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四


  这些都是千年血灵芝的传闻,千百年来从未获得证实,因为血灵芝从没现世过,直到今日。

  已经身分尊荣的皇太后垂垂老矣,眼皮下垂,眼袋浮肿,吃再好的美颜圣品也阻止不了面色枯黄,老皮发皱,牙口松落,到了年龄的老人斑一一浮现,连双腿都浮起难看的青筋。

  她快七十了,还能再活几年?

  人生七十古来稀,如此高寿相当罕见,而宫里的太医医术高明,若没什么体虚重病,大抵还能再活十来年吧!

  这是最起码的估算,老而不死的太后都快成妖了。

  但是万福才拿出千年血灵芝,太后便乐极生悲的厥过去,这一倒就中风了,人虽未死却也半身成瘫,眼歪口斜,嘴角流涎,话说得不清不楚,眼尾一抽一抽地往上吊白眼。

  虽然皇上“孝顺”,给她服用了千年血灵芝研磨的细粉,但功效不如传闻,仅能坐着,涎水少流而已,没法落地的瘫症已然形成,腰以下没有任何知觉,手还能动两下。

  千年血灵芝这么好的圣药怎会用在一个快死的老妖婆身上,内务府小动了手脚,太后用的是一般颜色血红的赤灵芝,年分才五十年,对气血两虚小有成效,但治不好真正的瘫症。

  万福立了大功,皇上不好明面上赏她,私底下命令工务府加紧赶工改建御赐的县主府,提早暖宅的送进不少宫中珍品,再次暗慨真是福星,什么也没做就扳倒他的心头大患。

  晋王一听母后瘫倒一事,又气又急,再度起了蠢动之心,太后活着时,他还有机会和母亲联手,抢回原来的地位,可太后一旦仙逝,他也离死不远了,皇上绝不会放过他。

  因此这段时日赵天朔显得十分忙碌,早出晚归,足不点地,他京里、营区两边跑,做好万全准备,以防晋王反扑。

  “你就是明惠县主?”杨侧妃看着眼前水嫩的小姑娘,心里嫉妒万分,年轻就是好,不用胭脂也美得空灵。

  “是的,侧妃娘娘有礼了。”万福没行礼,只点头示意,态度不卑不亢。

  侧妃上了玉牒,以品级而言是从三品,和县主的正四品所差无几,有无圣宠更重要,杨侧妃不过是倚老卖老罢了,五十来岁的她早当了祖母,即使外貌看来像三十出头。

  “听说你把太后气瘫了,后宫里一阵大乱,太医们一筹莫展,就等着老天爷开眼了。”杨侧妃有意无意地讽刺她罪大恶极,再多的弥补也挽回不了犯下的弥天大过,她怎么还有脸留在景王府,连累景王府上下。

  王妃过世以后,景王爷的内务大多落在两位侧妃手里,两人面和心不和的争夺中馈大权,最后杨侧妃落败,张侧妃胜出,她私下弄了不少好东西给自己儿子,壮大他的野心。

  张侧妃死后,杨侧妃捡漏的掌理后院,毕竟老王爷还在,他的妻妾不能出府与儿孙同住,故而王府事宜还能管上一管,上头无人她独大,也养成她傲慢轻倨的脾性。

  不过银子方面倒不称手,景王放权由孙子全权掌管景王府的各项资产,因此内院的用度支出要走外院,由长史估算出一个月的所需,再由帐房拨款,每个月提领。

  简单来说就是没有什么油水可捞,杨侧妃的银子只是用得刚好,没法惹出什么大事,说穿了,她其实就只是身分比较高的管事罢了,而且还不能如管事来回内外院,始终只能待在后院。

  闺中妇人眼界不高,看不到政局变化,只瞧得见近在眼前的利益,她现在看万福就是一座金山,想从她身上捞点好处,以为年纪小的小姑娘面皮薄,很好糊弄,吓吓两句就成了。

  “侧妃娘娘这是打哪儿听来的流言?我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有天大的本事行天理不容的事儿,真要我所为,皇上不早拿我问罪了,哪能在这里和侧妃娘娘聊聊家长里短。”

  万福一脸讶色不像作伪,倒把杨侧妃唬得一愣一愣的。

  “不是你做的?”杨侧妃左手抚右手,状似闲聊,实则目光精锐,盯着万福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,不错过一丝细节。

  “当然不是我,我不过正好在场,当时世子爷也在,他看得最清楚,侧妃娘娘若是心有疑虑,不妨问问他。”找她开铡有何用,她并非景王府的人,他们自个儿闹不和,与她何干。

  几千年没接触过感情的小福神对感情迟钝,王府内的每个人都看出世子爷对她的在意,情丝绵绵,宠着她不说重话,再忙也要抽空陪她,锦衣玉食,古玩玉石皆往她那儿送。

  都住进明月苑了,还有什么不明了,如今只缺一个身分,就等过了明路便要改口了。这也是杨侧妃有恃无恐的原因之一,在辈分上她是高两辈的长辈,虽非正妃也是能说两句的长者,她抬出身分来想打压还懵懂不知的小丫头,借此稳固自己的地位,不让个小辈抢走她理家的权力。

  她动作频频但万福一无所知,只当杨侧妃闲得想拿人大做文章,自个首当其冲不入她眼。

  “小姑娘脾气真大,你这是拿世子爷压我吗?外头都这么传,你不解释解释吗?好歹是清白人家,别让人泼了污水。”她倒是伶牙俐齿,推出令人惧怕的煞星当挡箭牌。

  “解释什么,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,我有必要把这点污水弄得更浊吗?”是真的又如何,她想代天行道,不行吗?

  “哎呀!你这孩子真不懂事,我们这么说你是为了你好,提醒你在天子脚下更要谨言慎行,别说犯错了,句话说岔了都有可能人头落地,听听老人言总没错,我们不会害你的。”声音尖锐,笑得很假的左夫人声调一扬,眼带妩媚,倒还有几分徐娘半老的风情。

  不会害她……才怪!“是,我记下了,尽量少言多看,不言是非。”

  见她乖巧听话的样子,一群王府的女人都满意的点点头,当她是人傻钱多的软柿子,要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。

  以杨侧妃为首,她身侧就聚集了不少老王爷的妻妾,从五十多岁到二十来岁都有有,有的迟暮,有的芳华正盛,有的艳丽多娇,她们大都是自己送上门,自荐枕畔的,想要一场富贵,老王爷虽不是惜花人,也是贪看美色的人,挑中其中几个出色的便留下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