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八


  “王妃姊姊、王妃姊姊,为何王府有百年陈酿酒,我们没有,我也想喝喝看。”从男桌偷跑过来的万泰拉拉姊姊的袖子,不明白自家的东西为什么一坛也没有,反而别人家一大堆。

  “小兔崽仔,谁让你跑来女桌,快回去。”宋锦娘眼一瞪,赶着儿子回桌,不准他坏了规矩。

  “娘,你就让我问一句,这些天不少人上我们家问,我说没有还不信,堵着我不让我走。”那些人太可恶了,人家有没有酒关他们什么事,不给还摆出一副凶狠的模样。

  万福眉头微微一蹙。“那是神仙给姊姊的神仙酒,只有很尊贵的人才喝得到,它们是姊姊的陪嫁,要有人问起,你就叫他们来找姊姊,想要多少姊姊给他们。”

  也要看有没有命喝,景王府的酒人人可得吗?

  “好。”万泰大声一应。

  他声音之大,连外面的男桌都听得见,其中一些人原本也想向王妃讨两坛子酒,可是被她一说破反而没胆敢要了,年轻俊朗的王爷就在席上呢!

  可是还是有人不想放过这个机会,想要用所谓的神仙酒拉点人脉,占占便宜,也攀个贵人当靠山。

  “福儿呀,大伯母不是尊贵人,可也想喝喝神仙酒,我也不要多,一百来坛就好,咱们一家人都能喝。”

  萧氏一开口就要一直来坛,真是胆肥,她真把自己当号人物了。

  同桌的女眷都为她离谱的要求感到不可思议,她怎么敢开这个口,那是人家的陪嫁,娘家伯娘哪好索讨。

  “大伯母,不怕说句你丢脸的话,你留得住吗?”她敢给,大伯母敢收吗?

  “这……”萧氏一怔,心想为何留不住,但再往深一点去想,她当下冷汗直冒,面无血色。

  若是家有神仙酒,她卖是不卖了?

  卖了,人家会说果然是商贾出身,见钱眼开,唯利是图,堂堂王妃都送人喝了,看不上这点小钱,唯有商人利益至上。

  不卖,人家又有话说了,指他们攀上一门高亲,眼界也跟着高了,看不起身分地位不如景王的人家。

  卖与不卖都会得罪人,更甚之为了一坛酒入宅偷或抢,财物损失是小,恐伤及人命。

  她面色更白了,不敢再提起要酒一事。

  “爹,我有事跟你谈一谈。”一散席,万福把父亲拉至一旁,父女俩说起不为人知的悄悄话。

  “说什么?”瞧她一脸慎重,万明莫名地也跟着紧张起来。

  “这给你。”她由袖袋里滑出一只花梨木匣子。

  “什么东西……”噢!银票?!

  “这里有两百万两,你先到景州、荆州两地买地置铺子,把我们二房移过去,京里很快就会乱了,你们也顺势分了家,把爷奶带过去,至于财产咱们吃点亏,给大伯、三叔多一点,咱们就留一些地、几间铺子和一座宅子就好,日后回来探亲也有个地方住……”

  “呃!这个……爹听你的。”女儿奴的万明捧着两百万两银票的手在颤抖,他这辈子从没看过这么多钱。

  “爹,别让旁人知晓,连娘也瞒着,就咱们父女知情,再过一阵子我和女婿就要回景、荆两封地,女儿就是万家二房的靠山。”

  万明不禁红了眼眶。“好,听你的,听你的,我的宝贝女儿是福星。”

  §第十二章 除却心头大患

  “皇上,若臣妇能为你解决一件困扰已久的麻烦,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吗?”

  “你有办法?”那个困扰像附骨之蛆,杀不死,刮不掉,紧紧贴附,有如恶梦般难缠。

  “是的。”要人活很难,教人见祖宗易如反掌。

  “好,朕允了你。”反正他没损失。

  “君无戏言?”

  “君无戏言。”

  某一天,进宫探视太后病情的万福和当今圣上悄悄达成了协议。

  这日,在万寿宫里,太后正在午睡,她不喜欢吵杂,便将所有宫人屏退,寂静无声她才睡得安宁。

  可是她睡到一半时,忽然感觉胸口很重,好似有什么东西压着,她被扰醒了,睁目一看,是一张近在眼前的红脸猴,龇牙咧嘴地似是要咬上她的脸,她惊吓的发岀惨叫声。

  可是宫女、太监一入内什么也没瞧见,只有瘫了一边身子的太后指着空无一物的墙面,呜呜呀呀的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
  到了夜里,同样的事又发生,这次是抱着西瓜啃的人面猿,在太后的凤榻旁来回走动。太后再度吓得失声尖叫。

  没睡好的帝后连忙赶来伺候,十几个太医轮流诊脉,可是太后除了原有的瘫症外,并未再添新疾。

  在太后骂骂咧咧的咕哝中,太医开了安神香,皇上又加派了三十名宫人守在太后四周,让她停了大骂“皇上不孝”、“皇上忤逆”的话语,总算睡了场好觉。

  可是才平静两天,太后居然大喊有一株形似八岁孩童的大人参在手舞足蹈,甩动头上的人参叶、人参花、红色果子,扭动肥大的参腰、参腿,甚至问她要不要一起跳。

  太后这话说得没人相信,大家看她的眼神多了古怪。

  因为一座万寿宫上下伺候的宫女、太监有近百多名,却无一人瞧见她口中的巨大人参,根本是子虚乌有。

  为了此事太后又气又惊,原本会动的半边身体也瘫了,说话更不流利,口水直淌,脸歪得更严重,头发也全白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