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四


  她那时还问了和尚这么一句。

  广远大师眼带笑意的拈指一莲花,回道——万物化为尘,尘去如虚无,你见河水深三尺,我言道心无尺量。

  广远大师用这几句话打发她,到底没言明。

  赵天朔好笑地轻碰她滑细手背。“他本来就是佛法高深的神仙人物,我总听你和尚和尚的喊,却一直无缘得见他一面。”

  好似凭空杜撰出来的一个人,只闻其名,不见其身。“噢!对耶,你每每与他擦身而过,明明咫尺之距,可是始终碰不着。”万福后知后觉的发现怪异之处。

  “大师躲着我不成?”他自嘲道。

  “下回我遇到他时帮你问,和尚装神弄鬼的本事都能收徒了。”万福仍认为广远大师的神技是装的,无论她怎么看,他都不像得道高僧,倒似溯古亘今镜中看到的神棍。

  此时在五台山的广远大师突地嘴角一扬,打着手印的双手平放在双膝上,为众生祝祷。

  “太后有令,传见明惠县主。”

  圣地,不仅文武官员敛起神色,就连原本笑得开怀的皇上也皱起眉头,看向传令的小太监。

  太后不是皇上的生母,她的皇子是曾为太子的晋王,两人为了皇位竭尽心思,最后功败垂成。

  先帝本有意废后,但念及几十年的夫妻之情,在他未崩天前,只将当时还是皇后的太后软禁起来,不许她出凤仪官,她空有皇后之名却无皇后之实,后宫实权掌握在四妃手中,其中以德妃为首。

  但是先帝一死,皇后就被放出来了,为了贤名和孝道,继任的皇上不得不封嫡母为皇太后,而亲娘荣妃退为荣太妃。

  因为这皇太后之名,给皇上造成了不少头疼的困扰,毕竟不是亲母子,皇太后自是偏向亲子,常做出不利皇上的事,处处唱反调、扯后腿,耽误朝中大事,甚至装病要皇上、皇后侍疾。

  “皇伯公,请允许侄孙陪同明惠县主赴万寿宫。”目光一凛的赵天朔自请授命,要赴龙潭虎穴。

  他不相信皇太后,那老得该死的老妖婆不怀好意,一逮到机会便要作践人,不少官员女眷被她活活打死,只因不肯投效晋王,变节易主。

  皇太后惩罚人的理由千奇百怪,就连衣服撞色也能打上五十大板,将人打得奄奄一息,再丢一本《女诫》要人知耻,让人皮肉痛还要加以羞辱一番。

  “小子护食。”皇上意有所指的轻笑。

  面上一红的赵天朔显得有些局促。“皇伯公,明惠县主是从小地方出来的,没见过什么大场面,她胆子小又怕生,侄孙与她有多面之缘,不忍心她受到惊吓,故而同去想替她壮壮胆。”

  一干官员狐疑的看看万福,再看看赵天朔,心中所想的都是——此女眼神清澈,见到皇上面不改色,心不惊慌,几句话就哄得皇上龙心大悦,此女真胆怯无知吗?赵天朔这话才说得欺君吧,为了佳人撒下弥天大谎。

  “得了,得了,你这小子朕还不清楚,想去就去,朕封的明惠县主也不是人人都可欺。”皇上这是在暗示赵天朔把人护着点,别让人给欺负了,丢了朕的脸,朕要重重惩罚。

  “是,侄孙领令。”赵天朔双手一揖。

  “还有,别和太后起冲突,能让就让,都忍了这么些年了,再忍她也没几年,那把年纪了能熬多久。”皇上的语气中有着冷酷,显然对太后的厌恶已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。

  无时无刻都想要自己死的嫡母,谁能忍受得了,何况是一国之君。

  “皇伯公,我保证太后寿终正寝。”至于有什么小擦伤、小破皮,他一概不负责,人老了总会做些自残的疯狂事。

  皇上一笑,笑意却不达眼底,他比谁都想皇太后死。

  但是那人彷佛成妖了,老得头发都白了,身子还十分硬朗,胃口极佳:什么都吃,还能看戏,哼上两句。

  皇宫很大,出了金銮殿一路往万寿宫走去,走了半个时辰也没瞧见宫门口,千娇百媚,容貌美丽的宫婢一个一个走过身侧,或曲身,或问安,或用嫉妒的眼神一瞟……

  万福当在看风景,可是走着走着就累了,越走越慢,本来就懒的人索性拉住景平世子的腰带,让他好笑又无奈的拖着她走,她还省力些。

  又过了一会儿,才看见一座琉璃红瓦的宫殿,连墙和梁柱都漆红,红得有如流尽的鲜血。

  这一片的红,住在里面的人会很暴躁吧!

  “万寿宫?”看到牌匾上龙飞凤舞的三个草写字,万福心中喀噔一声,这万寿……好像有些不妥。

  “很是猖狂,对吧?”赵天朔眸光一冷。

  “是猖狂。”也可恨。

  “这儿原本叫慈宁宫,太后不顾所有人的反对,硬是叫人摘下慈宁宫的宫匾,挂上狂妄至极的万寿宫。”为了给皇上难看,太后是豁出去了,偏偏皇上顾全孝义不能动她。

  谁能称万寿?唯有当今天子。

  万寿宫的牌匾一挂上去,等于是在对皇上的万岁叫嚣,以太后权威挑衅皇权,逼迫皇上礼遇晋王。

  “有这样的皇太后,皇上会很辛苦。”孝字大过天,足以将人压死,愚孝之人就得领受苦果。

  “我也很辛苦,小福妹妹要不要帮帮我?晋王和其他皇子联手要弄死我,你得替我挡一挡。”赵天朔凑到她耳边低语,眼眸中的笑意满得快溢出来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