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二


  “快一点,我要换岗。”侍卫催促道。

  看侍卫的脸色不快,拿着卖身契就要走人,心一慌的萧含梅连忙把契纸抢下。“我签。”

  见她签好了字,等在门外的一名长脸婆子走了进来,给了她一套小婢的服饰。“从今日起你便是万家的粗使丫鬟。”

  “什么,粗使丫鬟?!”萧含梅难以置信的尖叫。

  “能当上粗使丫鬟是我家姑娘心善,不然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谁敢用,我们管吃管住,每个月月银三百文,你还有什么不满足?”婆子一脸鄙夷的睨视,瞧不起她的作态。

  “可是……”她要服侍的是少爷。

  “你不是说做牛做马也要报救命之恩,如今做了粗使丫鬟不比做牛做马轻松,难道你想下田耕种?”没让她倒夜香都便宜她了。

  像牛一样耕田……想像自己背后拖着犁,面上一白的萧含梅浑身起了恶寒,她才不干那么卑贱的活。

  “虽然你只是粗使丫鬟,仍要学学规矩,刚好王府的嬷嬷正闲着,就让你去学几天。”哪天规矩了哪天上工。

  “学、学规矩?”那她不就见不到世子爷了?

  婆子的力气很大,被拖着走的萧含梅根本无力反抗,她跌跌撞撞的被拉往下人房,脸色十分难看。

  “小福妹妹,你下手黑呀!”居然用这一招整治居心不良的人,三两下就把人拿下了。

  “手不黑岂不是让人阴了?我们万家是积善人家,但也不是谁都能来坑两把,总要让人家知道以身相许不是报恩,而是恩将仇报,救了一个人还得包办对方的下半生,实在太亏本。”万家的银子不是大风吹来的,想伸手就得斟酌斟酌。

  鼻子一痒的赵天朔感觉被戳了一下,她这话有影射之意。“那人找错人了,错把万六姑娘当成软柿子了。”

  “我本来就不硬,心软。”万福晃着脚,迎风吹乱她鸦黑发丝,明眸善睐。

  “怕不怕?”他指的是高度。

  咯咯笑声随风扬起。“不怕,我喜欢高,低头俯视苍生,底下的人都变小了,只能抬头仰视我。”

  “你的确适合在高处。”他话中有话。

  “但是能更高更好。”看得更远。

  “还不够高?”真是个胆大的。

  她摇摇头。“不够。”

  “难道你想飞上天?”赵天朔宠溺失笑。

  “对,飞上天。”她大笑着张开双手。

  惊岀一身冷汗的俊挺男子连忙以身相护,扶住柔若无骨的细腰,他俩此时坐在离地几十尺的大树枝桠上头,臂粗的枝干不太能支撑两人的重量,一动就晃,发出剥剥声。

  赵天朔施以轻功提气,护全两人,说说笑笑的看着树底下来来去去的人,岁月静好,少了烦人的尘嚣。

  “朔哥哥,轻松点,老树头不会摔着我。”她拍拍至少有五百树龄的巨大树木,老树似在回应她般发出沙沙声。

  树有灵,她便能沟通,她与万物灵气相通。

  “明儿一早我带你进宫,你别太担忧,皇上不吃人,他问什么你答什么就好,不用故意讨好。”她嘴甜,真要哄起人来没人招架得住。

  “我这事是不是你弄的?”万福早想问了。

  “是。”他放在她腰上的手不曾移开。

  “为什么?”有古怪。

  他笑了笑。“你以后便会晓得。”

  “不能现在告诉我?”她睁着圆滚滚的大眼。

  赵天朔好笑的捏了下她的俏鼻。“不要引诱我,我定性很差,搞不好一口吞了你。”

  万福当他在说笑,将他的手拔开。“那也要你胃口大,哪能说吞就吞,一不留神就鲠在喉咙了。”

  他的黑眸渗出丝丝柔意。“你入宫后只须提防一人,太后,她是晋王的生母,而我前不久才砍了晋王一刀,拔除他安插在京里的爪牙,因此和我走得近的你恐怕要遭受点刁难……”

  §第九章 众人各怀鬼胎

  “臣女参见皇上,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……”

  万福穿着华美而繁复的县主服饰上前参拜,她的姿容宛若玉池中娇美嫋嫋的白莲,肤若凝脂,齿似编贝,白中透红的芙颊梨涡微现,清灵若仙又风华独具。

  她一出现便吸引众人的目光,不自觉的屏息,彷佛多吐一口浊气便会玷辱了她的洁净,污了她的圣洁。

  她再一抬阵,眼眸流溢着最纯净的光泽,无邪而充满灵秀,秋水难胜,玉华不敢遮。

  “你就是受福神庇佑的万福?”雄厚低醇的嗓音出自龙口,带着一股泼天的威仪。

  “是不是受到福神庇佑臣女不确定,但臣女打小至今都挺有福气的,吵架没输过,生气想打人,那人就挨巴掌了,想要爹爹钱多多,爹爹就有银子……啊!臣女只吵输一个人……”万福不服气的噘着嘴,那模样相当逗人,让周遭众人心都软了。

  “你吵输谁了?”皇上好笑的问。

  “一个和尚。”

  “一个和尚?”他讶然。

  “弥陀寺的广远大师……”

  “等等,你是说素有圣佛之称的广远大师?”一旁的左相惊讶的问道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