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玉夫人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〇


  “那么现在庄子由谁来管?”哼,管事不住在庄里另外置屋,好大的手笔。

  “呃!这个……”他支支吾吾地,说了老半天说不出个人名。

  果然是奴大欺主,没人管就个个成精了。

  “庄子里有几个人全给我叫来,先清出几间能住人的屋子,再把马车上的东西搬进屋,天黑以前我要能吃顿热饭,睡个安稳觉,谁要敢发懒就给我滚出庄子,再不聘用!”

  “是,是,老奴立刻去喊人,绝不敢误了夫人的休憩。”他连连弯腰,吓得冷汗直流。

  老汉姓唐,叫唐大,是个看门的门房,人老了又生一身病,只能找个最不费劲的差事做,有得吃、有得住,一个月有一贯钱可领,勉强能养家活口。

  可是洗花坞是地方上远近驰名的鬼屋,少有人肯到这儿干活,除了打杂的老牛一家三口和两、三名家境困苦、胆子较大的下人,偌大的庄园竟再也找不出人手。

  逼不得已的情况下,徐嬷嬷带着胭脂、桃红打了几桶水四处清清洗洗,老牛十五岁的女儿牛小妹帮着拍拍棉被,整床铺被,打扫里外。

  牛嫂也没闲着,把养得肥嫩的老母鸡给宰了,生灶火下锅烹煮,暂时充当厨娘,先把这一餐应付过去再说,把主人伺候好才有活路。

  一忙起来,一天很快地过去了,星子在黑幕低垂时升起,天也渐渐地暗了,弯弯月儿高挂枝头。

  “谁去知会什么苏管事一声,明日正午前若没让我瞧见人他也不必来了,有钱不愁请不到新管事。”安玺玉火气不小,故意冷着脸以显其威。

  做一分事领一分工钱,主人都来了大半天,吃人头路的管事居然连露个脸都没有,不仅人没到也未差人问候一声,好似他才是主事的大老爷,柔弱无能的女主人只能仰他鼻息过活,若是对他不够恭顺只有自找苦吃的分。

  身为会计的安玺玉最恨拿钱不办事的人,尤其拿的是“她的”银两,花钱养老鼠她死都不肯,要是谁敢跟她的钱过不去,她绝对是先咬死他,绝不浪费一毛钱。

  外面下雨了吗?

  滴滴答答的雨声落在斑驳的飞燕檐,顺着低檐柱往下滑落,春雨霏霏,洗去多少的尘嚣和轻愁。

  那雨是谁的眼泪,流也流不尽的惆怅,烟雨蒙蒙,弥漫在无边无际的天地间。

  地震、穿越、生病、由死里逃生到智斗商府大少,她一路走来倍感艰辛,来到洗花坞以为终于有一处栖身的桃花源,在累了一天后可以轻松地睡个安稳觉。

  谁知一躺上硌骨的硬板床,这具娇贵的身躯竟辗转难眠,翻来覆去总是无法入睡,不管换了什么姿势,困得很的眼皮就是不安分,翻个身又睁开。

  看似很长的一生,其实只有短短的二十几年,安玺玉躺平了,瞪着花色平淡的床帐,走马灯似的回想她比开水还淡的人生。

  小学以前就算了,年幼无知,打哭隔壁苹果班男生的事不怎么光彩,不值得一提,上了小学后是师长眼中的好学生、同学里大受欢迎的好人,平顺而无味的尽完学生的责任,她竟然拿了三张全勤奖!

  除了偷摘水果、偷丢垃圾、有时闯闯红灯外,她还真没干过什么坏事,中规中矩的生活一成不变,只为三餐生计而努力。

  她这个人说好不好,说坏不坏,没什么特色和长处,像她这样的人路上随便一捉就是一大把,可是老天爷是瞎了眼吗?给了她这么离奇的遭遇。

  也怪她不好,冲着碟仙问什么姻缘,一句“穿越”就把她们带到这个鬼地方,难不成她真要嫁个作古的古人……呃,等等,她们?!

  安玺玉忽地睁大眼,呼吸急促,想着闪过她脑海的可能性,当时她问的是“我们四个”,如果她穿了,那其他三人呢?她们会在何处?

  越想越心烦的她干脆不睡了,掀开翻红花锦被下床,藕白双足套入绣着鱼戏夏荷的绣花鞋,足尖轻巧如猫,走到贴着喜鹊登梅窗花的窗户边,伸手推开纸糊的木窗。

  雨势不大,雨水随风飘进屋里,她打了个激灵,瞬间清醒了不少,眼前的古朴景致不再是她能逃避的事实,她离原来的世界越来越远了……

  “玉夫人,外头在下雨,你要到哪里?”

  到哪里……感觉雨丝飘在脸上,安玺玉怔了怔,原来自己不知不觉走到门外,回头一瞧在身后唤她的小丫头。

  “你是牛家的小妹?”

  见夫人认出她,容貌清秀的牛小妹高兴地迎上前。

  “嗯!小妹给玉夫人请安,夫人出了房门要披件衣袍,一下雨,天就凉了,小心冻着了。”

  “什么时辰了?”看到半大不小的稚气面庞说着叮咛的话,她不禁感到好笑。

  在现代,这年纪的孩子还在念书呢!五谷不分的背着数学公式,哪有父母舍得这么小的儿女去工作赚钱,当个听人使唤的奴才。

  “卯时而已,玉夫人,你起早了。”她大眼眨呀眨的,憨实可爱。

  不是起早,是根本没睡。

  “天快亮了,我到附近走走,认认路。”

  “可是在下雨耶!玉夫人会淋湿的。”牛小妹很勤快,赶紧冲进屋里取出一件白鼠毛及膝长袍给主子披上,免得她着凉了。

  虽然只是小小的护主行为,却令人窝心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