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九


  跟着接旨的是她堂兄万国,他同样晕茫茫,脚步飘浮,双耳嗡嗡作响,难以置信得眼睛都直了。

  “这……为什么是赐婚?!”太突然了。

  “因为皇上喜欢作媒。”赵天朔笑道。皇伯公,难为你了。

  “为什么是我?”那么多公主、郡主、王公大臣的女儿,谁不想求御赐良缘,皇上撒豆点兵也不会点到她。

  太巧了,巧到有阴谋。

  “你入了皇上眼缘。”这也是原因之一。

  “我可以不嫁吗?”她声音很弱。

  “抗旨不从,满门抄斩。”他威吓。

  她退了一步。“那你向皇上说你不娶。”

  “我为什么要?”赵天朔气定神闲,笑看她苦苦挣扎。

  “我不嫁,你当然不娶。”这要什么理由?

  万福一直认为婚嫁的事离她很远,谢完恩后便能启程回乡,过一阵子姊姊要出嫁了,她出两万两银子和五百亩田地给她添妆,姊姊嫁得好,她再买更多的地等弟弟长大。

  不过皇上赐了座五进大宅,身为新主人的她总不能说走就走,总要盯着图纸将宅子改建好。

  她早催晩催想早点完工,没料到没催着新居成,倒被御赐婚姻给吓着了,如今还满脑子混沌,无法思考。

  “可我想娶你。”赵天朔笑瞳含情。

  “嗄?!”她一怔。

  “这门婚事是我求来的。”他下了不少水磨功夫,又是定计,又是替她拉抬身分,才能够水到渠成。

  “你、你求的?!”她惊愕的杏眸圆睁。

  “是的,我心悦你。”她在他心中已经很久了。

  “什么?!”心悦她?

  没被人诉过情的万福倏地桃腮泛红,有些尴尬,有些不自在,还有些难为情,面颊越来越红,甚至发烫。

  “不能心悦你吗?小福。”

  当他意识模糊,几乎弥留之际,是她一声一声的朔哥哥唤着他,她趴在他胸口为他治伤,托着他的头让他喝下甘甜至极的水,半夜担心他,还摸进屋子碰碰他脸频,看他有没有发起高热,然后悄悄离开。

  她以为他不知情,其实他是警觉性极高的人,即使受重伤还是尽可能给持住最后一丝清明,知道是她才允许她靠近,换成旁人早死在他剑下。

  赵天朔没忘了他的命是谁救的,那一剑刺入他左胸时,他心想必死无疑,而死前想见的人只有一个——就是万福。

  “可是你怎么会喜欢我呢?”万福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赵天朔轻笑道:“喜欢只在瞬间,我为你动心了。”

  她看似心善,其实冷情,凡事不上心,好像来人世玩一遭,时候到了便会潇洒离开,不负人来,人不负。

  可偏偏她的无心无肺特别可爱,他看着看着便情难自抑了,心里念着,脑子想着,想将她占为己有。

  那一刻他知道她必须是他的,否则他的心会有缺口。

  于是他开始布署,将她行善积德一事传到皇上耳中,又将福星身分渲染得天花乱坠,再以她的名义捐出十车药材,帮助入冬的贫民免受风寒之苦。

  终于他成功地将万福推上县主之位,他只要逮到机会就会在皇上跟前替她说尽好话,而广远大师的念珠更是意外之喜,他再顺势一推,请旨赐婚。

  龙心正悦的皇上看了他一眼,只问一句——这是你想要的吗?

  当下,他毫不迟疑地点头。

  机会只有一次,他怎能不捉住。

  万福一听,心中翻起白色大浪。“这就是喜欢了吗?”

  “这便是喜欢。”他大胆的握住她的柔嫩小手,长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细嫩的肌肤。

  “可我不确定是不是喜欢你。”她觉得心很乱,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。

  “我喜欢你就好,慢慢来。”赵天朔不急,温水煮青蛙,都在锅子里了,还怕它跳出来吗?

  能有多慢,还不是羊入虎口,早晚被一口吃掉。“朔哥哥,我才十三岁……”

  “那又如何?”看她小心翼翼的讨好,他好笑在心。

  “我还没及笄呢,现在就成亲是不是太早了?”她以年纪小为由想拖延婚期,看能不能就此甩开婚事。

  事不关己,关己则乱,她自欺欺人,皇上亲口赐的婚岂能儿戏,她拖得再久也得嫁。

  “不小,太后十二岁入宫,十三岁生下晋王,你还比太后那时大了一岁。”再不下手,她爹娘就要为她议亲了。

  赵天朔一直派人潜伏在万福四周,她的任何动静他都了若指掌,在得知她亲姊十二岁相看,他想她差不多那年岁,于是更叫人盯紧她,一有风吹草动立即回报,不得有误。

  万福不晓得她母亲手中已有一份单子,上面记录着景平县周遭几个县城的杰岀子弟家世,宋锦娘已经在挑选二女儿的对象,等大女儿一嫁出去就要着手安排,先把人选定下来,以免好男儿有人来抢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