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玉夫人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七


  王老板一听笑呵呵地直点头,还说她做人厚道,夏末秋初稻穗成熟时会再来一趟,她不用雇工给他送去,他自个儿找店里伙伴来扛米,一说完人也走了。

  宾主尽欢,给足了面子由攀上好交情,谁也不吃亏。

  其实王老板的到来是意外惊喜,连安玺玉都感觉是老天爷在帮她,本来王老板是路过,得知主人在家便顺道来探访,顺便谈谈这一季的收成。

  谁知误打误撞的揭穿苏管事的满口谎言,铁一般的事实,令他当场原形毕露,百口莫辩。

  “逼急了狗会跳墙,予人留三分余地,别一味地把人逼到绝处。”人心难预料,一旦退无可退,便会反扑。

  一股好闻的药香味随着话声飘入室内。

  “哪有逼到绝处,他真当我不懂呀,每年秋收后到春种前的空档,农夫们会在田里种上萝卜和大白菜等蔬菜,每年的收益也七、八百两,六年有数千两,这笔帐我还没跟他算呢!”那些她当是喂狗了,有去无回。

  偷守财奴的钱跟挖她的肉没两样,他可知道她有多心痛,那宛如喝她的血吃她的肉啊。

  巫青墨好笑地揉揉她如丝黑发,动手剥了克葡萄喂她。

  “得饶人处且饶人,真把他逼疯了,他会咬你一口。”

  “放心放心,我打听过了,只要苏管事把送进商府的银子挖出一半,加上他自个儿的房子、田产,以及送给妻妾的珠宝,他的私房钱,这些凑一凑也差不多了。”本来就是她的,当然要吐出来。

  “钱财过多是祸事,你一名女子要那么多钱做什么?有钱人令人眼红。”也易引宵小上门。

  “养老。”钱不怕多,多多益善。

  “养老?”他闻言失笑。

  安玺玉笑脸一转,盯着他笑得不怀好意。

  “我拿来造桥铺路做好事呀!博得善人之名,你也来共襄盛举,义诊三天,广施药材,咱们一起沽名钓誉,当别人口中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如何?”

  他一听,顿然哑口无语,被她的“沽名钓誉”惊到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西映城的灯会挺热闹的,去看看吧!”万灯齐然,光彩夺目,美不胜收。

  “不去。”安玺玉一口回绝巫青墨的提议。

  “原因是……”她不像是静得下来的人。

  “怕见新人笑。”

  “……”的确是个好理由。

  西映城说大不大、说小不小,拥有多家绸缎庄,染织坊和绣坊的商府算是大户人家,每年灯会总会携家带眷的上街赏灯,评比今年花灯的好坏,再买几个出色的应景。

  虽说不一定会冤家路窄的碰个正着,可这种事说不定,常常越是不想发生的事越是有可能发生,冥冥之中彷佛有只爱捉弄人的手硬要搞出个事来,打坏人的好心情,最后败兴而归。

  为了避免万分之一的可能性,安玺玉死也不肯凑那份热闹,她和那个死没良心的前夫有缘无分,他不见得乐意见到她,她是越看他越生厌,若能老死不相见就皆大欢喜,真的,商别离对她而言仅仅是谈过几句话的陌生人,没留下什么好印象。

  因此他们没去西映城的灯会,反而改去逛东华城的市集,每隔半年会有来自各国的商人在此摆摊,为期三天,各式各样的商品琳琅满目,看得人眼花撩乱,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在这里也能买到,让人逛得流连忘返。

  “你最近似乎满闲的,常见你往庄子跑,这年头的人都不生病?还是你终于医死人了,人家不敢上门求诊,门可罗雀?”安玺玉很想认为是自己多想了,可是……

  望着那只不知几时又溜上她后腰的大手,她实在没发再自欺欺人,他不请自来的次数太频繁了,有时她拉开门打算到村子里走一走,他赫然站在门口,好像知道她要外出似的,一句“刚好顺路”便陪着她走上大半天。

  哪里顺路了,根本是刻意为之,她往东他亦往东,她朝西行他同样在身侧缓行,时不时说些风土人情逗她发笑,有意无意地砰砰她的手、摸摸她的发,以笑得春花般的美色诱惑她。

  祸水级的人物真教人招架不住!她有时候会想不如从了他吧!省得被他诱惑得心儿狂跳,只差没化身流着口水的女狼凶狠地扑倒他。

  “无人生病是好事,我也好忙里偷闲做些私事,玉儿瞧瞧这珠钗如何?”她肤白胜雪,戴什么都好看。

  “我不……”她还没问出什么私事,发亮的双眸已被他手中点翠金蝶发钗给引住目光,惊叹蝴蝶做得栩栩如生,巧夺天工,彷佛眨眼便会翩翩飞起。

  “喜欢不?”他顺势插入她发际,顿时光彩夺目,更添姿色。

  她不假思索地点头,完全没察觉两人的举动多亲昵,由着他眼露宠溺地为她插发钗。

  通常只有丈夫会为妻子别上珠钗,在闺房内极尽疼宠,一般互有情意的恋人尚不敢在人来人往的街道大胆表露情意,顶多四目凝视,笑得腼腆。

  但是巫青墨做出此举却别有一番风情,虽引来注目却不突兀,令人羡慕的会心一笑,不忍心打破脉脉含情的氛围。

  “我也觉得好看。”可他看的是人,笑漫眉眼。

  摸着金钗的手忽地不知该往哪里搁,她凤眸窘迫地闪躲他专注的凝视,粉腮艳如桃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