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玉夫人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六


  原本还心存侥幸的胭脂在一旁看戏,心里有自己的盘算,认为这件事两边欺瞒的事被揭穿了,她还能一哭二闹三上吊,硬逼着巫青墨认下她,许她个衣食无缺的名分,就算安玺玉真改嫁巫青墨,她总还是个体面的妾。

  可是人家根本不把她当一回事,一见到正主儿来了就急巴巴地赶过去,还要把她丢出去,没想过她也是一个人。

  为今之计只有抱着夫人大腿哭泣了,咬死了巫大夫始乱终弃,她这背主的丫鬟才有出路,让夫人为她做主,有个好归宿。

  胭脂眼波一动,刚要扑向安玺玉哭诉她遇人不淑的委屈,冷不防一只大脚朝她胸口一踹,她整个人往后飞出去,撞倒了叠成塔的竹箩筐。

  一口鲜红的血这么呕出喉间,染红了晒成干叶的药草,斑斑点点沁入叶脉,形成诡异的暗红。

  “……巫大魔头,你下脚也未免太重了,她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,闹出人命可要蹲大牢,等候秋决。”除非他后台够硬,有免死金牌。

  巫青墨面不改色地踢踢鞋底泥块。

  “以我多年行医的经验来看,一时半刻死不了,抬远点,冻死在路旁就不干我的事。”

  “她是我家丫鬟。”好像有点不太厚道,她居然觉得大快人心,浑身舒畅……

  唉,她太不应该了。

  他垂眸瞧见她微扬起的嘴角,眼底阴郁稍微散了些。

  “你还要捡回去干活?”

  “呃,考虑考虑,她跟着我一起出商府大门,总不能无情无义的丢下她。”也不晓得她有没有地方好去,这年头被卖入大户人家为婢的姑娘家通常家境不佳,是爹娘眼中的赔钱货。

  “回春堂在金阳县缺个煮饭丫头,离此地五百里。”送得远远的,眼不见为净。

  安玺玉侧目一睨。

  “你舍得?”

  他似在笑,弯起的乌眉却如出鞘的剑,寒气森森。

  “信不信我把人剁了喂狗,官府连问都不会问一句,认定为急症猝死,一了百了。”

  呼!她怎么有种冷飕飕的感觉。

  “如果我决定不嫁你,你不会把我杀了烧成灰混在土里种花吧!”

  “玉儿。”他声润如玉,好听得令人忘我。

  “干、干嘛?” 她不自觉惊跳了一下,忽地觉得他比开膛手杰克更危险。

  “放心,我会和你种在一块,你说你偏好何种花卉?牡丹或是芍药,还是月季、海棠,一树梨花也不错,做鬼也能坐在树底下赏漫天洒落的梨花。”他笑得迷人,彷佛能和她合葬是件美好的事。

  “……巫青墨,你说你什么时候最疏于防备,一剑穿心能不能要你的命?”妖孽是邪恶危险的,不该存活于世。

  他笑咧一口白牙,眼泛柔光。

  “床上。”

  “床上?”

  “当我们翻云覆雨、几度春风后,你娇软无力地躺在我怀里,我的胸口离你最近,定能一刀毙命。”他愿将生命交到她手中。

  表情很呆的安玺玉看着他将素白小手执起,掌心贴着他心跳处,“咚咚咚”地规律声响让她为之轻颤。

  “你呀!真是妖孽,谁当了你老婆谁可怜,绝对逃不过你的手掌心。”

  “恭喜你了,玉儿,造福无数识人不清的女子,我只祸害你。”一低头,他吻住她花般柔嫩的朱唇,不让她逃开地按住后脑,深深吻入唇齿。

  “不好了,不好了,夫人,有一群人……好多人,夫人带了一群人往庄子里闯,脸色很差的要找夫人,夫人快点回去,不然徐嬷嬷就要给夫人跪下了……”

  什么夫人带了一群人,夫人要找夫人,谁又给夫人跪下了,明明夫人就在这儿呀!这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牛家小妹到底在嚷嚷什么,教人全然摸不着头绪。

  香腮绯若朝霞的安玺玉抚着微肿的唇,眼神柔媚如丝,情不自禁轻轻捂住口。

  她的心很慌,脑子很乱,呼吸微急,千丝万缕的思绪如蚕茧,她找不到丝头也解不开,只能被困在乳白色的丝线里。

  他……他怎么吻了她?古人不是很拘谨,视礼教为依归,从不轻率,男女间的事只能在闺房里,一出房门便是正经八百的老古板,连牵牵小手都是踰矩的行径。

  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

  或者说,她为何不觉得厌恶,放任他一吻再吻的冒犯,甚至是鼓励把手插入他黑发,将他拉向她,更痛快地吻到嘴唇都肿了,她还听见他由喉咙间滚出的轻笑声。

  难道她爱上他了?

  她摇着头,想撇开脑子里的杂音,会在意、会嫉妒、会想一直看着他,即使是一肚子花花肠子的妖孽,她还是觉得他最好看,万人之中她一眼就能看见他。

  这是情生意动的感觉吧!精明的都会女子竟然栽在笑得像一朵花的男人身上,这世上还有天理吗?

  “挑重点说,你家夫人神游中。”一道温润的男声扬起,找回安玺玉飘远的神智。

  谁在神游,她在沉思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