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一


  “不用,我们万家还有金银给姑娘,多谢世子爷的好心,不过……”万国话语一顿,似是难以启齿。

  “不过什么?”

  “你能不能约束你们府里的姨奶奶,她们老是妄想妹妹的赏赐,我还瞧见一名珠光宝气的妇人抱走妹妹的云锦,我上前索讨她居然不还,说妹妹的就是她的,她拿一些是给妹妹面子,反而怪罪妹妹不懂事,不知孝敬。”他一个大男人能跟妇道人家抢吗?只能眼睁睁地看人扬长而去。

  闻言,赵天朔立即黑了脸。“看来这些女人是日子过得太好,忘了府里的规矩,舅兄放心,这种事不会再发生。”

  什么舅兄,会不会喊早了?万国脸上微红,心里犯着嘀咕,被年岁相当的世子爷喊舅兄,感觉十分玄妙。

  前脚刚忙完大女儿的婚事,后脚就要筹备二女儿的好事,从没这么忙碌过的宋锦娘觉得自己像个陀螺,整天转来转去,没一刻停止,转得人都瘦了一大圈,走路也轻飘飘的。

  她怎么也没想到二女儿才走了一趟京城,天大的福气就砸了下来,居然由皇上赐婚为景王世子的正妃。

  他们这些人见过最大的官是七品县官,了不起六品知州,再高的官儿哪见得着,那是跟天一样的人物。

  谁知丢来个军功赫赫的超品世子爷,吓都把人吓得魂飞魄散了,景王是什么人呀!可是皇上的亲兄弟,景王府的世子更是捅破天的人上人,万家虽是富甲一方,但在这些贵人眼中不过是小户人家,他们岂能不戒慎恐惧?

  宋锦娘一则以喜,一则以忧。

  喜的是二女儿觅得良缘,不用担心那古怪的性子嫁不出去,冤大头……呃!世子爷不嫌弃,她也笑笑地嫁女儿。

  忧心的是女儿嫁的是真正的高门大户,人家的媳妇最难当,女儿一无势,二无权,就只有一把银子,人家仗着权势欺负她该如何是好?当娘家的势弱,根本帮不上忙,她实在担心一个商家小女儿无法做好皇家媳妇,让人瞧不起,一辈子抬不起头见人。

  人活百岁足,忧儿九十九,女人的一生都为儿女而活。

  “娘,你就把心放宽,不要把眉头皱成一条线,女儿是天生带福的福星,走到哪里都有福气,只有我欺人,没有人负我,你这是在担什么心,是怕我一个没留神,把女婿打残了吗?”嫁人的没愁嫁,倒是送嫁的愁眉苦脸。

  “呿!又在说什么胡话,都要嫁人了还管不住嘴巴,娘怎么放心让你嫁到别人家,要是人家捉你这把柄欺负你……唉,娘都要愁死了。”宋锦娘越想越不安,心里七上八下的。

  早知道就早点招个上门女婿,省得整日愁白了发,担心着女儿何时会被扫地出门,连个苦都说不得。

  万福不由得噗哧一笑。“娘呀!你也想得太多了,我这是皇上赐婚,谁再不待见我也不好招惹我,我是明惠县主,是能进宫告御状的,何况上两层的婆婆都没了,府里就一位侧妃和几位老姨娘,你说是我该让着她们,还是她们该避着我走?”

  “噢!是这样吗?”宋锦娘只知世子的爹娘早逝,倒没想过府里的主子以妾室居多,她女儿一嫁进去是妥妥当当的正妃。

  “是啊,所以娘别再杞人忧天了,什么事都往坏的想,全京城有几个世袭王爷,我又是皇上最看重的景王世子的世子妃,除了皇上皇后和几位王爷,京城我也是横着走的。”把景王世子名号往前一推,十之八九逃之夭夭,唯一不跑的人是吓到腿软,走不了。

  在万福被赐婚景王世子,事传到景平县时,地方上一阵轰然,不敢相信,尤其是一向低调的万家为之傻眼,以为弄错了,前几代人还是泥腿子的他们,怎么高攀得上皇家?

  但万国特意回来进述一遍,大伙儿才愕然的信了,杀鸡宰羊的上香祖先,不张狂的祭拜一番。

  相较其他人的嫉妒心态,万家二老倒是真的高兴,县主府一改建好便跟着万家二房人上京,沾沾孙女的福气。

  景王府将婚期定在九月初九,九九登高赏菊之日,客人要来就来,不来也不强求,景王祖孙都很随兴,席开百桌随人吃,达官贵人、贩夫走卒都能来,不收礼,只收心意。

  万家人为万福的嫁妆整整准备了八个月,运了一船走水路,目前都放在县主府的大院,等明日过门前先走嫁妆,王府侍卫分三班轮流看守,景平县百姓特意来京扛嫁妆。

  与有荣焉的事怎能不参与,还能看到很多大官儿呢!

  万欢原本也要来的,但是临出前发现怀了身孕,她娘和婆婆怕冲撞到,便没让她来。“不过我听说你把太后气瘫了是怎么回事,到如今还躺着下不了床?”连太后她也敢得罪,不知这胆子是横着长还是竖着长。

  宋锦娘刚被女儿安抚好的心又提起来,没法不操心。

  当娘的都是老婆子的命,难得偷闲。

  “哪是气瘫,是乐过头了,女儿运气好在弥陀寺的后山摘到一朵千年血灵芝,太后一见就乐了,然后乐极生悲,眼白一上吊就瘫了。”睁眼说瞎话是万福的长项。

  老妖婆真有蜥蜴断尾求生的生命力,人都瘫了一年还不死,嘴角流涎的大骂皇上不孝,左手麻痹右手还能动,捞起茶杯、瓷碗照样砸人。

  “千年血灵芝你也遇得到?”宋锦娘惊讶咋舌。

  “我有福嘛!”万福扬起白玉下颚,得瑟的神态像极小时候的爱摆显,令人好不莞尔。

  她不管几岁都一副讨喜的笑模样,从没见过她为什么事发愁,双眸明澈,闪着玉华光泽。

  “是,娘的小福星,娘真舍不得……”看着二女儿灵秀的小脸蛋,宋锦娘再也忍不住地哭了,随即抽出手绢轻轻拭泪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