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六


  “是。”三人勉为其难的坐正,努力维持清醒。

  一名宫里出来的嬷嬷身姿端正,端了两杯放在红绸布上的茶水让小夫妻取用,她垂目恭立在一旁等着收杯。

  “祖父,喝茶。”万福将茶杯高举过眉。

  “好,孙媳妇的茶要喝,小俩口要和和美美,我这孙子是头倔驴子,他若欺负你,你尽管来告状。”他被酒收买了。

  “是的,祖父,我帮你递鞭子抽他。”看他还敢不敢作怪,临出门还乱来一通。

  递鞭子?赵天朔好笑的扬唇。

  景王先是一怔,而后朗声大笑。“好,好孩子,你这脾性祖父喜欢,这小子就该抽他几鞭子才不会老是冲动行事,这给你,祖父放心把孙子交给你来管教,柔能克刚。”

  看到托盘上的碧绿玉牌,原本没什么精神的杨侧妃、左夫人等人,顿时震惊的睁大了眼睛死死盯着。

  “谢谢祖父,孙媳妇定不负所托。”万福听出话中之意,应道。

  老王爷满意的点点头,觉得此女甚为聪慧,不失为良玉。

  “王爷,那是管家的玉牌……”连她都得不到,只能眼馋!拳头握紧的杨侧妃咬着下唇,免得因为太过不甘心而失控尖叫。

  景王冷冷地瞟去一眼。“她是世子妃,当家之职本就由她承担,不给她,难道给你成?”

  杨侧妃恨极了,然面上却不显,但心里已经在盘算着该怎么给新妇下绊子。

  “祖父,孙儿的茶你更不能不喝,自爹娘过世后,是你一直代他们抚育我,此恩大如天,祖父喝茶。”赵天朔双臂打直,往前一递,手中的茶水映出景王泛红的眼眶。

  “嗯!这些年你也辛苦了,祖父知道你一直在追查你父亲的死因,不过得饶人处且饶人,不必赶尽杀绝。”言毕,他看了二儿子一眼。

  赵子规,景王的二儿子,被封为陈郡王,他对上父亲的目光,心虚的手抖了一下。

  侄子还在查大哥的死因,那他……嗯!得赶紧和晋王商量商量,斩草不除根,后患无穷。

  “孙儿尽量。”如果没人自个儿找死的话。

  老王爷叹了一口气,笑道:“也罢,个人造孽个人担,祖父老了,管不动了,唯一能给你的只有这个。”他从怀中取出一明黄物,放在孙儿手中。

  “爹,那是什么?”陈郡王心下有不好的预感。

  “圣旨。”

  陈郡王心口一震,笑得不自然。“你拿出来干什么,还不收回去,我给你收着,不要搞丢了……”

  “不用,这是我向皇上请求的圣旨,从今日起我便是名符其实的老王爷,继任的景王为我的嫡长孙赵天朔。”他等了这么久,终于可以交权了,这口气松了。

  “什么?!”

  所有人都惊得酒醒,倏地站直身。

  “哈哈哈!好酒,好酒,朕饮得痛快,朔儿呀,朕的好侄儿,你可不能藏私,回头给朕送上几百坛……”啊!够醇,酒一入喉化作琼液,让人瞬间发暖,有凌驾九霄的飘然感。

  “几百坛?!”皇上的胃口也太大了。

  “怎么,舍不得?”皇上的龙目一睨,暗含天子威仪。

  “皇伯公,这话你得跟我祖父说,前儿个喝了一些,昨儿个又让人讨走一些,祖父一听下人的回报,心疼的眼泪都要掉了,两天内少了几千坛酒,他雄威再现的扬言那些酒全归他管,连侄孙也碰不得。”赵天朔说得一脸无奈,好像被亲祖父坑得很惨,逗得皇上直乐。

  “别跟朕打马虎眼,朕可是打探好了,你媳妇儿过门是一万坛陈酒,朕也不啰嗦,剩下的朕和你祖父一人一半。”他是土匪头子,上门打劫谁敢拦。

  皇上的话语中也透露着你们景王府朕也派人盯着,府内人的动静朕都一清二楚,别以为瞒得住朕,若是一心忠君卫国,朕保你们一生长安,否则别怪朕做出亲者痛的举动。

  杯觥交错间,尔虞我诈,君臣过招。

  “皇伯公,你这手也太黑了,那是侄孙媳妇儿的陪嫁,得先问过她呗。”赵天朔面上虽带着浅笑,但心底冰冷一片,晋王一直迟迟未正法,并非找不到证据,而是皇上以太后之名压着,留着晋王好牵制他们景王府,谁也不能一家独大。不管兄弟感情有多深,这便是帝王心术,为了稳固皇位,谁都可以牺牲。

  “好,朕就问问小侄孙媳妇,明惠呀,朕要酒,你给不给?”皇上半带认真半开玩笑的问道。

  “给,皇上乃是金龙化身哪能少了,要是侄孙媳能做主,全给了皇上也无妨,再酿就有。”她空间里还有一堆呢,喝上一辈子也喝不完。

  “好,大气,朕就中意你的豪气,不过你能做主是什么意思,不会跟这小子一样糊弄朕吧?”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,这两个小滑头,搓汤圆的本事一模一样。

  万福故作小把戏被揭穿的慌张模样,表情可怜。“皇上,酒入了酒窖就成了景王府之物,祖父虽把掌家之权交给我,可酒窖的钥匙他没给呀,总不能搬石头砸锁吧。”

  “哈!老的奸诈,小的狡猾,你们这一家人,朕就不信拿你们没辙,来人呀!叫老蒋来,朕有事吩咐。”山不就朕,朕就山,他堂堂天子还能被一件小事难倒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