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六


  那是人家的家务事,干卿底事,他们兄妹姓万,和姓赵的无关,赵天朔被打脸打得很痛,却没法指责人家有错。

  “她还轮不到你来管,皇上亲封的明惠县主,你在她面前还得叩首。”愚民一堆,不教不知所谓。

  万国愕然,猛地想到他从未将堂妹看成御封县主,在他眼中她仍是二叔家爱笑嘴甜的小堂妹。“我们是一家人,用不着多礼……”吧?

  万福有些荣耀也是万家的殊荣,父母在,不分家,他们仍是自家人。

  万家三个房头真的没想过谁尊谁贱,一个县主殊荣当头一砸,他们只愣了一下,很快就恢复日常的作息,只不过宫里来的赏赐多了一些,不得贩售的宫制品精巧得使人红眼,想抢走她天赐的福命。

  万真就不只一次想拿走她屋里的白玉犰狳、镶了红宝石的头面,以及金丝缝制的百花穿蝶绣牡丹衣裙,话里话外的损人,嫁了人还三天两头的回娘家,带着嫡妹万娘当箭使,想从她这儿捞点好处。

  三房的万四喜胆子小,不敢明目张胆的讨要,但三婶的脸皮就厚了,看到红珊瑚手串就往四喜堂妹腕上套,还拿着如意蝴蝶玉簪在四喜堂妹的发上比划,只要她一没留神就插入发里。

  这些身外物对她而言是配饰罢了,她从未放在眼里,如果真心与她交好,送上十件也不眨眼,没了再买就是,谁在意那一点死物。

  万福不肯给人的理由只有一个,那就是当了婊子还要座牌坊,拿了别人的东西没有一丝谢意,反而觉得是别了抢了她们的,眼怀怒意地将人从头怨到脚,反过来要人家舔她们的臭脚,认为姊妹间要公平,她有的她们也要有。

  几个脑回路异常的万家姑娘从不用脑子想想,她所拥有的是皇上赐予的,她们想要就进京去求,已赐的尊荣是不会更改,就算她们想抢也抢不来,那是属于个人的。

  “什么叫不用多礼,你将皇家尊严视为粪土吗?朝廷之所以给她封号是嘉许她做了利民的善举,你们什么也没做的人也想沾光,简直是痴心妄想。”一家人就该做牛做马驮着一堆没用的累赘吗?

  赵天朔根本不留余地的攻讦,他不能忍受他连一句重话都说不出的小福妹妹,竟被人以堂兄之名训示,她该是小得意的仰起雪白下颚,朝人投出蔑视眼光,嘲笑敢对她口出狂言。

  不自觉,他已经宠着凡事不上心的万福,不论是谁都不能对她有一声喝斥,她是多福之人,该捧在手心供着。

  万国心一颤,难以控制地结巴了,“她……呃!堂妹是万、万家人,一荣俱……俱荣,一、一衰俱衰……谁也不能……独善其……其身,她受封我……我们为她高兴。”

  赵天朔冷哼道:“独善其身?我看是自欺欺人,你们还想欺骗自己今日万家的富甲一方是自个得来的?”没有小福妹妹,他们什么也不是,一间小米铺也妄想一步登天。

  “够了,朔哥哥,你欺负的是我堂哥呐!你怎么可以对他这么凶,太坏了,我不理你了。”不再往来就能保住她的人参……吧?

  “不准不理我”赵天朔语气冷硬。

  “那你要向我堂哥道歉。”三房人还住在同一个屋檐下,可不能因为她的关系致使长房和二房交恶。

  “我道歉?!”赵天朔难以置信的扬高音调。

  身后看戏的府兵一致摇头,他们家高傲的世子爷一向眼高得很,绝不可能向一名庶民低头,小美人儿注定要失望了。

  “我姓万,你说他就等于说我,我们万家人一条心,你不道歉就是欺负人堂哥,你别怕,他要是不道歉,我们都不要理他,让他当可怜没人要的柿子……爷。”世子了不起吗,还不是被人捅个血窟窿,要不是她救他,此时都烂成一堆白骨了。

  听到堂妹的喊话,内心一暖的万国会心一笑。

  “万小福,你……”我是为了你出头你反过来给我一闷棍,真是够了。女人不论年纪大小都一样不讲理。

  “道不道歉?要是不道歉我们就走了,再不理你。”万福让赶车的车夫快走,她不想再和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多谈。

  赵天朔脸一黑,气得想一拳打穿马车,但最终还是忍住了。“好,我道歉,是我态度不好,把话说重了,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,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,自家人谁得了福气都能沾光。”

  众府兵差点没吓掉下巴,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,能一拳打趴十名营兵的世子爷居然如此忍气吞声,甘受这样的屈辱?!

  “堂哥,你听到了没,世子爷向你认错了,咱们大人有大量,原谅他。”孺子可教也。

  坐在马车里的万国无声的笑了。“好,原谅他。”

  他何德何能,竟然和是王世子攀上关系,这简直是在作梦,福儿果然是福星,将这种福气带给他。

  “朔哥哥,你欢喜不,以后我们理你了,你不会老了没人陪,死了没人葬,我会记得帮你坟头上的草浇水。”瞧,她多有善心,活人施恩,死人施惠,死活都行善积福。

  完了完了,这小美人儿的小命真要保不住了,她天真得教人恨,一群大男人府兵在心里哀悼,愿她一路好走。

  “万小福,你竟敢咒我死?!”赵天朔怒吼。

  万福双手捂耳,觉得雷声真响。“朔哥哥,你小声点,你吓到我了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赵天朔脸色一沉,气恼的压低嗓音,“什么叫替我的坟头草浇水,你巴不得我早死是不是?”

  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谁都要来这一遭,你死后我多送你两炷香让你早登极乐。”她送的是佛香,引魂西天。

  赵天朔气笑了。“你怎么认为我一定会死在你前头,也许你比我……”短寿这两个字他如鲠在喉,说不出口,他宁可比她早死,也不愿她早他一步先行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