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玉夫人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五


  二进院的无子并不深,她们把门一推就走了进去,迎面而来尽是浓郁的花香味,以及快被花朵香气盖过去的药草清香,两者相合并不突兀。

  “咦,夫人,你看,是胭脂耶!我叫她……”果然在这里。

  安玺玉拉住她。

  “不用了,我们看看就好。”

  静悄悄地来,不惊动任何人,宛如那枝头的李花,无人闻问也花落结果。

  笑得一脸欢畅的胭脂打廊前奔过,满是欢喜地停在一名正在整理草药的男子身侧,似在和他说什么,红着脸盯着他俊雅的侧面,不时碰碰他湛青色衣袍,一脸非常小女人的娇羞神情。

  这画面让人看了非常不舒服,心口一抽的安玺玉感觉气血直往上冲,疑似嫉妒的酸涩由喉口溢出,嘴巴里尽是酸溜溜的气味。

  虽然她还没确定嫁不嫁他,不过在众人面前向她求过亲的男人却和她的丫鬟相处得十分愉快,怎么看怎么刺眼,难道他真觉得胜券在握,以为她非他不嫁?

  越想越气愤的安玺玉重重咳了一声,姿态娇媚地莲步轻移,含酸带讽的话脱口而出。

  “原来一世一双人是个笑话,真让巫大夫给唬了,贤伉俪多恩爱呀,看得我心口发酸,哪天请喝喜酒别忘了发帖子来,我人到礼也到,绝不失礼。”哼!又不是天下的男人全死光了,她绝不会为他的“随口说说”难过。

  巫青墨一怔,眉头皱得死紧。

  “玉儿,你在说什么,谁给你气受了,别说真相帝胡话让人心酸,你家的丫鬟你会不识得。”

  “请叫我玉夫人,我和你不熟,还有,胭脂虽是我的丫鬟,可是比我懂事,善解人意,你要收了她也得来只会一声,我没小气到她想倒贴男人还拦着她,早点把事办了办,人都被你睡了就别装没事了……”她有钱,不愁养不起几个小白脸。

  “等等,你说我睡了谁,越说越离谱了,不是你让她来帮忙的吗?”怎么他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。

  “你哪只耳朵听见了,我庄子里的事忙得需要人手,哪抽得出人手,她来帮你什么,洗衣铺床兼暖床吗?人要不要脸天下无敌,连我的丫鬟也下手,你比商别离那负心汉更无耻。”男人全是一个样,喜欢偷着来,一个比一个下流。

  “铺子里正等着这批草药,我连着数日收割、曝晒、切片、装袋,正巧你家丫鬟来送鸡汤,我要她回去告诉你一声我近日会很忙,就不过去了。”他不疾不徐的说着,神态自若。

  “所以……”她等着下文。

  “而她次日又提了一篮糕饼过来,说是你让她来的,讲我太辛苦了得有个人来帮忙,她是伺候人的丫鬟,不怕吃苦。”巫青墨清润面容不见虚色。

  “你就这般随便让她留下?”和个女人独处,他会没有私心?

  “一开始我拒绝了,让她回去。”看到她气恼神色,他真要叹息了。

  他再忙也不该忙得没时间和她见面,透过中间人传话,明知这丫鬟对他有图谋,还让她钻了个空,给自己惹来祸端。

  如果玉儿不过来,他是不是无从得知她被蒙在鼓里,若是商大少再使把劲来抢人,等他忙完了,人也回商府了,他想再夺回谈何容易。

  错在他,过于轻信旁人,他活该被骂个狗血淋头,这下想让她再相信他,恐怕又要费一番功夫了。

  看他衣服坦坦荡荡的模样,真是个勾引人的妖孽!气上加气的安玺玉伸出一指戳向他胸口。

  大掌温厚地包住纤素小手,流泉般的笑声轻泻而出。

  “她问我天冬、女贞子、玉竹是不是补气祛痰,她说你最近痰多,她想炖锅汤给你补补身。”

  “哼!她说什么你都信,你这颗猪脑袋怎么不一并炖给我补一补,省得你隔着不用白白浪费了。”居然有人会笨得相信这种鬼话。

  “我让她走了,可是她又来了,每次都用你的名义送汤送茶送糕点,我不能说不,因为那是你的心意,我以为那是你的心意。”他不开口赶人,也不太理会她,除非话题绕到他所在意的女子身上。

  她有些吃味地无理取闹。

  “我就不信你看不出她的小心机,妖孽之所以是妖孽乃狡猾成性,这点消失你会摆不平?”

  “第一,我太忙了,忙得分身乏术,暂且搁下此事;第二,她是你的人,我不想你难过。”他的确可以处理得很漂亮,让人无从怨怼,但……

  巫青墨头一回发现他不是完人,面对事情的应变能力未如想象中敏锐,世事多变难以掌控,他太高估自己,才会让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演变成未来娘子的滔天怒火。

  “如果说我不太喜欢你的解释呢?推托之词人人会说,你确实让她留在你身边,而我对你的人品产生质疑,你以前说过的话在我心中全不存在了,我不相信你。”他若心里有她,不会让她亲眼目睹这令人难堪的一幕。

  深了几分的黑瞳忽地紧缩,幽黯沉郁。

  “弄壁,把胭脂丢出去,从这一刻起没有我的允许,她不得再踏入一步!”

  一直在旁准备适时帮主子说话的弄壁突地被叫到,愣了一下,“什么,丢出去……”呃,这样好吗?一个活生生的人,他实在狠不下心。

  “还不动。”他冷喝。

  弄壁一挺腰,大声地应了一声。

  “是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