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八


  她用了个都字,表示不只一个,景王府的地位超然,要么拉拢,要么铲除,这都是皇上不愿见到的。

  “朕再想想……”皇上想使拖延战术,不让景王一家离京,他认为放在眼皮子底下盯着比较实心,若有万一也能及时安排。

  可是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再好也不敌有心人的操弄,他有他的心机,别人有别人的城府,端看谁出手快。

  “皇上,报——”

  “报上来。”

  “晋、晋王死了。”

  “什么,晋王死了?”皇上惊得脸色大变。

  “是的,晋王死了。”

  “怎么会……”

  “与人竞赛,骑快马失足坠落,摔断颈椎当场死亡。”连救都没得救,死得干脆俐落。

  “他倒是死得及时,倒像是……”皇上若有所思的目光落在看似无害的万福身上。“景王妃,你说这事和你们景王府有没有关联?”

  万福轻轻眨了眨无辜的水眸。“皇上这话说得迷离,我们和晋王府一向没交集,阎王要人命的事,我们虽是身分尊贵却也不是神人,哪能和鬼神打交道,皇上你是天子,可否写封信上告天庭,问清事由,别让晋王叔死得不明不白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倒是个伶牙俐齿的。”皇上气笑了。

  “皇上,你偏题了,我们谈的那件事你还没答覆呢!”想顺势规避掉吗?那也要看她同不同意。

  她小女儿娇态,皇上想起已和亲多年的顺仪公主,那是他最宠爱的小公主,她小时候也是如此。“罢了,朕也不是不讲理的人,义盛想找个养老的地方就去吧,朕不拦他,但有些事咱们得商量商量。”

  万福眉开眼笑的。“皇伯公,你真是好人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,我们绝无二话,侄孙媳妇最佩服你的大度。”

  “见风使舵,这会儿又改口喊起皇伯公了,夫妻果然都是同个德性,你跟那小子一样狡滑。”他看走眼了。

  “皇伯公,侄孙媳妇温柔婉约、温顺贤良,你的话就是圣旨,莫敢不从,皇上商量的是留京人选吧,侄孙媳妇斗胆给你几个建议……”

  谁留京?

  这个问题等于是变相的人质,被留下来的人只能待在京城,未经皇上允许不得离京太远,最多方圆一百里内,形同被软禁,平日的行动也在这个圈圈里,不太方便。

  可是教人意外的,赵天朔一宣布要前往封地就藩,竟有不少不离开的人,他们求到老王爷跟前,哭诉着种种艰难,举家搬移没有活路,到了外地不知道如何过日子。

  其实说穿了也只有一个令人痛心的事实,那就是他们舍不得背靠大树的富贵,一旦老王爷和景王夫妻离开京城,京里的景王府就如同没有主人,那他们还不赶紧占为己有。

  山中无老虎,猴子当大王。

  同样的道理,景王府无主,那就该有人代管,否则空着一座空府不是打皇上的脸吗?一定要留人。

  因此老王爷的三名庶子、杨侧妃、左夫人自是跟着儿子,另外一些姨娘、小妾的,竟有将近百人要留下。

  看了看万福递到面前的名单,老王爷怔愕了好一会儿,最后落寞的笑了,只说交给王妃安排。

  最后,启程前往封地的主子只有三名:老王爷、景王、景王妃。

  “祖父,有我们陪着你。”赵天朔神情坚定的看着祖父。

  “好孩子,也只有你看得透。”老王爷苦笑着拍拍孙子肩头,看着他高大的个头,这才惊觉自己老了。

  “祖父不要怪我,这是他们的选择,我也想给他们留一条好走的路,可是他们被眼前的富贵荣华给迷花了眼,我只好将其丢弃,任其发展。”他答应祖父给害死父亲的帮凶一条生路,但没说要善待那人。

  “唉!那是他们的命,祖父也不会多说什么,就是你们小俩口要辛苦些,封地事多,怕要忙不过来。”老王爷叹道。

  他有心保全所有子嗣,他们却不领情,反过来怪他多此一举,但是晋王一死,威胁解除了,皇子们的蠢蠢欲动就要浮上台面,到时京城只会一片混乱。

  “多往好处想,以后我们就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,我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无人管束,天大地大我们最大,等到了荆州,我们就成了横霸一方的土皇帝,谁敢和我们比横蛮。”万福俏鼻一仰,神气兮兮的发下豪语。

  “你……你这丫头呀!哈哈,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,你这心态好,看得开,但是土皇帝……”未免太猖狂了,总要给远在京城的天子一点面子。

  “祖父,你孙媳说的对,该横就要横,你还怕孙儿护不住你吗?咱们有两万名府兵,光是辗压也足以辗碎一个百年世族。”赵天朔的口气更像个土匪头。

  “你们喔!想做什么就去做,袒父不阻拦,但先生一个小曾孙给袒父玩玩,祖父什么都不做,就含饴弄孙……”他也看开了,儿孙自有儿孙福,管多了遭人厌。

  前往荆州的路程,已经行了五日。

  “说吧,你做了什么?”

  坐在马车上摇摇晃晃,有些困意袭来,万福往后一靠,贴着王爷丈夫的胸口,小鸡啄米似的频频点头。

  正要入睡时,耳边忽传低沉的男声,她冷不防打了个激灵,睁开眼,撞进一双眼含戏谑的黑眸,她不由得有些恼怒,粉拳无力地朝铁板似的胸膛一捶,痛的是自己的手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