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四


  “怎么,舍不得?”皇上的龙目一睨,暗含天子威仪。

  “皇伯公,这话你得跟我祖父说,前儿个喝了一些,昨儿个又让人讨走一些,祖父一听下人的回报,心疼的眼泪都要掉了,两天内少了几千坛酒,他雄威再现的扬言那些酒全归他管,连侄孙也碰不得。”赵天朔说得一脸无奈,好像被亲祖父坑得很惨,逗得皇上直乐。

  “别跟朕打马虎眼,朕可是打探好了,你媳妇儿过门是一万坛陈酒,朕也不啰嗦,剩下的朕和你祖父一人一半。”他是土匪头子,上门打劫谁敢拦。

  皇上的话语中也透露着你们景王府朕也派人盯着,府内人的动静朕都一清二楚,别以为瞒得住朕,若是一心忠君卫国,朕保你们一生长安,否则别怪朕做出亲者痛的举动。

  杯觥交错间,尔虞我诈,君臣过招。

  “皇伯公,你这手也太黑了,那是侄孙媳妇儿的陪嫁,得先问过她呗。”赵天朔面上虽带着浅笑,但心底冰冷一片,晋王一直迟迟未正法,并非找不到证据,而是皇上以太后之名压着,留着晋王好牵制他们景王府,谁也不能一家独大。不管兄弟感情有多深,这便是帝王心术,为了稳固皇位,谁都可以牺牲。

  “好,朕就问问小侄孙媳妇,明惠呀,朕要酒,你给不给?”皇上半带认真半开玩笑的问道。

  “给,皇上乃是金龙化身哪能少了,要是侄孙媳能做主,全给了皇上也无妨,再酿就有。”她空间里还有一堆呢,喝上一辈子也喝不完。

  “好,大气,朕就中意你的豪气,不过你能做主是什么意思,不会跟这小子一样糊弄朕吧?”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,这两个小滑头,搓汤圆的本事一模一样。

  万福故作小把戏被揭穿的慌张模样,表情可怜。“皇上,酒入了酒窖就成了景王府之物,祖父虽把掌家之权交给我,可酒窖的钥匙他没给呀,总不能搬石头砸锁吧。”

  “哈!老的奸诈,小的狡猾,你们这一家人,朕就不信拿你们没辙,来人呀!叫老蒋来,朕有事吩咐。”山不就朕,朕就山,他堂堂天子还能被一件小事难倒。

  “皇伯公,你找蒋将军要做什么?”该不会是哪里有了战事,要用上一品封疆大将,可他的京畿营为何未闻战鼓?

  “哼!”皇上由鼻孔喷气。

  不一会儿,一名中年汉子来到御书房,他目大如铜铃,虎背熊腰,身高十尺。

  “老蒋,去把景王府酒窖的锁给朕拆了,里面的酒能搬多少就搬多少,老景王敢端大不让搬,就让他来找朕。”小子,你不给,朕自己来,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。

  “是。”蒋将军声如洪钟,大步离开时,地面为之震动。

  “皇伯公,你不厚道。”居然命人去抢。

  皇上得意的抚须呵笑。“朕用超品王妃诰命跟你换,你觉得划不划算?”

  赵天朔当下一喜,拉着万福一同跪下谢恩。“谢主隆恩,值,皇伯公尽管搬,侄孙帮你拦着祖父。”

  “去去去,也是个吃里扒外的,娶了媳妇不要娘,快从朕的跟前滚开,省得朕看了扎眼。”皇上假意轻轻丢出御桌上的玉狮纸镇,落在赵天朔面前一臂左右。

  “谢皇伯公赏,那诰命……”赵天朔拾起玉镇当是赏赐。

  皇上没好气的虚踹一脚。“让礼部去办,过两日等着接诰命,咱们皇家怎么出你一个没出息的。”

  “皇伯公,侄孙滚了,你继续品酒,不碍你眼了。”赵天朔拉着新任王妃就往外走,走得很快,像是怕挨揍。

  出了御书房,走向出宫的青玉板道,赵天朔方才的嬉笑瞬间敛起,取而代之的是冷冽。

  这虚情假意的皇宫,他一刻也待不下去。

  “朔哥哥,你累了吗?”要应付老奸巨猾的皇上,身不累,心也累,藏污纳垢的皇宫是世上最阴暗的地方,就跟婚姻一样,外面的想进去,里面的想出来,个中滋味,冷暖自知。

  “还好。”大手一握紧,从她手中汲取暖心。

  “你和祖父是不是很想走?”万福所谓的走,只有居中人听得懂,朝中的每一位臣子都是皇上的棋子。

  “想走走不了。”被困住了。

  晋王一日不死,皇上就不可能放弃景王府这颗棋子,他们存在的意义是恫吓,是挡在皇上与晋王之间的一把刀。

  晋王若不在了,刀尖会指向皇上,心有惧意的皇上哪敢留住景王府这把刀,肯定草草的打发。

  “我帮你。”京城太不平静了,让人过得战战兢兢。

  “你帮我?”赵天朔不免失笑,景王府被困得太久了,岂是这么容易就能脱身?

  “我是福星,心想事成,你要相信我,我会带给你好运。”万福反握住他的手,信心满满。

  他温柔的一笑,以自身的大氅将其包覆住,宠溺而深情的拥着她,有她的心,满足又充实。

  出了宫,上了马车,两列队侍卫跟在马车两侧,外加一辆载着重礼的马车,浩汽荡荡的驶离……

  第三日,万福回门的日子。

  “回来了,回来了,姊姊、姊夫回来了,还有好多侍卫……”在门口等着的双生子突然跳起来,朝屋子里头大喊。

  “浑小子,什么姊姊、姊夫,是王爷和王妃,不许再喊错了。”万明赏了两个儿子一记栗爆。

  “明明是姊姊、姊夫……”眼见又要挨打了,两人机伶地连忙改口,“是王爷、王妃,我们绝对不会喊错。”

  万家一行人在门口迎接,除了出嫁女外,三房人都在,被儿子们族拥在当中的老人家是万老太爷和老太太。

  大伙儿看到王爷的车驾都很激动,上前要跪拜。

  “自家人只行家礼,你们不许跟我跪呀,我怕折寿。”当了王妃还像个孩子的万福没等人拿凳子,她直接跳下马车,把看的人吓出一身冷汗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