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六


  万福没想过赵天朔也有长大的一天,她记忆中的他一直是个性别扭的锦衣少年,眼高于顶,神色倨傲,举凡谁挡了他的路便一脚踢开,他不会给别人第二次背叛他的机会。

  说实在的,她此时的心情有点复杂,既感慨他长得太快,一下子就在她眼前茁壮成大树,又欣喜小果子长大了,日后她能少操点心,不用常念着他在干什么,是不是又受了什么重伤。

  “小福,小福,万小福,你吓傻了不成?”

  忽远忽近传来的叫喊声,让失神中的万福一怔,随即回神。“吓!发生什么事,你干么摇我?”

  “你走神了。”他在为她出头,她却在神游,让他实在很无力,想狠狠掐醒她,她再散慢一点无妨。

  万福讪笑着缩了缩颈子。“我在想朔哥哥变成大人了,语气、神态都充满成年人的威势,看得我都陌生了……”

  “你敢跟我说陌生?”赵天朔立即沉下了脸,甚为不满。

  “感觉陌生,但人还是那个人,我没改口喊你世子爷呀!”她俏皮的一眨眼,像在取笑他本性没变,甚至变得更凶狠,连庶祖母们也敢喝斥,毫无小辈的作态,威风得很。

  “喊声朔哥哥来听听。”他父亲教女似的板起脸。

  “朔哥哥。”万福温顺的轻喊一声。

  “乖。”赵天朔眉眼一柔,轻捏她鼻头。

  “啐!给你一把梯子你就登天了,毛没长顺你想飞多高,这些年要不是我照顾你……”小苗子早就蔫了。

  “你照顾我?”赵天朔剑眉一扬。

  半点不惧的万福以指戳着他的胸膛。“难道不是吗?你从我这儿拿走多少好东西,有些有银子也买不到,我没跟你计较是我大度,你当这些恩情扫一扫就没了啊!”

  他欠她的可多着,不数数不晓得,一数多如繁星。

  “是,你说的都对,我不是来还债了吗?”他话中有话却不言明。

  “还债?”她忽觉不对劲,又说不上来。

  “过两天你就知晓了。”下手不快,就什么也得不到。

  “吊人胃口。”他就这点能耐,一会儿她回空间掐指一算,他还有什么事瞒得住她?

  一日比一日增进的法力已能掐算,万福的神力恢复了一半,但因服侍的人多,她很少再用到法术。

  “不是吊人胃口,是怕你跑掉。”

  “我为什么要跑?”她大为不解。

  因为我要圈住你……不过这话赵天朔没说出口,马上转移话题以免她起疑,“那些女人没找你麻烦吧?”

  一想到几人憋青的老脸,万福咯咯的笑出声。“她们也就端端架子而已,以为我年幼就能任其摆弄,个个面子大得很,想让我掏心掏肺的做她们的奴才,到底有多天真呀!”

  一把年纪了还蠢笨如猪,拿出老掉牙的伎俩哄骗小姑娘,一边威吓一边给糖,想把她掌控在手中。

  殊不知她们一开口就落了下风,天上没白掉馅饼的好事,能让太后乐到瘫了的小丫头岂是简单人物,她不耍人已是幸事了,还敢要她割肉去皮,那不是自个儿吊颈吗?

  听着她的嘲笑,赵天朔也忍不住笑了,祖父的女人们的确天真,坐井观天不知天高地厚。“要不要我约束她们?”

  和女人打交道不难,难在她们实在烦人,一哭二闹三上吊,他都想一人送她们一条白绫,让她们要死别愁,绝对活不了。

  “不用,闲着没事逗人玩,她们可是妄想着我的人参、灵芝和银子呢!”

  可笑的是她们还想把皇上给她的赏赐搬回自个儿的院子,说是代为保管,免得她自己不小心弄掉了,折了圣意。

  当她是三岁小孩吗?宫里出来的珍品岂是她们想拿就能拿的,全是上了册子的,要一一比对才能送入库房,未问自取一旦被查出来,吃罪可不小。

  何况她并非景王府的家眷,这些女人凭什么伸手,客客气气当长辈看待并不表示她们就是长辈,等御赐的县主府盖好以后她便要走了,御赐物当然原封不动地移入新宅。

  万福自以为拎得清,不与人较劲,谁知她才是被算计的人,忙着盯着新宅子改建的她根本没空进空间,自是没法掐算赵天朔暗自做了什么安排。

  一纸圣旨将刚满十三岁的万福震得都懵了。

  跟着接旨的是她堂兄万国,他同样晕茫茫,脚步飘浮,双耳嗡嗡作响,难以置信得眼睛都直了。

  “这……为什么是赐婚?!”太突然了。

  “因为皇上喜欢作媒。”赵天朔笑道。皇伯公,难为你了。

  “为什么是我?”那么多公主、郡主、王公大臣的女儿,谁不想求御赐良缘,皇上撒豆点兵也不会点到她。

  太巧了,巧到有阴谋。

  “你入了皇上眼缘。”这也是原因之一。

  “我可以不嫁吗?”她声音很弱。

  “抗旨不从,满门抄斩。”他威吓。

  她退了一步。“那你向皇上说你不娶。”

  “我为什么要?”赵天朔气定神闲,笑看她苦苦挣扎。

  “我不嫁,你当然不娶。”这要什么理由?

  万福一直认为婚嫁的事离她很远,谢完恩后便能启程回乡,过一阵子姊姊要出嫁了,她出两万两银子和五百亩田地给她添妆,姊姊嫁得好,她再买更多的地等弟弟长大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