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玉夫人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七


  牛小妹看了看说话的巫大夫,再瞧瞧眼神娇媚的夫人,她喘了口气。

  “夫人,庄子来人了,好像是你娘家的人,徐嬷嬷让我来唤人。”

  “我娘家的人?”会是谁?

  顶着安玉儿身分的安玺玉其实很怕见安家的人,因为她根本不是这具躯体的主人,哪认得安家的老老少少,一碰面不就全穿帮了,所以她一直逃避和那边的亲人有连系。

  和离一事也始终保守秘密,尽管徐嬷嬷口中嚷着要让安家人出面讨回公道,可是她以不伤家人的心为由压着。

  如今他们找上门,不知所为何来,她真的有些担心,怕人识破她不是安家女儿,虽然她也姓安……

  “我陪你回庄瞧瞧,没人能伤得了你。”巫青墨轻拥着她肩头,看似清瘦的臂膀可靠有力。

  “不必了,自个儿家人有什么好见外,难道还会吃了我不成……”说是这么说,她忽地捉住他移开的手臂,颤笑地握紧。

  “帮我壮胆也好。”

  “壮胆?”她的手好冰,还抖着。

  安玺玉勉强挤出一丝涩笑。

  “如果友人拿戒尺抽我,你要挡在我前头护我。”

  戒尺?!巫青墨握紧了她的手。

  但当两人以视死如归的气魄回到洗花坞时,事情却大大超出安玺玉想象——

  面对声势浩大的亲友团,安玺玉得到的不是谩骂和狂吼,而是一个又一个的拥抱,而是教人动容又眼眶泛红的泪水,一双双蓄泪的红眼睛让她彻底感受到有家人真好。

  她是被宠爱、被怜惜的,即使最疼爱她的祖母不在了,那不见皱纹、依然美丽如昔的娘亲,几个体型壮硕、哭起来像熊吼的哥哥、或端庄、或秀丽、或清妍的嫂嫂们,他们对她的心疼不是假的,总要摸摸她才放心。

  “娘的心肝呀!你受苦了,瞧,娘好端端的宝贝儿被那群狼心狗肺的畜生折腾成什么样,娘心痛呀!”

  “娘,我很好,没吃什么苦……”一只熊掌忽地往她背上拍,差点把她拍到断气。

  “妹妹别怕,商府的人敢欺负你,哥哥上门把他们全打瘸了,看谁敢给你脸色看。”安家大郎声音宏亮,胳臂有女子大腿粗,说他能一拳打死老虎都不稀奇。

  “是呀!妹妹,商府小子欺人太甚,把我们如花似玉的妹子当沙子踩,要是不给他一点教训,哥哥们对不起你。”安二郎抱着妹妹痛哭,比死了亲爹还悲痛。

  “我……”没你们说得悲苦,还过得相当优渥,光是赡养费就狠捞了一大笔,晚年生活不虞匮乏。

  “妹妹,我们都知道你受委屈了,你不用替那小子掩饰,人面兽心的伪君子我们见多了,你不回商府没关系,哥哥们养你一辈子。”安三郎语重心长,不停地以手背抹泪。

  “对,没错,哥哥给你靠,我们有饭一定先给你吃,养活妹妹是哥哥的责任。”安四郎拍拍胸脯,一肩扛起养妹妹的重责。

  安五郎也想开口说两句体己话,但他哭得没声了,被他家老娘一把推开,把瘦出尖下巴的女儿拉到身边,细细呵宠。

  “你们这群猴崽子别霸着我的小心肝,一个个粗手粗脚的,要是碰伤了,我割你们的肉来补。”粗汉子一堆,比不上娇滴滴的女儿。

  娘呀!你真是说了句人话,这几个哥哥真的很粗勇,大掌一拍她就去半条命了,多拍几下内伤惨重。安玺玉趋吉避凶地靠近安夫人,此夫人非彼夫人,是安玉儿的亲娘,也算是玉夫人的娘。

  “玉儿,你告诉娘,商府小子是怎么伤你的心,逼得你连夫家都待不下去了,一纸和离书就走出商府大门?”这倔强的性子像谁呢?说走就走毫不迟疑。

  几双耳朵拉长着,想听清楚妹妹是如何受欺凌,好把让妹妹哭的混账拉出来痛殴一顿,挫骨扬灰。

  安家是米商,几个孩子也是扛米袋长大的,个个手臂粗壮、虎背熊腰,五名嫡子加两名不受宠的庶子一字排开,那阵容着实吓人,教人望而生畏,退避三舍。

  这次来的是和安玉儿同母所出的五位兄长,以及三名她尚未出嫁前和她交好的嫂嫂,其他嫂嫂,包含小妾在内的庶嫂则在家里带小孩,料理家务,不克前来。

  “娘,你别哭了,我不是开开心心地在你面前,缘分到了尽头总要分的,没有谁对谁错,我只是勇敢的走出来,不让彼此走到最后变怨偶,夫妻做不成反成仇人。”哭得她都心酸了,忍不住想跟着落泪。

  “你呀!笑得真难看,在娘面前何必强颜欢笑,娘晓得你心里苦,遇到那么一个杀千刀的,你怎么好得起来。”要不是婆婆坚持,她哪舍得把十三岁的女儿嫁人,信守承诺却误了她。

  她在强颜欢笑?安夫人……不,是娘真护短。

  “娘,是谁只会你们我离开商府一事?我原本不想让家里人担心的。”

  谁是报马仔,拖出来鞭尸。

  “你还敢说,娘非常生气,自个儿女儿受了欺负却不回娘家诉苦,反而住在外头,你是要让娘揪心得连饭也吃不下啊?若非苏管事到家里报信,说商府贪了你的嫁妆,我们哪晓得你出了这么大的事。”安夫人很是不舍,握着女儿的手抚了又抚。

  “原来是苏管事呀!”叫他去讨回卖粮的银两,却跑去安府,看来是商府那边让他碰了钉子,这人脑子倒是灵活得很,机灵地上她娘家去,由安家人出面讨钱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