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一


  “什么圣佛,酒肉和尚而已,他忒坏了,常常欺负人,还抢我的烤鱼吃,叫我多种福田,以福渡化更多未开悟的人。”和尚不像和尚,古里古怪的,抢起她的人参毫不留情。

  “你说的真是广远大师?”应该是搞错人了。

  “弥陀寺的住持呀!不会错,这次他还和我同车进京,要去五台山挂单,你们想知道是不是真的就去瞅瞅,不过要快,他这人神出鬼没,可能一下子又不见了。”这个老和尚老爱摆弄人,教人难以捉摸。

  万福话刚说完,金銮殿悄悄少了几个人。

  见左相不信,她拿出原本要还给和尚的念珠。“这是广远大师的,他没留神落在我车上了。”

  “什么,广远大师的佛珠?!”两眼一亮的左相兴奋地上前,双手微颤地想要接过圣僧佛器。

  突地,皇上一声轻咳,左相伸出的手又马上缩了回来。

  “咳!拿来让朕瞧瞧。”他才是天授帝王。

  “是。”皇上身边一名面白唇红的太监步下金銮殿,走向表情随兴的万福,十分恭敬的接过圣物。

  但是他一接过手,身子蓦地一僵,脸上露出似喜似悲的神情,两行泪无声的落下,他一脸喜悦的仰头,彷佛受到感召,成了菩萨弟子。

  此情景震惊了在场所有人,众人都不免有些急迫,想亲自感受这圣物的力量。

  “怎么了,小江子?”居然在大殿之上哭了。

  “皇上,这、这是真的……”江公公又哭又笑,捧着檀香念珠激动不已,连身体都在颤抖。

  “给朕拿过来。”皇上有着好奇,不信一串念珠会有多大的神力,小江子太大惊小怪了。

  “是的,皇上。”江公公走得很慢,好像不舍得把念珠交出去。

  “不过是檀香木制成的香珠串而已,瞧你那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……咦!这是什么……”正在笑着的皇上一接过念珠,便感觉到一股肉眼不得见的气流缠上他的手,顺着手臂往上盘旋,气流所经之处气脉舒畅,有股微热。

  皇上感受到有什么正在洗涤他的筋脉,太医百治不癒的腰骨酸痛被这样的暖流一流过,顿时筋直骨正,不酸不痛了,而且神智特别清明,原本有些看不清的双目能清楚看见老相爷左耳下方暗沉色的小疣。

  “皇上,怎么样,是不是真的?”笃信仙佛的左相可得很急,也想摸一摸圣物。

  “嗯!菩萨慈悲,以慈心济众生,朕就收了,福女万福,你这明惠县主实在当之无愧。”

  皇上一句话,万福成了众人皆知的福女,她的有福是得到天子金口,鸿福齐天,福运当头。

  万福其实很想翻白眼,那可是老和尚的念珠,又不是她的,皇上怎么说拿走就拿走,看来赵天朔的厚脸皮其来有自,他和皇上一脉相传,个个脸皮忒厦。

  然而,这些话她只能在心里腹诽,表面上还是得这么说,“皇上中意就好,老和尚那人心大,给了人便是与众生有缘,皇上把佛珠往身上一放就有菩萨守护,与皇上的金龙一左一右的相护持。”只是皇上的龙……老了。

  万福的心中没有同情,只有清亮一片,她微微朝天子身后的老迈金龙一颔首,为了护佑天子,金龙贡献它的修为,时候一到它便飞升入云,再塑金身。

  好听话人人爱听,举凡当皇帝的都想长生不老,已过半百的皇上一听有神佛保佑,龙心大悦的哈哈大笑。

  “好,好,赏,有赏,大赏!内务府吩咐下去,赐明惠县主五进大宅,明珠十斛,玉罗锦十匹,雪蚕缎十匹,栖霞纱十匹,软烟罗……”

  接下来是一长串的赏赐,一旁的中书舍人振笔直书,忙着记下皇上的封赏。

  皇上太高兴了,高兴得有些忘形了,他是真的感受到佛珠的奇妙,人也一下子年轻了十岁,怕老是帝王的梦魇,谁不想回到最鼎盛的壮年,再以强魄的体态征服四夷。

  误打误撞的万福算是投其所好,她也没料到广远大师的佛珠有此奇效,当她拿在手上毫无感觉时,换了一个人却有超乎神奇的转变,那已经不是好运可以形容了。

  难怪说她是天生带福的福星,遇到难事总会化为吉瑞,福来安泰,不与祸共,福至人安。

  “你和个和尚同车,为何我没瞧见?”同行二十余里,哪来的和尚?她胆大包天,连皇上也敢欺瞒。

  赵天朔状似无意的走到福身侧,以一身煞气隔开想靠近她、和她攀上关系的官员。

  她是他的,谁也别想打她的主意,他刻意安排将她的善行上达天听不是为人作嫁,商女的地位太低了,得往上抬高,他和她才有其可能性,皇家媳妇是有品阶的,不是什么人想当就能当得上。

  而今日突如其来的惊喜更令他满足,一向难讨好的皇伯公居然因为一串佛珠而开了先例,给足了明惠县主面子,日后她也算在京城站稳了,无人敢嘲笑她是地位低下的商家女。

  “老和尚本来就古古怪怪的,在你开口前他还在,我耳边还听见他念了一句阿弥陀佛,可你厚颜的挤上马车时他就不见了,准是被你吓走的。”万福声音咬细,就怕人听到她在大殿上与人交谈,冒犯天威。

  “你说他真的在马车上?”他眼露困惑。

  秀眉一垂。“是呀!我没必要骗你,从景平县出发前他就上车了,我吃什么他就吃什么,不忌荤素,但是没见他下过马车,一迳的打坐,呼息很浅,真像得道高僧。”

  你都不用上茅房吗?

  她那时还问了和尚这么一句。

  广远大师眼带笑意的拈指一莲花,回道——万物化为尘,尘去如虚无,你见河水深三尺,我言道心无尺量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