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七


  万福神情可人的轻哼,“日后你若有负于我,我便用同样的招式对付你,不吓死你也吓个半死。”

  她怎会说出自己的小秘密呢!太玄奇了,说出去也没人相信,她不过用了灵气空间隐身,让里面的活物出空间活动活动,只要不伤及人命就由着它们玩,一个个乐意得很。太后的死不算伤天害理,没有人伤害到她一根寒毛,她的死是自取灭亡。

  “我无惧鬼神之说。”他是煞星。

  “你的意思是,你会是负心汉、薄情郎?”万福气呼呼的鼓起腮帮子,用一副“你对不起我”的神态瞪着他。

  平白多了一顶黑锅的赵天朔哭笑不得,抱着爱妃又亲又吻,用行动证明此情不渝。“不许胡闹,我这辈子就栽在你手中,你的那些神仙酒、出处不明的粮食……嗯哼!我可是一句也没多问。”

  百年人参、千年灵芝是随时可得之物吗?运气再好的人也不可能想要就有,而且一口气就能拿出一箩筐,像路边摊贩在卖萝卜、胡瓜似的。

  若说他不怀疑是不可能的,太多反常的事无法解释,包括春天的秋枣、夏天的冬橘、秋天的春桃、冬天的寒瓜,她无时无刻都有人惊奇的事发生。

  抚着手腕上的血玉镯子,万福面上有些许虚色。“我遇到神仙了嘛,神仙给了我好东西,我怕说了就不灵验了。”

  赵天朔对她这番说词没说信,也没说不信,又将怀中的人儿搂紧了些。“我谁也不要,只要你。”

  他的话中之意是,不管你有多少说不出口的秘密,我不管、也不问,只要你常伴身侧。

  一个很卑微的要求,屈辱了男人的尊严,但他要的不多,也就是一份两情相悦的真心。

  “朔哥哥,只要你不负我,这一生我陪你走到底。”难得许出承诺的万福握住他的大手,眼中细细绵绵的勾着情意。

  “好。”他柔声一应。

  眉目相望情在彼此眼底流动。

  蓦地,沉厚的丧钟响起,打断两人的凝望。

  “太后终于死了。”赵天朔嘴角一勾。

  “是死了。”钟声一起,再无回魂机会。

  就算不死,皇上也会弄死她,毕竟太后的死已然发布,不死便是皇上的过失,所以非死不可。

  “福儿,谢谢你。”解开捆绑他身躯的束缚。

  万福双眸亮。“我可以去找皇上了。”

  “还不行。”时机未到。

  “还不行?”她没什么心眼,不明白为什么。

  “等晋王的死讯传来。”事半功倍。

  “嗯!晋王的确是鸡肋似的毒瘤。”每个人都想要他死,却又觉得留着也不错,是个很好用的挡箭牌。

  一听她说晋王是鸡肋,甚觉有理的赵天朔忍不住低笑出声。“不要太勉强自己,我不急着到封地。”

  “但祖父等不及了。”他老了,还有几年能等待?

  一说到老王爷,赵天朔沉默了。

  太后一死,宫中就忙起来了,礼部、内务府合办太后的治丧事宜,先帝的陵墓已许久不曾开启,身为元后的太后将葬在先帝身侧,帝后同陵,天地长存。

  在七七四十九天水陆大会后,太后在文武百官的护送送入陵寝,断墓石一落,封存了太后的一生。

  民间服哀丧一年,不得嫁娶,不得兴乐,科举往后延一年,春闱、秋闱停,帝王守丧一百日代替三年。

  “你说什么,朕没听清楚!”胆大包天。

  面对皇家威仪,万福硬着头皮无赖到底。“皇上,是你金口应允的,如今你想反悔不成,君无戏言,一国之君岂能出尔反尔,说话不算话会牙疼。”

  本来生着气的皇上听到那句孩子气的“说话不算话会牙疼”,绷着的冷脸一下子笑开了。“不是朕不让义盛离京,而是朕只有他一个同母兄弟,他走了,朕想起母妃时又能向谁说?”

  赵义盛是老王爷的名字,荣太妃在七年前过世了,两人的母妃到死也不能封后,这是皇上此生最大的遗憾。

  因为太后还在,因此不能封荣太妃为圣母皇太后,荣太妃是妾,太后是妻,妾死仍是妾,不能越过正妻,此乃祖宗规矩,可想而知皇上有多痛恨太后,她活得太久了,挡住荣太妃的升位,死时仍低太后一头。

  身为儿子不能为生母争取出好位分,那是儿子的无能。

  “高处不胜寒,爬得高总要付出代价,皇上是只有一个同母兄弟,可是却有很多的龙子龙孙,孩子长大了总有自己的顾虑……”万福点到为止,不愿说得太白。

  皇上神情一凛。“是大了,都有自个儿的想法,朕想管也心有余而力不足,儿子多了就吵着要糖吃。”

  “所以啊,皇上,是祖父离京的时候到了,若他再待下去,你那些龙子龙孙指不定找上他,带兵打仗的事我不懂,可祖父懂呀,要是一、两个有上进心的来讨教,皇上你说祖父教是不教?”话都说到这分上了,不信你不怕。

  千辛万苦登上天子宝座,若干年后才发现,座下的龙位太抢手,而最该防备的不是曾经的对手,而是已长大成人的儿子,甚至是野心勃勃的孙辈,那才是痛心。

  “有人找上景王府了?”皇上目光深沉。

  万福不做正面回答,“早晚的事,景王府处于风尖浪头上,小有心思的都不会得罪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