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〇


  知情的赵天朔立即决定先下手为强,把人弄到京城便万无一失,一旦她到了他的地盘,休想插翅飞上天。

  闻言,万分沮丧的万福哭丧着脸。“朔哥哥,我不想太早嫁,我还没长大呢!你摧残幼蕊。”

  他黑眸微黯,盯着她微隆的胸脯,喉间上下一滑。“我等你长大。”一语双关。

  “真的?”她喜出望外。

  “真的,明年九月再成婚了,入秋了,不会热着你。”被窝里想做什么也顺心,不致热出一身汗。

  “什么,明年九月?!”只差一年有什么差别,他在耍她吗?十四岁根本还是小孩子好吗?

  盯着一开一阖的红唇,赵天朔情不自禁的低头一啄。“不要考验我的耐性,我等不了那么久。”

  他现在就想要她。

  感情如洪水,越堵越汹涌。

  在两人的婚事未定下前,为了她的清誉他能忍,可是一知晓她是他的了,胸中澎湃的情感有如扬起丈高的大浪,一波波的涌上,什么也挡不住。

  “朔哥哥……”她面颊一热,不快的瞋他一眼。

  “小福,嫁给我为妻。”赵天朔忽地语气柔如水,深邃墨瞳望着她,眼中细碎的情意闪动。

  “这……”万福不晓得自己是怎么了,看着他这般认真深情的模样,她竟拒绝不了。

  “相信我,我会对你好的,绝不会让你受委屈。”她是他心上的人儿,他会用一生护着她。

  “你会是新的景王吧?”她有她考量,婚姻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现在她也遇到难题了。

  “是,祖父说等我一成亲就请旨退位。”他知道祖父早想退了,只是他尚未养成猛虎,祖父这是先替他扛着。

  “景王有一正妃、两侧妃、四位夫人、媵妾若干……”

  没等万福扳着纤指数完,赵天朔修长的指头便怜爱的点上她的唇瓣。

  “我只要你人。”心之所在,唯她而已。

  “你的意思是,你不会有侧妃、夫人、小妾,甚至是外室?”妻不如妾,妾不如偷,偷不如偷不着,养在外面的花儿比较香。

  赵天朔咧嘴一笑,再次吻上软香小口,接着慨然一叹。“淘气,就你一个,别的都不要。”

  “如果是别人硬塞给你呢?”世事难料,人活在世间总有些身不由己,这道理她懂得。

  “杀。”他声一冷。

  “但要是是皇上给的人呢?”使臣送来的美人太多,皇上一个人分身乏术,便把美人儿指给皇亲国戚、朝中大臣,这也不是不可能。

  他无情冷绝地回道:“也不是没有办法,天干物燥的,烧死几个人总不能再活过来,诈尸了还不吓人。”

  “造孽。”她相信他会去做。

  “你行善。”他沾福。

  “不行,我积善是有用处的,不能分你。”少了善事累积的法力,她的灵气空间无法运作。

  赵天朔笑眼一眯,将她搂入怀里。“我是你什么人,你敢不分我?小福妹妹,你胆肥了。”

  万福笑着微推开他,美目轻睐。“我们之间什么也不是,没成亲前都有变数,不然怎会有“世事无绝对”这句话。”

  “你敢不嫁我?”他目光一凝,带着几分不悦。

  “朔哥哥,不是我不嫁你,两人在一起讲求的是缘分,姻缘天注定,无缘难成双。”不到盖棺论定,谁也不能论生平功过,天会老,地会枯,人心易变。

  “你我就是缘分,谁也不能拆散。”赵天朔蛮横地双臂收紧,似要将怀中的人儿嵌入身体里。

  无赖……万福挣不开铁臂似的怀抱,轻啐一声,粉颊绯红。

  心中越乱,看得却越清明,她静静感受着人与人的拥抱,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对他有情,但她不抗拒这个人,微热的气息从他身上传来,很是窝心。

  “福儿,你在干什么!”

  严厉的声音骤起。

  “啊!大堂哥。”被抓包了。

  万福干笑着把赵天朔推开,故作端庄的抚抚云鬓,细步碎碎的朝脸愠色的万国走去。

  “光天化日之下成何体统,你还要不要嫁人?!”二叔二婶不在,他得看好向来乖巧的小堂妹。

  “皇上已经将她指给我了,不用担心嫁不嫁人的问题。”看到心尖上的人儿走向别的男人,即使对方是她的亲堂兄,赵天朔还是吃味不已,一脸难看的想把人拉回身边。

  “在尚未成亲前前,她还是我万家的姑娘,请世子爷自重。”万家的男儿可以婚前浪荡,留下风流之名,但万家的女儿名节上不能留下污点,她要风风光光嫁入王府,而非窝窝囊囊地受人耻笑。

  两兄妹都说类似的话,把一心要娶心上人的景王世子气得不轻,他老大不高兴,面沉如墨。“我们一定会成亲,绝无意外,通知万家备嫁,你们的姑娘本世子娶定了!”

  除了万福,他对其他人都没有好脸色,说话也很不客气,又冷又硬。

  “我们还要准备嫁妆,怕要世子爷再等等,况且二叔二婶没想过这么早嫁女儿。”欢堂妹还未出阁,喜事又来。

  一提到准泰山、泰水,赵天朔的语气略有和缓,“我给出的时日够你们备妥嫁妆,若有不足我来补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