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玉夫人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安玉儿,年十九,北虞国人士,原是东华城米商之嫡女,上有嫡兄五名,庶兄两名及一名将及笄的庶妹,自幼受尽宠爱,更是安老夫人的心头肉,受宠程度无人可及。

  娘亲强势,压得姨娘抬不得起头,即使安老爷有一妻二妾,可在安府,一切是安夫人说了算,连安老爷都不得插手后院的事,以免悍妻动怒,家宅不和。

  当初安夫人之所以为夫纳妾,乃是她入门三年仍未有所出,不得不忍下妒意安排幼妹为姨娘,希望能一举得男,为安家开枝散叶,省却翁姑埋怨,就怕安家绝了后。

  谁知妹妹入门不到三个月,安夫人便有了身孕,连年生了五子,其中两子为双生子,而妹妹在四年后才生下一庶子,之后便再无妊,始终只有一子傍身。

  原本安家该和睦的过日子,孰料,安老爷一夜醉酒,误宿了某位送酒到青楼的卖酒女,以为她是卖身的女子而强了人家,一宿风流后才知错,毕竟女子贞操不容玷辱,安老爷不得不负起责任。

  只是善妒的安夫人容不下她,始终不许她入安家门,此事在地方上闹了好一阵子,碍于悍妻,安老爷也不敢多置一词,送了些银两盼消弭所犯的过错。

  哪晓得春风一度,那名卖酒女竟然怀了安家的骨血,在女子已有孕的情况下,安夫人即便再不愿也得让她进门,但表明她只能为通房,连妾的身分都构不着,直到她生下一子一女后,才在安老夫人的首肯下升为妾室,人称柳姨娘。

  不过,这些全不是重点,安玉儿这位受宠万分的嫡长女才是主角,是安家上下捧在手掌心的掌上明珠,只要她想要的,众人无不争先恐后地把东西送到她面前,以博她展颜一笑。

  但是这样的呵护却只到她十三岁。

  不是家道中落或是失宠了,这事与安老夫人有关。

  话说,安老夫人未出阁前有一情同姊妹的手帕交,两人各自婚配时曾口头约定儿女亲事,以延续彼此的情谊。

  只可惜两人的肚子太争气,生下的全为男丁,因此这一约定始终落空,让两位老人家唏嘘不已,心有遗憾。

  一直到孙子辈终于有女娃出生,商老夫人二话不说亲自到安家下聘,定下娃娃亲,把刚满月的安玉儿视同孙媳妇,巴望着早一日迎娶入门,了却年轻时的心愿。

  可说巧不巧地,在安玉儿十三岁那一年,商家长孙已染重疾卧病不起三年,不知看了多少大夫都未有起色,整个人日渐消瘦,能不能活到弱冠仍是一大问题。

  商老夫人是心疼安玉儿的,不忍心她一嫁入商家便守寡,因此有意退了这门婚事,让她另择良缘。

  但,商人重然诺,安老夫人更重视姊妹情谊,怎么也不肯毁约,直道这是孙女的命,除非商家长孙真的回天乏术,否则这门亲事是结定了,谁也不准反悔。

  就在这时候出现一名游方道士,只求一碗清菜和两盘素菜,表示“冲喜”便可化灾,令商家长孙逃过死劫。

  而“冲喜”不外是婚嫁。

  虽然安家人十分不舍,安夫人更为此哭红了一双眼,但是安老夫人的一句话,安玉儿还是嫁人了,而且是风光大嫁,当时的嫁妆六十四抬,送亲的队伍多到长达一整条街道,两家人搬了老半天才塞进新房,有些只得搁在新房旁的小屋。

  安玉儿十三岁为人妇,丈夫卧病在床,无法行夫妻敦伦,拖了几年夫婿的身子渐好,可两人仍未圆房,即使同睡一张床却未有肌肤之亲,而后在商家长孙的表妹喻可柔出现后,十七岁的她便常独守空房,到了最后甚至分房而居。

  直到今日已有两年余,夫妻间的相处淡而无味,只比陌生人好一点。

  “不行呀!夫人,千万不可以……”

  “行行好呀!我的祖奶奶,别和自己过不去,快放下、快放下,不要想不开,以后的日子还长得很……”

  “是呀!小姐,我们都知道你难过,是姑爷不好不是你的错,我们……呜!都站在你这一边……”

  “我的小祖宗呐!奶娘心疼你呀!”

  不行?想不开?难过?

  看着不以为然的侍女胭脂,忠心耿耿的陪嫁小婢桃红,以及跟着过来照顾她的嬷嬷徐氏,安玺玉微媚的凤眸有说不尽、道不出的无奈,想笑却笑不出来,唯有在心里暗叹一口气。

  她不过想用剪刀把一头乌溜溜的头发剪短一些些……呃,好吧!是剪很多,大约一百公分长吧!有这么严重吗?瞧她们一个个如丧考妣的模样,活似她做了什么天理难容的事。

  该哭的人是她吧!瞧她从二十一世纪来到什么鬼地方?

  一个听都没听过的北虞国,完全不曾在历史课本上看过,对它的风俗民情、人文地理全一无所知,这教她如何活下去,老天爷这玩笑真的开大了。

  喀嚓一声,安玺玉将长至脚踝的青丝剪到及腰,身后的抽气声她全当没听见,长发留到腰是她的极限,要不是怕这些大惊小怪的“古人”惊骇地一个个撞墙,她本想剪到齐肩好方便整理。

  只是她所处的时空禁不起如此惊世骇俗的举动,她只好“入境随俗”稍退一步,至少要能挽成髻,谁教她是“已婚妇人”而非黄花大闺女,否则扎两条麻花辫更俐落。

  光滑如湖面的鎏金菱花铜镜内映出一张眉似远山含翠,凤目红唇的清妍小脸,那细致到吹弹可破的赛雪肌肤,一掐便霞若朝阳的芙蓉梨颊,实实在在是一位令人移不开目光的小美人,美得胜花欺雪、月儿羞惭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