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玉夫人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一


  “不打紧,雨快停了,我走一走而已,不会走远。”天将明未明,别有一番滋味。

  牛小妹咬了咬唇,不太放心地又拿来一把不算精致的油伞。

  “撑着伞吧!我替玉夫人带路。”

  看她衣衫单薄,发颤的唇瓣冻得发青,安玺玉轻笑着接过油伞,将小丫头推回雨水打不着的廊下。

  “去,去厨房里煮锅白粥;炒两盘小菜等我回来,一会儿我饿了就有得吃了。”

  “但你不熟路,我担心……”天雨路滑,泥泞路容易使人跌跤。

  纤纤葱指点住她开阖的小嘴,将她的忧虑封在口里。

  “小小年纪操什么心,还怕我走丢了不成,去帮你娘挑水煮饭,等会儿徐嬷嬷她们起床后告诉一声,我只在庄子附近转转,不要大惊小怪。”

  劝不住她的牛小妹只好点头,目送她撑着伞走出大门,一步一步消失在绵绵细雨中。

  因为庄子之前一直无主,里头的下人也就变懒散了,十天半个月才来一趟的苏管事也不会加以管束,由着他们爱做什么就做什么,只要园子里不长杂草就好。

  不过牛家人一向老实,主人没来就松土种菜,早起施肥浇水,捉捉虫子,乡下人家不贪眠,鸡鸣即起。

  因此牛小妹在多年的习惯下照常早起,才会碰到一夜无眠的安玺玉。

  而同样忙了一整天的徐嬷嬷、桃红和胭脂可就爬不起来了,她们以往的活就是伺候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夫人,几时做过劳筋伤骨的粗活,一时体力透支了,没力气,累出一身疲惫。

  “这雨下得好悲凉,像六月飞霜。”寒意透心。

  伸出洁白柔荑,安玺玉从伞下承接微微细雨,有点凉、有点冻手,她轻笑玩着雨,暂时抛却烦恼,笑得像个天真的孩子。

  天色微明,照出雨中的景色,一条不算宽的小路延伸到远方,两旁青绿的树木抖着雨露,显得特别有精神。

  路面是泥泞地,枣红色小鞋染上污泥,她不在意地往前走去,拉紧保暖的衣袍。

  蓦地,一只长耳的灰兔子从草丛中跳出,她吓了一跳捂住受惊的胸口,随即取笑自己变胆小了,连只兔子也能吓着她。

  天空越来越明亮,远处有炊烟袅袅升起,大致走过一遍后,她发现自个儿资产着实惊人,一眼望过去的稻田居然都是她的,一到收成季节要几个米仓才装得下。

  安玺玉口中的逛逛其实是勘察名下的土地,一亩有多大她不清楚,但是和手中的地契一比较,再问问几名疏浚除草的农夫,这才明白他们种的是她的田,一村子百来户有一半是隶属她的佃户。

  问题是她拥有几百亩土地,连着六年没大旱水灾,年年丰收,那收成贩粮的银两到哪去了?安玉儿手中并无这笔钱。

  很明显,关键人物是比主子还像主子的苏管事,他究竟污了多少钱,又能从他口中挖回多少,这是她该最优先处理的事。

  “咦,不会又是兔子吧!长草动得这么厉害,肯定又肥又大,捉回庄子打打牙祭也不错。”想吃烤兔肉的安玺玉嘴馋了,看着摇动的草丛做出准备捕捉的模样。

  雨是停了,草上仍是湿漉漉一片,她收起油伞放在树干旁,脚步很轻地移动,双眼盯着晃动的那一点,小心翼翼地趋近。

  蓦地,一张俊雅面孔近在眼前,她霎时傻了眼,久久没能回神。

  大树上方的树叶积存的雨水忽地哗啦啦地淋下,她大叫一声往后跳,想避开教人无措的尴尬,因为“兔子”竟变成一个大男人!

  谁知她退得太急,没注意脚下踩的是生了青苔的石子,脚一滑整个身子失衡地往后倒,吓得她放声尖叫。

  “玉夫人,小心!”

  一只大掌及时拉住她的手臂,巧劲一施,将 人往回拉,免去佳人出丑。

  只是他拉的力道虽不大,可回扯的跌势却是始料未及的,害怕摔倒在地的安玺玉将全身重心往前一送,没料到她会扑向自己的巫青墨愣了一下,一时反应不及,竟被撞得倒向杂草丛生的泥地。

  不是很痛,因为有厚草垫着,但是下了一夜的雨,衣服不湿也难,他身子连背都湿透了。

  “玉夫人,你没受伤吧?”他闷声问道,表情有些紧绷。

  有,伤得很重,她的自尊啊。

  “你为什么不是兔子?”

  “……兔子?”和他有关吗?

  “我本来想捉兔子。”她沮丧地低道,懊恼地想挖个洞,把丢脸的自己给埋了。

  “现在?”他忽然想笑,胸膛震动地一起一伏。

  “不是,我刚才看见一只小笨蛋从我面前跳过,我想有一就有二,看到草动,以为又有兔子送到我手中,”她怎么也不愿错失良机,想起烤兔肉的美味,就让她不顾一切想逮住送上门的猎物。

  忍不住了,他真的轻笑出声。

  “显然我不是肥兔,让你失望了。”

  “噢!别说了,我正在羞愧当中,友人比我还糊涂吗?人和兔分不清,还一心想着这只兔子这么肥,一半火烤、一半生炒……”喔!天呀!她在说什么,越说越自曝其短,把贪嘴的毛病全给说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