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一


  乔语儿不在陪嫁的人选中,二等丫鬟中的冬芝被调上来,万福什么都能容忍,就是容忍不了想给她丈夫做小的女人,表面上乔语儿似乎熄了当主子女人的念头,但她私底下绣了一条上面有个朔字的帕子,偷偷放在万福的妆盒。

  这一举动有谁不明了,无疑是让赵天朔以为这帕子是万福绣的,因此带在身上日夜相伴,她再找个机会点破,让赵天朔看重她,暗生情意,继而两情缱绻收了她。

  叛主的下人何其可恨,她的下场没人在意。

  “醒了?”

  不知睡了多久,万福轻颤眼睫,缓缓睁开水眸,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放大的男人脸孔,她先是一怔,有些呆滞,而后想起咋夜发生的事,顿时霞飞双颊,红得好似要滴出血来,红瘀点点的身子忍不住往被里藏。

  太羞人了。

  “你家的公鸡吵了。”她声弱如丝。

  “好,宰了给你炖汤喝。”吵到她就该死。

  万福笑中带柔,很享受他的宠爱。“宰了公鸡不就没鸡啼晨了,还是饶了它吧!啼得挺有精神的。”

  “好,都听你的。”娘子最大,“真的都听我的?”有没有那么没志气?不过她喜欢。

  “对。福气娘子的话不听,还能听谁的?”

  “那叫你离我远一点,你为什么不听?都说不要了还一直来,我这腰细得没你大腿粗,你想把它折断是不是?”她这一身的腰背疼全是他害的,连翻个身都痛,全身僵硬。

  赵天朔笑得得意。“我什么都能依你,唯有床第之事你得听我的。”

  “蛮横。”她一嗔。

  “是疼你,男人若不在床上有所表现,你可要哭了。”他还没要够本,要不是怜她是第一回,他还能多来几次。

  “不要脸!”脸皮真厚“要脸做什么,要你就好了,有福妻万事足。”她是他的全部,有了她,他什么都不缺了。

  一说完,他露出一脸淫相,又打算压上去。

  “啊!等等,我还疼着。”再来一次她定会死的,这人不知旱了多久,一闻肉味就扑杀。

  她可怜的腰……

  “很疼?”赵天朔将手往下伸,抚上她嫩白的大腿。

  “你别乱摸!鲁汉子似的横冲直撞,我哪能不疼?”她倏地将双腿并拢,不让他碰。

  “好福儿,我瞅啾,看伤得怎么样。”他造的孽他负责,他两眼发亮的盯着被子下头弓起的双腿。

  “不给瞅,你太坏了。”她生气。

  “我帮你上药……”

  万福连人带被的一卷,滚到床的另一侧。“你以为我会信你吗?双眼都发狼光了,只怕要将我啃得连骨带皮都不剩了。”

  赵天朔轻笑,越笑越大声。“言之有理,我饿太久了。”

  他是与狼群走失的孤狼,在旷野中独自生活,流浪了许久,终于遇到他的母狼。

  “正经点,不许再胡闹了,折腾了一夜我都要散架了,你得让我歇歇。”他哪来的精力,好像不知累似的。

  大手被拍开,他直接将她连人带被拥入怀里。“好,不闹你,可你要让我喝点汤。”

  “什么汤——”

  她还来不及把话说完,只见一道黑影覆了上来,狂风暴雨的袭卷她的唇,蹂躏了好一会儿才放开。

  “琼“汤”玉液。”他回味的用舌尖舔了舔唇。

  看着她带着绯红、气喘吁吁的娇颜,赵天朔乐得很,心中填满无限爱意的柔情,看着她,他便有站在山头熊吼的喜悦。

  这是他的妻,和他携手走一生的伴侣。

  万福恼羞的瞪着他。“无赖!”

  “再无赖也是你相公,喊一声相公来听听。”他又在她脸上落下无数细吻,彷佛永远也吻不够。

  “不喊。”太难为情了,她喊不出口。

  “福儿……”他声音低沉的勾引。

  “你别逗我,我就是不行。”犯恶。

  “再不喊,我就要惩罚你了。”赵天朔佯怒地又在她芙颊上啃咬,不轻不重的逗着她。

  受不了他连番攻击的万福只好求饶。“朔哥哥,好哥哥,我的情郎,你别玩了成不,我还未净面呢!”

  “我不嫌弃。”他笑着吻住她的殷红小嘴。

  可我嫌弃你呀!你没刷牙还一直吻……

  “我现在知道臭男人是怎么来的了……”

  “嫌我?”赵天朔倏地把手伸入被中,滑腻的凝脂令他欲罢不能,寻到了小雪峰便不住的揉捏。

  他爱死了这对肉团,软得不可思议。

  “不嫌、不嫌,可我真的累了,说不定黑眼圈儿都有了。”万福想过新婚夜可能睡得不多,也许眯个两、三个时辰就得起身,但她没想到要“忙”上一整晚,连喉咙都喊哑了。

  想到昨夜水乳交融的缠绵,她面上的热度就降不下来,尤其是窝儿、眉尖儿抬水进屋时,她面红耳赤得完全不敢见人,一直守在门口的她们肯定听见里面的动静,她失控了。

  瞧了瞧她眼眶下的青影,赵天朔不忍的一吻。“我先帮你上药,你再睡一会儿再起身。”

  他说着从床边的柜子里拿出一只青花小瓷瓶,掀开小圆盖就要倒出里头的乳状物,为她上药。

  “我自己来,你滚一边。”真让他碰了,肯定又是不眠不休,真不晓得他哪来的好体力,越战越勇。

  “福儿,你过河拆桥。”他不满的和她抢起瓶子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