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玉夫人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载他们一程……”安玺玉有些犹豫,她最不想沾染的就是麻烦,偏偏还让她碰个正着。

  暗叹了一口气,她把珠宝盒用脚踢到更里面,眼神流露出一丝戒备。

  “还好商少爷准备的马车够宽敞,让他们上来吧!远亲不如近邻……”她认了,谁教她不够狠心,无法置之不理。

  “有劳夫人,在下唐突了。”

  大红锦缎垂着流苏的帘子一掀起,先飘进车内的是一股好闻的药香味,温温润润,不点半丝尘土味,宛如流泉溅在青石上,给人清凉淡雅的感受。

  再听见那恍若玉玦在风中轻轻撞击的清嗓,拂面而来的春风漾着桃香,不见其人已有三分醺然。

  一张号俊雅的清润面庞映入眼帘,瞬间有如白花盛开,人如其声高洁清逸,面赛美玉透着一丝雅色,翩然出尘。

  猛然一瞧,安玺玉有些怔住,差点因美色而失神,她轻咳了两声让位,让扶着单脚跳小厮的两人上车,坐在靠车门的角落。

  她必须说她有个不错的“前夫”,出手还算阔绰,她现在搭的这辆马车相当宽敞,脚下铺的是耐脏、耐踩的巧绣青缎,座位上是绣五色锦帛,金乌木质的车顶雕着海棠,坐上十个、八个大人也不嫌挤,还能伸伸发酸的双腿,活动活动筋骨。

  不过说句老实话,这位搭便车的大夫长得真好看,有着不俗的外表和清风明月般的风采,让人不免多瞧上两眼,暗叹真是世间好风景。

  和她刚愎自用、自负傲慢的前夫一比,毫不逊色。前夫是霸气十足,自以为是,凡事想掌控在手中,不容许他人违逆;这位大夫则是光风霁月,俊美中犹带三分天人之姿。

  “夫人在前头三棵合抱榆木旁将我二人放下即可,不耽误各位的行程。”将以削细竹条编成的药箱放在脚旁,巫青墨轻扬唇瓣道。

  哇!这声音真好听,令人心醉呀!“咳!出门在外不用客气,遇人有难适时解围是人之常情,用不着太放在心上。”

  这文绉绉的说话方式真不习惯,拗口得很,她想当个古人还得多练练,最好再背两首忘得差不多的诗文以突显文采,不让人当草包给看轻。

  穿越的最高原则是聪慧过人,才高八斗,腹中有物出口成章,最好再勾搭几个有钱有势的公子哥儿、富家大少,使其倾心一生,爱得无怨无悔,一辈子为其做牛做马也甘愿。

  只是她不怎么争气,生平无大志,有饭吃、有屋住、有钱花就心满意足了,初来乍到,可不想沾染什么烂桃花,说不定有朝一日她还回得去,继续过着被上司骂得狗血淋头、遭市侩同事鄙夷一身地摊货的苦难生活。她银行存款还有五十七万耶!辛辛苦苦存的积蓄不拿回来,她不甘心啦!

  可是,她大概死了吧!那场地震摇得那么厉害,她眼睁睁看着天花板离她越来越近,尖叫声才一起人就两眼发黑了,想必被压成一块肉饼了。

  唉!多年的劳保、意外险、储蓄险终于派上用场,她缴得呕心沥血,幸好没白费,前后加一加也有上千万,够她做为孝敬父母的最后一点孝心。

  安玺玉内心虽唏嘘不已,却是个随遇而安的人,她对生活品质的要求不高,对事能屈能伸,多年的职场生活磨得她耐劳耐操,只要不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她都活得下去,把自己养得水灵。

  至少到目前为止,她这个下堂妇还扮得有模有样,扮柔弱掩过世人的眼,适时加点不得不的小坚强,把夫家上下唬得一愣一愣的,爽快地断了纠葛并奉上日后日常所需的银两和布匹。

  她这才叫高招,既得钱财又赢名声,还让夫家感到对她亏欠甚多,人在人情在,人亡人情亡,她有意无意地表现出因商、安两家老夫人不在了,他们才薄待她这长媳,借故让她自求下堂,令他们心虚。

  “救人于急难最难能可贵,并非人人如夫人一般善心,愿施以援手,巫某在此代小厮谢过夫人,日后若有所需,定竭尽全力。”他拱手施礼,温言道谢。

  看了看他脚旁的药箱,安玺玉唇畔笑意微微一凝。

  “应该用不上吧!我身子向来强健,少有病痛。”

  巫青墨看了一眼她额上尚未消除的伤疤,眼中流露医者的怜悯。

  “人生难免遇到风风雨雨,谁能保证绝无万一,无灾无病是福分,夫人能长久安乐自是再好不过。”

  “蒙你金言,我会好生保重。”不过人无千日好,花无百日红,还是跟学有专精的大夫攀个交情,要是伤风感冒,也好找人拿个药。

  “相逢自是有缘,妾身姓案,人称玉夫人,敢问先生尊姓大名。”

  舌头快打结了,古人的文言文和矜持太难了,她好想往他肩头拍去,直接问他混哪里的,怎么养出这超然出尘的极品气质。

  他一颔首,将上了夹板的小厮右腿拉直,缠上一层层白色棉布。

  “在下姓巫,名青墨,是个四处为家的游医,暂住张家屯村三里处小院落。”

  “咦?张家屯……”不就是房契上写的地方,他们是邻居?

  安玺玉才这么想时,远远看到三棵合抱的老榆树,约屋脊高度,不算特高,但树宽丈余,一眼望去便可瞧见郁郁苍绿,离树不远的地方有个二进屋子,以竹篱为墙,墙上爬满开着小白花的蔓生植物,墙高六尺,不易从屋外朝内窥探。

  “夫人是来探亲或定居?”看她风尘仆仆行来,车多负重,似有久居之意。

  “定居。”她毫不隐瞒,实话实说。

  她微惑一问:“有亲族在此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