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玉夫人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〇


  “呵呵……说说罢了,别太认真,人家要醉在温柔乡里,我何必赶去收尸,过两三日送副上好的柳木棺材过去,敦亲睦邻,人死为大,就让他入土为安吧。”因为纵欲过度,哼!

  “夫人……”你这根本是诅咒人嘛!因妒生恨,恨不得把人用磨利的牙咬死。

  “怎么屋子里没酿醋,却闻到一股酸溜溜的味道?玉儿妹妹打翻了几缸醋,我来帮你收拾收拾。”清朗嗓音伴着笑声轻扬,山萸香气比人先到。

  一颗绿枣扔了过去。

  “油嘴滑舌,谁是你的玉儿妹妹,我家兄长够多了,不缺你一个,还不滚回去陪你一屋子女人。”

  巫青墨手心一翻接下枣子,不知哪来的小刀眨眼切成片,送到爱发脾气的心上人嘴边。

  “就缺个情哥哥,我来补上。”

  “嗟!嘴巴沾蜜,家里来了客人不用招呼吗?我要是你,早宰鸡杀鸭大大地炫耀一番,好让来客宾至如归。”她不客气地咬下枣片,神态妩媚地瞅着他。

  他笑着往榻上一坐,让斜倚美人榻的佳人轻靠他肩头。

  “就是客人多没地方容身,特来借宿,毕竟远亲不如近邻,玉儿妹妹不会狠心地把我赶出去吧?”

  “借宿?”她先是一怔,不确定自己听到什么,随即吃味的神情消失,眉飞色舞,可嘴上仍酸了几句,“怎么就这么想不开,听我家小妹说来了不少美人,够你乐得尾巴往上翘,半天压不下来。”

  “要避嫌呀!我怕友人捧醋狂饮,到时候连着好些日子吃闭门羹,你家的门板我看腻了,上头的木头纹路闭着眼都画得出来,不想再看了。”他可不想再被她冷颜相待,他这么大一个人站在她面前她却视若无睹。

  安玺玉佯装惊讶地左瞧右瞄。

  “谁呀!是谁傻得喝醋,叫她来,我来开导开导,男人如衣裳,脏了就洗,洗不干净就扔,别当传家宝藏着,再买件新的不就得了。”

  “衣裳旧不如新,人新不如故,你还是把我藏着掖着,就算当不了传家宝也赏心悦目,在下自认还有一点点美色,望请笑纳。”巫青墨轻刮着粉嫩桃腮,盼能早日将佳人娶回家。

  美色?她噗哧一笑。

  “你也就这点让人垂涎,要不谁理你,白白净净,一副妖孽相,即使你什么也没做,单靠一张脸,就能把人迷得神魂颠倒,三魂七魄全被你勾走了。”

  “也包括你吗?”他抚上她的柳眉问,恍若寻常地落下一吻。

  从他进屋的那一刻起,桃红和牛小妹便识相的离开,她们不想再看到两人旁若无人的亲昵样,他俩不脸红,看的人都面红耳赤,根本待不下去。

  尤其是桃红,安夫人在离去前曾在她耳边交代了一番,要她适时地推夫人一把,把巫大夫这般俊雅的好男人留在夫人身边,重觅好姻缘,前尘往事就随风而去吧。

  有什么比让两人独处更能增进感情的呢?因此桃红悄悄地拉着牛小妹走开,不让人觉得她们碍眼。

  眉一挑,媚眼横送。

  “哼!不就是没志气嘛!偏贪你一点点美色,不然早一脚踹了你,回娘家种田。”

  事过境迁,胭脂那件事她释怀了,毕竟是有心人为之,他也被蒙蔽了,她气归气还是不能怪他太多,他们错在太信任人,给人见缝插针的机会。

  气过之后也就没事,真能老死不相往来吗?对他的好感远超过心中的不平,除了狠狠咬住他外,她也无法控制越来越想靠近他的心。

  她想这就是爱了吧!没有轰轰烈烈,却是细水长流,一点一点滋润填满了她心窝。

  瞧她忿忿难平的娇嗔样,他轻笑。

  “玉儿,我真喜欢你,喜欢得想娶你为妻,从此朝夕相处,缱绻缠绵。”

  “等等,别想又偷亲我,你还没说说宅子里那几个女人是怎么回事,老娘的便宜可不是能随便让你白占的。”她挡住他俯下的唇,撒泼地推开。

  清泉般的眸子一闪,他笑得深沉。

  “家里来的,老太君抱养的义孙女,姓阮,名清影。”

  阮清影,名字真好听。

  “童养媳?”

  他一讶,忽地爽朗大笑。

  “你这小脑袋瓜到底装了什么,还真让你猜个正着,老太君确实有这个意思。”

  倒是贴切的说法,童养媳,他只知道是家里为他备下的媳妇,怕他如双亲一样早年遭遇不幸,先准备着好留下香火,不让大房断嗣。

  “那你呢?”安玺玉往他腰肉上一掐,略表“心意”。

  眼中的笑意薄了几分。

  “你看我在这里就晓得了,我是逃出来的,过多的关怀和期望我承受不了。”

  他没说的是每个人都希望他成器,延续祖上的荣光,认定学医没出息,三教九流都得一视同仁诊治,有损身份。

  他们要求他成为人上人,不能有一丝懈怠,得允文允武,做个在北虞国威风八面的护国栋梁。

  她呢?你就没有一丝丝喜欢?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最令人痛恨了。

  她想到喻可柔,装得可怜兮兮的做作女。

  “吃味了?”他含笑。

  “我讨厌三心二意的男人。”一撇头,她不看他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