然我干嘛帮你,把我们弄到这个鬼地方的债还没跟你算呢!”

  她可是学会计的,锱铢必较,一分一毫都要算得清清楚楚。

  碟仙女鬼一听到她的无赖说法,气呼呼地飘起,悬立在她面前。

  “是你们要问姻缘的,我给了答案,你还有什么不满意?”

  安玺玉一哂。

  “你是指“穿越”,我们的缘分在这些作古的人身上?”

  “没错,你们本来就会来到这个时空,与你们命定之人相遇,我是半仙半鬼的碟仙,法力不足,没法子带你们穿越,地震是个契机。”一切是天意,非她所为。

  “那我的命定之人是谁?”一说完,她脑中浮现一张笑容温煦的脸。

  碟仙不耐烦的回道:“已经知晓的事不用问我,浪费我的口水。”

  “我们还能不能回去?”至少她满想念自来水、马桶和卫生棉,少了这些相当不便利。

  “回去?!你还想回去那个累个半死、为老板做牛做马十几年也付不起一栋房子头期款的年代?”碟仙尖声反问。

  “呃,你用不着这么激动嘛!问问而已,心里总要有个底,预留后路嘛。”留有留的做法,回得去也要预做准备,有些人、有些事不能说丢就丢。

  “有什么底,等着嫁人就好,你是一世好命,穿来享福的,别要求太多,不然福气会变薄。”当她是神呀!还能把她们送回去。

  一听到福气会变薄,安玺玉就紧张了。

  “女鬼大仙,你要我帮什么忙,能力范围以内我一定帮。”

  割肉取血什么的就算了,她怕痛,也没有佛祖割肉喂鹰的大爱精神,她是平凡的小资女,只做平凡事。

  “是碟仙,不要叫我女鬼,还有,我要你帮的忙是找一面镜子。”碟仙的脾气不好,被她惹出火气。

  “镜子?!”鬼也能照镜?

  “对,“回天古镜”,水磨鎏金铜镜,人面大小,镜框是铜铸九天飞凤,记住了,要帮我找到。”她特意叮嘱,唯恐她听过即忘。

  “那我怎么拿给你?”大叫三声芝麻开门吗?还是直接喊“鬼来也”?

  似听见她的内心想法,碟仙不快的一哼,“我自会来取,哪天发现镜子不见了,便是我来过了。”

  原来碟仙是做贼的。

  “那……”

  安玺玉还想问好朋友们的去处,女子形态的碟仙忽地化为白雾状,慢慢朝屋顶飘去。

  “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,我走了,你也去寻你的姻缘吧!”幽幽的声音渐远,消散在风中。

  寻我的姻缘?

  听完女鬼的话,安玺玉更睡不着了,满脑子想着她不是唯一一个,她最好的朋友们全来了,她们过得好不好、需不需要帮助,还有见到面的一天吗?

  头更痛了,一个头两个大,快要爆开了,她上哪找回天古镜,除非她长了狗鼻子。

  “回天古镜……”

  阴暗处走出一道白色身影,喃喃自语的安玺玉冷不防撞个正着,她吓了一跳往后 退,以为又撞鬼了,喉间发出不小的抽气声。

  “小心!”一只手倏地揽住纤腰,拉回差点跌倒的佳人。

  “……人吓人会吓死人,娶不到我就吓死我是你的恶趣味吗?想和我做一对鬼夫妻?”她若死不瞑目,一定找他来做伴。

  银辉轻洒,月明星稀,夜色中逸出轻笑。

  “玉儿,你迫不及待要与我同生共死,生不同时死同穴,让我十分欣慰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