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玉夫人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二


  巫青墨的确是父亡母殁,他是遗腹子,亲爹在他还在母亲肚里时便遭山贼一刀刺死,母亲是生他时难产而亡,父母双亡,无兄弟姊妹,一根独苗。

  可是,他却有几个对他关注有加的叔叔婶婶,把他视如己出地疼爱,以及心怜长子早逝,偏爱长孙的老太君,她的教养方式是既严厉由宠溺,把这个孙子当成糖丸,捧在手中怕化了。

  她想娶商府下堂妇……难。

  “你……你在干什么,摆了这张凶神恶煞的脸想吓谁?菩萨面前不得无礼,还不收敛你的脾气,诚心地在佛前上柱香,求神明保佑你一生安泰、无病无灾、百年富贵、娶个好妻子传宗接代……”

  由东华城一路快马回到西映城,一入城门,面色冷沉的商别离马不停蹄的穿越街道,直到门口摆上两尊镇宅石麒麟的商府。勒缰停马翻身一跃,落地。

  似有恶鬼在后头追着,他没理会身边走过的下人屈身问安,紧抿的薄唇拉成一直线,直往内走,浑身散发冷得教人不敢逼近的寒气,彷佛他经过的地方,四周事物皆冻结成冰。

  但他不是回房,而是直接穿过回廊,走向母亲清修的佛堂,吃早斋的她早晚念一回经文。

  他怀着一股怒气而来,脚步重得未进门佛堂内就都能听得见。他一脚踹开半掩的乌木门板,过大的力道让门撞到墙又弹回来,发出惊人的声响,惊扰了正要念佛的商夫人。

  “什么叫好妻子,你要我娶的好妻子是像可柔表妹这种的吗?和你有姑侄关系,温温顺顺喊你一声姑母,把你哄得菩萨在哪里也不晓得?”她俩的确感情好得没话说,相处融洽,绝无三天一小吵、五天一大吵的婆媳问题。

  商夫人脸色一沉。

  “你又在外头听了什么闲话、受了什么闲气,一回府就把祖宗规矩忘得一干二净,你还有把我这个娘亲放在眼里吗?”

  不过让他休了一个她不中意的妻子罢了,从那女人离府之后,这几个月来他总是让她不省心,每隔几天就来闹上一回,令她不胜其烦。

  要不是她一直拘着他,以他命里犯煞为由不许再去见已被他休离的前妻,他早浩浩荡荡地寻人去,重新将人迎回府里。

  她就是看不出安家丫头哪里好,长了一副薄命相还生性娇纵,不事公婆也就算了,还常常拿她和娘家的娘做比较,说亲家母是真正的菩萨,人美心也美,而她这个做婆婆的口德不修,心无佛祖,念再多佛经也修不成佛,清修是假的,为哄骗菩萨保佑。

  是可忍,孰不可忍,竟敢对她不敬!这样口无遮拦的媳妇她要不起,也不敢要。

  “娘,那日到慈航寺上香是不是你安排的?你坚持要我陪同,却让玉儿留在府里为你抄佛经,你私底下做了什么?”现在一回想,确实颇有蹊跷,当时娘亲的态度启人疑窦。

  闻言,商夫人眼皮一跳,握着檀木佛珠的手一紧。

  “大人是我安排的,那一日是庙里佛祖开光日,我特意挑了吉时入庙祭拜,好保佑我们全家平安,媳妇来年生个胖孙子。”

  “为什么是可柔表妹?玉儿才是我的妻子,她更有资格陪在你身边,同受佛香。”他的妻子才是一家人,姻亲表妹再亲也是外人。

  他当时没想过为何不是妻子一起同往,娘的三言两语化解他的疑惑,让吵着要跟的妻子留下,反带上已届婚嫁年纪的表妹。

  对于生性温婉的可柔表妹他确实有几分喜爱,也有意在元配生下嫡长子后纳她为妾,男子妻妾成群实属平常,妻子再吵再闹也改变不了他广纳妾室的心意,可柔表妹是其一。

  他亦有意收妻子身侧的丫鬟胭脂、桃红为通房,但是妾室一事未摆平,他不好再提收通房的事,就一直耽搁着,直到妻子下堂求去。

  “你就为了这点小事踹门,质问我吗?那天安家丫头和庙里佛祖犯冲,不好前往,而柔儿是去问姻缘的,我能拦着不让她去吗?你这孩子脑子不清楚了,同样的事要我再说一遍。”她怒喝,以不悦的神态掩住眼底的闪烁。

  “那道士呢?真是不期而遇?”有些事若往细处去想,似乎有什么事要往上面一浮。

  她哼了哼!默念阿弥陀佛。

  “我能管住别人的脚吗?佛门清净地,他自个儿撞上来和我们攀谈,我总不好拂了人家的好意。”

  “若他并非真道士?”人可以是假的,道士袍一披,人人是得道高人。

  她心口一惊,脸上却是不动声色。

  “你在胡说什么,道士还有分真假,瞧他把你的生平说得头头是道、分毫不差,还断出你有灾劫,这不是真人还能是半桶水的牛鼻子老道吗?”

  “包括我有双妻命,庚子年寅时出生,名字中有柔的女子,平妻入门能为我挡煞?”若非为了平妻这名头,玉儿怎会跟他闹,坚持不与可柔平起平坐。

  在这之前他有意无意地提起纳表妹为妾,试探妻子的口风,当时的她是小闹了几天,但是也有软化的意思,只要妾大不过妻,她是默许的。

  后来会闹大便是道士所言的双妻,她怎么也不肯妥协,扬言再迎一妻便没有她,两妻地位相当绝无可能。

  他认为她无夫妻之情,在丈夫有难时不愿退让,当时娘亲提出以休妻一事逼她点头,气极的他不假思索地同意,把写好但未落印的休书丢到她脸上,以为她会就此退一步。

  谁知她给他的回复是一头往坚实的书柜撞去,以死明志,当初血流如注的骇住了他,也绝了休离的念头,赶紧抱起她找大夫医治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