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玉夫人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八


  “巫大哥,我看那鬼脸面具挺稀奇,买回去吓吓牛角小妹。”

  “好,我买给你。”他压下她欲拔钗还给摊主的手,一语双关地掏出银两,买下价值不菲的蝶钗。

  “我有钱,可以……”她觉得不该平白受人馈赠,她虽是钱精,也不好在这种事占人便宜。

  “一点小钱而已,玉儿还跟我计较。”他话声温润,柔得足以滴出水来,让人说不出拒绝的话,怕伤了他的心。

  桃红和胭脂也跟出来,一方面看热闹,买买喜欢的小玩意,一方面也是为了服侍娇贵的夫人,担心她在推来挤去的人潮中被撞伤。

  只是她们也说不上来的怪异感,明明夫人就在前头走着,可是她们怎么也走不到她身边,不时有人将两人撞开,就是靠近不了。

  古怪的是,夫人和巫大夫身侧似乎没那么挤,走得相当惬意,时不时停下来谈笑,在某个摊子前驻足,看着某物笑开怀。

  “夫人才刚和离,这么快和男人出双入对不好吧?要是让人瞧见了,又是一堆闲话。”胭脂自认为容貌不差,却始终没让富家大少瞧上眼,她看着巫青墨俊雅面容越靠越贴近安玺玉,难免心生为什么不是我的妒意。

  “和离就不能再嫁吗?商大少都能琵琶别抱了,我们夫人干嘛还要守着死板板的闺训?只要能让夫人高兴,闲话又算什么,我们挡回去不就得了。”夫人是天上的仙子,哪容凡夫俗子说三道四。

  家生子与买来的丫鬟确有不同,桃红处处护主,心里没有是非对错,也无应不应该,她只知道夫人是她的天,夫人想做的事她全力配合,夫人讨厌的人、事、物她一并讨厌,若能让夫人开心的笑着,她爬刀山、吞火球也甘愿。

  “什么想法,三人成虎是我们挡得了吗?夫人太恣意妄为了,全然没为我们着想。”什么烂忠心嘛!真要出了事,看她还笑不笑得出来。胭脂在心头腹诽。

  “螳臂当车也要挡,夫人是主我们是婢,为主人挡风遮雨是为人奴婢的本分。”分内之事当然不可推辞,桃红理所当然地道。

  “你……你疯了呀!这么疯癫的话也说得出口,果然天生是奴才的命。”她可不认命,总有一天她会当上主子,让人拥簇着伺候着,即使是为妾。

  胭脂心大的看着宛若天人的巫青墨,每见他一取出钱袋为夫人买下喜欢之物,她眸光就亮了一下,芳心暗动地想着若能成为他的女人,那她这一生就富贵了,吃穿不愁,还有如意郎君为伴。

  殊不知她此时的痴心妄想多可笑,桃红和她的对话一字不漏地飘入巫青墨耳中,乌瞳闪过一抹锐利,朝她瞟了一眼便移开。

  倒是桃红的忠诚令他留了心,想着她年岁不小了,该为她找门好亲事,一心为主的丫鬟不多见,值得他费心。

  “玉儿,要不要进去瞧瞧?你老是手脚冰凉,我配个药让你活络血脉。”她先天体虚,得好好调理调理。

  “‘回春堂’……”安玺玉匆匆地瞟过匾额上的铺名,她来不及细看就被拉进铺子里,见他如入无人之地的拉柜取药,脑子里忽地闪过一个想法。

  “这间铺子是你的?”

  “之一。”他不否认,兀自拿捏药材比重配药。

  “那你住的宅子为什么没我庄子的一半大?”干嘛装穷?她又不会找他借钱。

  这叫掖着财富装乞丐吗?她以为他行医所收取的银两仅够温饱,还想着该如何用不伤人自尊的方式接济他,免得他把钱花在穷苦病人身上,自己反倒三餐不济,没想到……

  “奸诈。”

  “嗄!你说什么?”巫青墨轻拧眉心,似不确定刚刚听见的字眼。

  “我说你这人相当阴险狡猾,十足的小人心性,不轻易相信他人,明明是腰缠万贯的少东家却装出自命清高的穷酸样,你那么怕人来认亲戚怎么不搬入深山,我就不信友人会为了一点薄产翻山越岭去找人。”有命去,没命回,光是爬上层层山峦先累死在半路。

  虽然她是穿来的,可是回春堂的名字大到她这个“外来客”都知晓,东华城有两间分铺,西映城有城西、城东、城北、城南四间铺子,更远的城镇加一加也有不下十来间,听说是北虞国的药商大户,连东瑞国、西延国、南璘国亦有所闻,名气极大。

  她小小的庄子根本和人没得比,几万两私房和几百亩田地给人塞牙缝都不够,她还沾沾自喜自认是富户,妄想抱着银子过着自给自足的退休生活。

  真是……好大的悲剧呀!在牛肚子前面鼓起蛙肚,不自量力,她被他的外表给骗了。

  “不是少东家,是大当家,还有,不只一点点薄产,我想有人不要命也要到深山拜访。”他并非刻意隐瞒,只是不习惯逢人便解释自身的身分,那会平白惹来无谓的麻烦。

  “大当家……”她忽感无力的浅笑,看他一脸云淡风轻地扬眉弯唇,很想国骂一顿的她还是忍不住笑出声。

  “不要再来刺激我,我怕我会恨你。”

  长相佳、人品好、医术绝世,为人广结善缘,更是住在黄金屋,他还要不要让人活呀!一切的好处全让他一人全占了,别人还剩下什么。

  这种天之骄子最讨厌了,就像她那咬着金汤匙出世的富二代上司,他们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把下面的小人物打得溃不成军,恨不得来世投胎找个富爸爸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