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一


  面带喜色的萧含梅悄悄扬起嘴角,满心是即将翻身为贵人的欢喜,幻想着日后呼婢唤仆的好日子。

  “稍等,等人通传。”尽责的侍卫一步不移,守着通往前院的岗哨,让另一名侍卫前去通报。

  未经许可,后院女子不得擅离,这是赵天朔自他娘亲过世后立下的规矩,他太恨女子的阴毒和不择手段,为达目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

  老王爷有牛夫人和左夫人两位夫人,以及张侧妃和杨侧妃,牛夫人生有一女,左夫人一子一女,杨侧妃一子两女,张侧妃本有两子一女,但其中一子早夭,故连嫡子在内,景王活着的子女中有四子五女。

  嫡子一死,张侧妃的心就泛动了,心想她的儿子行二,老大没了就该由老二接任世子之位,她才不管什么嫡庶,她儿子都成年了,为什么不能当世子,她可是上了玉牒的侧妃。

  可是老王爷的请旨打碎了她喜孜孜的美梦,因此她恨得想除掉挡路的人,正好赵天朔年幼,她便一次次下手,连世子妃也不放过,母子俩在她眼中是非除不可的眼中钉。

  赵天朔母亲中毒事便是张侧妃所为,所幸赵天朔寻来数百年年分的人参娃解了顽强的毒素,这才挽回一命。

  谁知她一计不成再生一计,蛰伏多年又卷土重来,设计世子妃上山上香,在中途施以毒计,使其香消玉殒。

  这一次赵天朔不能再饶恕了,因为祖父的求情他已放过一次,没想到姑息养奸,反而害了自己的亲娘。

  一怒之下他不管不顾,不给任何人颜面,将哭天喊地的张侧妃拖到娘亲灵前,剑光冷冽的划过,哭花妆容的人头滚到他二叔脚旁,叔侄俩差点刀刃相见,以命相搏。

  但也因为这件事让赵天朔下定了决心,他让已有封号的三个叔叔搬出景王府,各自搬入他们的郡王府,大权全揽,封地的银钱入库,他不容许他们再用景王府的银两。

  不过三位庶叔过得并不好,空有郡王之名却无实权,一向只会花不会赚的他们分了府之后,很快地花光分到的十万两银子,有地有铺子却不会经营,年年赔钱,坐吃山空的三人犹不知节制,出门的排场一如在景王府,极为奢侈铺张。

  其实他们仍旧在打景王府的主意,常常以景王府名义赊帐,让人去景王府收帐,甚至全无顾忌的收贿,而后和某些有意大位的皇子勾结,让景王府世子易人。

  只是他们做得不太成功,掌管京畿营十万大军的赵天朔日渐强大,形成一股不容小觑的势力,让各方人马为之忌惮,想要动他可不是简单的事,昔日的幼虎已长成足以将人撕裂的猛虎。

  去而复返的另一名侍卫回道:“万少爷说姑娘并非万家下人,若身子无碍可自行离家,赠银二十两送姑娘返家。”

  萧含梅脸一红,做出受了诸多委屈的悲苦模样。“不可能,我家少爷怎么会说出这么绝情的话,一定是六姑娘的意思,她容不下我,一直想赶我离开……”

  没错,这话的确是万福说的,侍卫并未见到万国,直接将此事传给上头,上头再转给统管府卫的侍卫长,温长开也是懂得看眼色、识时务的人,话一传便传进万福暂居的“明月苑”。

  “明月苑”与“瑞气堂”只隔一座墙,是为夫妻所设的院,虽说隔墙而建却在同一座院子里,瑞气堂里住的便是赵天朔,他的居处是全府仅次于王爷的第二大院子,院里有小桥流水、湖泊假山,高耸入云的参天古木遮蔽了大半日头,壮阔雄伟。

  可想而之赵天朔的用意有多明显、至于万国及其仆从被打发到偏远的不知名小院,由偏院走到正堂要两个时辰,蜿蜿蜒蜒的小径众多,容易迷失其中。

  换言之,万国要找到堂妹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  “再哭就把你扔出府。”侍卫不耐烦的喝斥。

  爱慕虚荣的女人他们看多了,一见到景王府的富贵就迷花了眼,压根忘了自己有多少斤两。

  萧含梅一噎,收起泫然欲泣的娇柔。“这位大哥你再问问,少爷不可能不管我,他救了我便是我一生的恩人,我做牛做马都要报答他,有恩不报枉为人,求求你……”

  “先把这个签了。”这是报恩还是报仇,非要人家收下她。

  “什么东西?”她有不好的预感。

  “卖身契。”

  “卖、卖身契……”萧含梅伸到一半的手忽地僵住,薄薄的张纸重如千斤,她拿与不拿都沉重。

  “签了就能留下,否则天黑前离府。”王府不养闲人。

  闻言,她心头大恨,眼中一闪而过美梦乍碎的不甘心和怨怼,她不肯轻易放弃送到眼前的机会,但是卖身契……“侍卫大哥,你可以让我考虑一下吗?我想见见少爷……”

  “一盏茶。”一说完,侍卫转身收剑。

  一盏茶……这算什么,不给人一条活路走吗?

  萧含梅恨恨的瞪着空无一人的角落,像是某个人站在那里,她要用凶狠的眼刀将人瞪死,看谁还敢阻她的路,她要登高,成为人人羡慕的贵人,所有人都得趴伏在她足下。

  “时辰到了。”

  她才发怔了一会儿,怎么就到点了?那她签是不签?此事攸关她的一生,不可草率视之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