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九


  忧心的是女儿嫁的是真正的高门大户,人家的媳妇最难当,女儿一无势,二无权,就只有一把银子,人家仗着权势欺负她该如何是好?当娘家的势弱,根本帮不上忙,她实在担心一个商家小女儿无法做好皇家媳妇,让人瞧不起,一辈子抬不起头见人。

  人活百岁足,忧儿九十九,女人的一生都为儿女而活。

  “娘,你就把心放宽,不要把眉头皱成一条线,女儿是天生带福的福星,走到哪里都有福气,只有我欺人,没有人负我,你这是在担什么心,是怕我一个没留神,把女婿打残了吗?”嫁人的没愁嫁,倒是送嫁的愁眉苦脸。

  “呿!又在说什么胡话,都要嫁人了还管不住嘴巴,娘怎么放心让你嫁到别人家,要是人家捉你这把柄欺负你……唉,娘都要愁死了。”宋锦娘越想越不安,心里七上八下的。

  早知道就早点招个上门女婿,省得整日愁白了发,担心着女儿何时会被扫地出门,连个苦都说不得。

  万福不由得噗哧一笑。“娘呀!你也想得太多了,我这是皇上赐婚,谁再不待见我也不好招惹我,我是明惠县主,是能进宫告御状的,何况上两层的婆婆都没了,府里就一位侧妃和几位老姨娘,你说是我该让着她们,还是她们该避着我走?”

  “噢!是这样吗?”宋锦娘只知世子的爹娘早逝,倒没想过府里的主子以妾室居多,她女儿一嫁进去是妥妥当当的正妃。

  “是啊,所以娘别再杞人忧天了,什么事都往坏的想,全京城有几个世袭王爷,我又是皇上最看重的景王世子的世子妃,除了皇上皇后和几位王爷,京城我也是横着走的。”把景王世子名号往前一推,十之八九逃之夭夭,唯一不跑的人是吓到腿软,走不了。

  在万福被赐婚景王世子,事传到景平县时,地方上一阵轰然,不敢相信,尤其是一向低调的万家为之傻眼,以为弄错了,前几代人还是泥腿子的他们,怎么高攀得上皇家?

  但万国特意回来进述一遍,大伙儿才愕然的信了,杀鸡宰羊的上香祖先,不张狂的祭拜一番。

  相较其他人的嫉妒心态,万家二老倒是真的高兴,县主府一改建好便跟着万家二房人上京,沾沾孙女的福气。

  景王府将婚期定在九月初九,九九登高赏菊之日,客人要来就来,不来也不强求,景王祖孙都很随兴,席开百桌随人吃,达官贵人、贩夫走卒都能来,不收礼,只收心意。

  万家人为万福的嫁妆整整准备了八个月,运了一船走水路,目前都放在县主府的大院,等明日过门前先走嫁妆,王府侍卫分三班轮流看守,景平县百姓特意来京扛嫁妆。

  与有荣焉的事怎能不参与,还能看到很多大官儿呢!

  万欢原本也要来的,但是临出前发现怀了身孕,她娘和婆婆怕冲撞到,便没让她来。“不过我听说你把太后气瘫了是怎么回事,到如今还躺着下不了床?”连太后她也敢得罪,不知这胆子是横着长还是竖着长。

  宋锦娘刚被女儿安抚好的心又提起来,没法不操心。

  当娘的都是老婆子的命,难得偷闲。

  “哪是气瘫,是乐过头了,女儿运气好在弥陀寺的后山摘到一朵千年血灵芝,太后一见就乐了,然后乐极生悲,眼白一上吊就瘫了。”睁眼说瞎话是万福的长项。

  老妖婆真有蜥蜴断尾求生的生命力,人都瘫了一年还不死,嘴角流涎的大骂皇上不孝,左手麻痹右手还能动,捞起茶杯、瓷碗照样砸人。

  “千年血灵芝你也遇得到?”宋锦娘惊讶咋舌。

  “我有福嘛!”万福扬起白玉下颚,得瑟的神态像极小时候的爱摆显,令人好不莞尔。

  她不管几岁都一副讨喜的笑模样,从没见过她为什么事发愁,双眸明澈,闪着玉华光泽。

  “是,娘的小福星,娘真舍不得……”看着二女儿灵秀的小脸蛋,宋锦娘再也忍不住地哭了,随即抽出手绢轻轻拭泪。

  “娘,那我不嫁了,陪着你。”嫁人有什么好,见不到自己的爹娘和弟弟,还得中规中矩的当人媳妇。

  宋锦娘失笑的轻抚着女儿的发丝,内心酸楚。“又说傻话了,娘这一生就是有你们这几个孩子才欢喜常乐,有个可担心的人心是满的,为了你们,娘什么都甘愿……”

  这就是慈母心吗?万福有些明白了,她伸手抱住娘亲。“娘,你今晚陪我睡,我还是绑着羊角髻的小姑娘。”

  “好,我的小姑娘,就让你撒撒娇,过了今日你就是皇家儿媳了……”二女儿的娇态又惹出宋锦娘的眼泪,她难过得说不出话来,四个孩子当中,她不否认最宠的就是这个聪明过人的二女儿。

  “娘,我们也想陪着姊姊,我们一起睡。”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在门口探来探去,吐舌扮鬼脸的引人注意。

  “呿!都几岁了还不知羞,夫子没教过男女七岁不同席吗?”这书都读到牛背上,被牛背走了。

  两人异口同声应道:“忘了。”

  “忘了就再背,《礼记》全本再抄一百遍,应该就能记得牢了。”万福堆起带着恶意的笑,于始扳着手指数着《礼记》有几篇。

  “不要呀!姊,我们知道错了,再也不敢了。”万民马上求饶,六姊太狠了,大喜日子居然罚他们抄写。

  “姊,真的不敢了,我们下次绝对不会再犯,一定考个状元光宗耀祖。”万泰也捏着耳朵讨好,打小被姊姊捏多了。

  “这句“不敢了”你们说了几年,我看你们还真敢,罚抄书罚到成精了。”万福一手捏着他们一只耳朵,用力一拧。

  “啊——痛,娘快救命,姊姊要杀人了!”万民痛得都缩起肩头,姊姊好不容易要嫁岀去,性子还是一样的凶悍。

  “痛呀!姊,我以后不会再说你没人要……”万泰的小脸都皱在一起了,可怜的姊夫,每天要面对生性凶残的悍妻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