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玉夫人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可是视线一移到额头上未消的肿包,安玺玉即使不想叹气也忍不住叹息连连,不知该哭还是该笑。

  犹记得她还是个月薪少得可怜的小资女,由两万二的新人熬呀熬的,终于升到一个月三万六的老鸟,在她的生日前夕,她和高中时的三个死党相约出游,为了趁着年轻时多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。

  由于她们都很穷……呃,正确来说是并不富裕,大都市的物价实在是吃人呀!她们怎么存钱也赶不上花钱的速度,勉强不透支就不错了,四个人的存款……唉!不提也罢,提了伤心。

  因为钱不多,欧美的行程就不用想了,真的花不起呀!日本更是高消费的国家,数了数荷包的钞票,只有望钱兴叹的分。

  但约好两年一次出国的目标没变,省到不行的她们只有量力为出,选择去不太贵的江苏,四个人自行找饭店、自己规划行程,不让旅行社和导游多赚一毛钱,或被人当购物肥羊给宰了。

  记得那一天在下榻饭店的房间里,四个女人也没别的事好做,于是她把窗帘拉上、锁上房门,神秘兮兮地拿出四人最爱玩的游戏——碟仙。

  她们原本都是高中地下社团“碟仙社”的主力社员,即使学校不允许也偷偷玩,这兴趣像刻在骨子里了,就算各自入了社会也乐此不疲,仍常聚在一起玩碟仙。

  出了国自然也要玩一下,比较一下不同地方的碟仙有什么不同,说不定还能指点一下发财路,让她们由小资女一下子窜升为大富婆,不用再看上司脸色,为五斗米折腰。

  可樊彦香那个超级大笨蛋,玩了这么多年的碟仙居然把最大的忌讳给忘了,那便是什么都能问就是不能问碟仙怎么死的,不然会有大麻烦。

  偏偏她问了,在韩荞惜大喊“不可以问这种问题”后,盘子飞快的移动,红色箭头指在她们之前问姻缘时碟仙指的答案位置——

  穿越。

  呵!呵!真是电视剧看多了,连碟仙也搞穿越剧。

  就在她这么想时,饭店忽然发生剧烈的震动,长年处在地震带的她们立即晓得是地震,惊惶不已,你看我、我看你的抖得不能自已。

  三十六楼耶!想逃也来不及,谁还有心思管碟仙归不归位,短短几秒内建筑物摇晃得更厉害,她只听见自己刺耳的尖叫声,接着眼前一片黑暗……

  “夫人,你这样糟蹋自己的身子有什么用?少爷的心还是回不到你身上,凡事要看开点,别一味往牛角尖钻,苦的是自己。”十六、七岁的胭脂有张秀气脸蛋,语气略带幸灾乐祸。

  回想着自己莫名其妙被抛到这个世界经过的安玺玉回过神,平静的脸上看不出喜怒,她还在琢磨着怎么适应这具青春的身体,平白少了六岁又有如花美貌,她想她的未来还是有无限的可能。

  既然碟仙说了她的姻缘在“穿越”,那就既来之则安之吧!小资女是不会轻易被打倒的,她们可是有强韧的意志力和打死不退的厚脸皮,小强一样的精神,该强的时候强,该弱的时候弱,她不信走不出一条路。

  安玺玉再一次摸了摸额上还痛着的伤口,她用了十天工夫摸清了目前自个儿的处境,由一开始的错愕、惊慌、茫然、无措、不相信荒谬到近乎可笑的情节会降临在自己头上,继而去克服、去理解、去融入、去找出对己有利的优势,把小资女的坚韧特质发挥到极致。

  所以她知道她穿越后的这副身躯叫安玉儿,与她的名字只差一个字,是米商的女儿,年纪小小就由东华城嫁到西映城,丈夫姓商,家中产业不算小,是开绸缎庄的,本身也有染织坊和绣坊,在地方上也是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。

  只是安玉儿和她丈夫似乎感情不是很好,在多出个别人口中所谓的狐狸精之后,她这位正宫被逼让位,她头上那个包是她自个儿撞出来的,全因为梳妆台上那张薄薄的纸呀!

  “胭脂,你够了没,小姐心里已经够难受了,用不着你再加油添醋惹小姐更不开心,就算姑爷不进小姐的房也轮不到你被抬为通房,你最好绝了这念头!”安家家生子的桃红叉着腰啐了一口,护主护得紧。

  小小心思被戳破的胭脂恼羞了,但一抹忿然很快消失在唇边,装模作样道:“我哪敢有非分之想,夫人天仙般的姿容都入不了少爷的眼,我算哪根葱哪根蒜,连端个洗脚水都惹人嫌。”

  她故意说得卑微,实则话中有话,多有讽意,小有瞧不起安玉儿的意思,态度上也不若以往恭敬。

  原因无他,因为安玉儿嫁到商家的第二年,最疼她的安老夫人因病去世了,安家对她的疼惜也因嫂子们的计较而少了些,不像以前时不时的送些体面玩意来,壮实她的势力。

  商老夫人本来也对她疼爱有加,可是入门多年未有子嗣,难免嘴上叨念两句,虽然挡着不让孙子纳妾好巩固长孙媳妇的地位,但想抱曾孙的念头哪有少过。

  去年底,商老夫人也过世了,留下的遗愿是善待孙媳,以及想要商家多子多孙,算是默许了商家长孙另纳妻妾以开枝散叶,她在九泉之下才有颜面面对商家的列祖列宗。

  可是安玉儿不同意小妾入门,她认为无嗣不是她不能生,而是丈夫薄幸,他俩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,她上哪生个娃儿继承香火,难不成要她红杏出墙,偷人不成?

  不过她的抗拒丝毫动摇不了夫婿的决定,她点头也好,摇头也罢,他决意娶进温婉可人的可柔表妹,甚至要与她绝了夫妻情分,不委屈一心待他的小青梅。

  两位老夫人死了以后,安玉儿等于失去两座有力的大靠山,在府里的地位一落千丈,不只婆婆看她不顺眼,丈夫也不理不睬,视同路人,连见风转舵的下人也起了轻慢之意,偏向即将入门的喻可柔,饮食、服侍上也多有怠慢。

  胭脂便是其一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