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二


  “娘,那我不嫁了,陪着你。”嫁人有什么好,见不到自己的爹娘和弟弟,还得中规中矩的当人媳妇。

  宋锦娘失笑的轻抚着女儿的发丝,内心酸楚。“又说傻话了,娘这一生就是有你们这几个孩子才欢喜常乐,有个可担心的人心是满的,为了你们,娘什么都甘愿……”

  这就是慈母心吗?万福有些明白了,她伸手抱住娘亲。“娘,你今晚陪我睡,我还是绑着羊角髻的小姑娘。”

  “好,我的小姑娘,就让你撒撒娇,过了今日你就是皇家儿媳了……”二女儿的娇态又惹出宋锦娘的眼泪,她难过得说不出话来,四个孩子当中,她不否认最宠的就是这个聪明过人的二女儿。

  “娘,我们也想陪着姊姊,我们一起睡。”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在门口探来探去,吐舌扮鬼脸的引人注意。

  “呿!都几岁了还不知羞,夫子没教过男女七岁不同席吗?”这书都读到牛背上,被牛背走了。

  两人异口同声应道:“忘了。”

  “忘了就再背,《礼记》全本再抄一百遍,应该就能记得牢了。”万福堆起带着恶意的笑,于始扳着手指数着《礼记》有几篇。

  “不要呀!姊,我们知道错了,再也不敢了。”万民马上求饶,六姊太狠了,大喜日子居然罚他们抄写。

  “姊,真的不敢了,我们下次绝对不会再犯,一定考个状元光宗耀祖。”万泰也捏着耳朵讨好,打小被姊姊捏多了。

  “这句“不敢了”你们说了几年,我看你们还真敢,罚抄书罚到成精了。”万福一手捏着他们一只耳朵,用力一拧。

  “啊——痛,娘快救命,姊姊要杀人了!”万民痛得都缩起肩头,姊姊好不容易要嫁岀去,性子还是一样的凶悍。

  “痛呀!姊,我以后不会再说你没人要……”万泰的小脸都皱在一起了,可怜的姊夫,每天要面对生性凶残的悍妻。

  “好了,别吵了,吵得我头疼,本来难过少了个女儿,这会儿倒希望清静点,一个个来讨债的。”一脸无奈的宋锦娘点着儿女的脑门,好笑又好气,两行泪顺流而下。

  “娘——”三道声音一喊。

  “没事,没事,只是伤感,欢儿出嫁后,娘就不时的悲秋伤春。”儿女是母亲的心头肉,硬生生割下怎能不痛。

  等万福再来时已是隔日,她是被痛醒的,喜娘手拉着一条红线为她挽面,她天生丽质,肤色光滑,绒细毛不多,因此拔起来并不痛,就是微刺,啉!啉!咻地白粉乱飞。

  昨晚她和母亲说了一晚上的话,她不晓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,只知今天过后她不再是万家六姑娘了。

  “新娘子上妆了——”

  一阵涂涂抹抹,画眉点唇,妆扮得宛如出尘仙子的新嫁娘盖上红头巾,静静等待吉时到来。

  噼哩啪啦,噼哩啪啦,鞭炮响了。

  迎亲的队伍来了。

  “娘家兄弟背新娘,背——”

  隔房堂兄万国正要上前,两个半大不小的身影穿得很喜气,钻到最前头要背新娘。

  “姊姊,我们背你。”

  对嫁不嫁人没什么感触的万福,一听到两个弟弟这么说,倏地眼眶一红,鼻头发酸,原来她也会舍不得,原来万家也有她割舍不下的人。

  “胡闹什么,你们力气小,哪背得动,万一摔着了姊姊可不好。”万家大伯万诚喝斥爱闹的两个侄子。

  “让他们背。”背光的高大身形走了进来。

  “姊夫——”果然上道。

  “背不动我再接手。”赵天朔心想小福也会希望亲弟弟送她出阁。

  “成。”变声嗓音一起粗喊。

  万泰、万民面对面,手臂搭手臂搭起人轿,让姊姊坐在上头,两人横着走向大门。

  走到花轿前时,两人都出了一身汗,喘得像头牛似的,但是脸上都堆着笑意,可是笑着笑着,就忍不住哭了。

  “姊,你嫁都嫁了,不要坐回头轿。”

  “姊,我会想你的,不过你别常回来。”

  两个人揉揉发酸的手臂,轻轻甩着。

  “臭小子,等我回门再教训你们。”这两个家伙开口真没好话,他们想让她嫁还是不让嫁,把她都惹哭了。

  “嘻!我们要回景平县了。”

  “哈!你揍不到,我跑得快。”

  两人一说完就要往回跑,赵天朔一手一个拎住他们的后领。“你们的姊姊追不到,我帮她追,还有……红包。”

  十几个饱饱的荷包往怀里塞,收到红包的两兄弟笑得嘴都阖不拢,边跑边回头大喊“谢谢姊夫”。

  赵天朔满意的咧嘴大笑。

  随后是景王府的迎亲仪队,在长长的十里红妆后,千人的迎亲礼也相当壮观,在数十年后百姓们仍津津乐道,说他们真是“郎貌女财”的天作之合,世子俊美,世子妃有钱,夫妻俩同心永结,共偕白首。

  “一拜天地。”

  “二拜高堂。”

  “夫妻交拜。”

  “礼成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