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玉夫人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八


  “有什么委屈就回家来,还缺你一口饭吃吗?一个女孩子家搬到这地处偏僻的庄子,教娘怎么放心。”不怕一万,只怕万一,若有什么事发生,等人赶来都来不及了。

  几个哥哥点头如捣蒜,同样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外住。

  “娘,家里人多,哥哥嫂嫂们都很忙,侄子侄女也都大了,需要自己的房间,奶奶给我的庄子够大,我住得也舒服,何必回去跟他们挤呢!”

  她听完,一边拭泪一边叹气。

  “以前总说你不懂事,孩子气重,怕你做不好人家媳妇,这会儿娘见你懂事了,会做人,这心口反而疼得很,宁可你娇气些,偎在娘怀中撒娇。”

  “你搬回来吧!让大妞而妞挪挪房,娘让你哥哥们在左边暖阁再盖座院落,三、五个月就能住人了。”女儿是她十月怀胎生的,她自己养。

  “好,我去买材料”安大郎一口应允。

  “我去订屋瓦和砖石。”安二郎揽下活儿。

  “工人方面由我负责,一定是最好的师傅。”安三郎想着该找谁来盖房子。

  “我来扛沙、搬砖,出力的事哪少得了我一份。”安四郎挽起袖子,露出结实的手臂。

  怕被落下的安五郎赶紧出声。

  “妹妹的床我来选,紫檀嵌螺钿月洞雕花大床,让你睡得又香又暖。”

  眼见安家的儿郎真要张罗妹妹的香闺,安玺玉连忙唤住他们。

  “哥哥们别费心了,妹妹在庄子里住习惯了,你们若有空就帮妹妹修修屋顶吧!我还想种几棵果树在边上,来年好解解馋。”

  虽然安家男性对妹子不与他们回去颇为失望,不过妹妹的一句话,又让几个大男人兴致勃勃地围在一块,讨论着该种什么果树、多大的苗栽、几时栽下,除草、施肥谁来做。

  “你这孩子呀!就是不听话,娘会害你不成,一家人住在一块才能互相照料,又不是外人,如此生分,让娘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才好。”为娘的疼女儿,哪来的一大堆理由。

  安玺玉笑了笑。

  “娘疼女儿,女儿也疼娘呀!都年纪不小了还让娘操心,女儿真是不孝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唉!还是女儿窝心,五个媳妇还不及她贴心。

  “咳!月卿呐,别把客人给忘了。”许久不吭声的安老爷发出轻咳声,以眼神指指被儿子们挤到角落的白衣男子。

  “咦,哪来的俊小子,快过来让我瞧瞧,长得可真好看。”人模人样、笑起来还挺迷人。

  巫青墨神态自若地走了过去,眉眼带笑,“晚辈巫青墨拜见两位老人家,各位安家少爷,有礼了。”

  安老爷不说话,只是微微一点头,几根大柱子杵着,一脸凶狠地瞪着皮相甚佳可来路不明的小子,摩拳擦掌地等着不揍他的好理由。

  “打哪来的呀?怎会在我家玉儿的庄子,家里是做什么的,有没有几亩田养家活口,你认为女子再嫁能不能寻到好人家……”安夫人以看女婿的心态连连发问,还越看越中意。

  “我……”

  没等他开口,安玺玉心急地插话。

  “隔壁邻居,他是大夫。”

  “喔!大夫呀!不错不错,应该养得起妻子,我们没什么门户之见,只要会疼老婆……”别像她丈夫女人一个一个娶进门,把和乐的家搞得乌烟瘴气。

  “娘,你累了吧!我吩咐牛大娘煮桌好菜,我们一家人好好吃一顿,前些日子我买了一坛“桃花酿”,清甜爽口不呛鼻,喝多了不醉人,谁都不许少喝。”再让她说下去,明天花轿就上门了。

  “不急,不急,我们在来的路上吃了桂花糖蒸栗粉糕,还不饿,你在一旁待着,娘先和这俊小子聊聊。”瞧女儿急的,一副遮遮掩掩的样子,小女人的心思哪瞒得过她这个过来人。

  “可是我饿了。”安玺玉装出撒娇的模样,小嘴儿噘着讨喜。

  安夫人只看了她一眼,随即摆摆手。

  “大郎,拿盒你妹妹爱吃的菱粉糕给她,先止止饥。”

  “是的,娘。”安大郎从朱漆的梨花木横柜取出一只食盒,蒸得香甜的糕饼只比铜钱大一点,一排七个,一共有两排十四个。

  “妹妹快吃,别饿着了。”

  喝!这差别也太大了,一下子是天,一下子是泥,才一会儿功夫,她由众人呵宠的小女儿,变成哎娘亲眼的小可怜。安玺玉恨恨地以吃泄愤,两颗黑琉璃般的眼珠死命盯着风情难掩的俊雅男子,流光璀灿的凤眸警告他“谨言慎行”。

  “巫大夫想必关照我们玉儿甚多,不晓得你的妻室可有一同前来,哪天大伙儿聚聚,闲话家常。”安夫人套话技巧高明。

  “晚辈尚未娶妻,正待有缘人。”他别有用意地瞟了一眼安家人的心头宝,弯唇一笑。

  安夫人眼睛可尖了,会意地接口,“你看我女儿如何?她是不是你的有缘人?”

  令嫒她……

  “娘,巫大夫家中还有病人,我们就别耽误他了,你们坐着喝茶,我送客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