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二


  有些痛,但已无大碍,宫里的太医都办不到,但只要靠近她,伤好得特别快,亦无后遗症。

  “你祖父出了什么事,严重吗?”看他似乎很急。

  赵天朔神色一暗。“还不确定,所以才要回去看一看,祖父不年轻了,难免有病痛。”

  如果是二叔、三叔他们下的手,就别怪他不客气。

  以为他不在就能夺权吗?先弄倒全力支持他的祖父,再将府中的大权抢到手,不论他能不能活着回府,把偌大的景王府掏空了,他得到的也只是一座空,有权无银。

  “喏!这个给你。”万福一股脑地把十株人参都塞给他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他讶异不已,居然是百年人参!而且居然有十株,她是怎么取得的?

  “当零嘴儿吃,有空放在嘴里嚼一嚼,至少在你回京前把身子养好些。”有了这些人参补身子,他还不健壮如牛。

  “小福妹妹……这份恩情如何能还?

  “本来要给我爷奶、姥姥姥爷、爹娘的,现在全给了你,你要知恩图报,景王府的珍宝不少吧,记得你欠我的恩呀!用实物回报我……”

  闻言,赵天朔哭笑不得。

  §第七章 上京就上京呗

  “明惠县主?”

  县主是什么东西呀?为什么给她?

  看着明黄圣旨,万福真有种被雷劈中的感觉,顿时昏沉沉的,头重脚轻,有些想晕过去。

  她也不过连续八年施粥,去年入冬太寒,整理出千件棉衣送给无家可归的雪灾难民,想着生病的人太多,请了十位大夫分别在城东、城西、城北、城南免费看诊,送出一万药包,帮助穷苦入家,让他们过个安稳年。

  由于年年行善,救助的人实在太多了,短短三年里,她的灵气空间由一百亩扩充到五百亩,潭水也变成了广阔的湖。

  然而种植的田地更多了,长高一点点的人参娃哭了,别说他打理不过来,就连法力增强的万福也束手无策,她本来就不是勤快的人,在看到越来越大的田地时,她也想哭了,甚至到高里问菩萨能不能变小些。

  结果广远大师出来,只回她一句“能者多劳”。

  什么叫能者多劳,活该她累死吗?

  潜能是激发出来的,在莫可奈何的情况下,穷则变,变则通,活人能被尿憋死不成,路是人走出来的。

  三年前赵天朔受伤回京后,他每隔几个月就从京里捎来一些礼,有时是一匣子的金簪银钗等首饰,有时是一整盒圆润的南珠,有时是一整车的上等皮毛,更甚者还送了她一头使者进贡的大老虎,全身的皮毛是白色的。

  这个礼很惊吓,她谎称放回山林里,毕竟白老虎很少见,某些地区称为神灵,实则被她收入空间里,和人参娃作伴。

  这些年赵天朔真的送了她不少活物,其他的还有尖嘴五彩鹦鹉、人面猿、红脸猴、穿山甲、鹰、熊崽仔、大雁、雉鸡、五毒……多不可胜数,送到她几乎想翻脸,问他和她有什么仇。

  除了五毒她不收,其余全往空间里扔,让它们自生自灭。

  谁知这一些长毛的动物一进了空间,个个有了灵性,听得懂人话,在万福的一番教导下,居然成了奴兽,由人参娃带头,一堆非人的牲畜也能打理好五百亩灵田。

  太惊讶了,甚至是惊喜,有了这批生力军,再多的田地她也不怕!

  别人是人耕田,她是动物大军,而且井然有序,若让人瞧见了准会大吃一惊,那是老虎、猴子、熊吗?分明是披着兽皮的人,还会后足直立走路,吃煮熟的食物,下五子棋。

  “福儿,你得上京谢恩,感谢皇上的恩赐。”他们万家真出头了,竟有如此殊荣,麻雀窝里飞出金凤凰。

  说到进京谢恩,万福是百般不愿意,京里人多,且达官贵人如牛毛,一块招牌砸下来,不是一品官便是皇上的小舅子,某某宠妃的姻亲旁戚,一个默默无闻的商家女进了京,如同一滴水落入大海里,只有吃亏的分。

  何况她这个县主只是挂了个四品的虚名,根本没封地也无食邑,听起来好听,实则还不如个太监的干儿子,这不是坑她吗?给她顶大帽子戴却是掏她的肉,让她成了砧板上的鱼。

  “娘,可以不去吗?”看到眉飞色舞、从早笑到晚的娘,已长成少女模样的万福内心十分挣扎,她才不想顺某人的意,搅入皇家的夺嫡。

  都是那十株人参惹的祸,真是应了那句“千金难买早知道”。

  来得太容易了,以至远在京城的赵天朔不时捎信来讨要,他把百年人参当成路边十文钱一捆的药草,用量十分庞大,一用完就来个“旧疾复发”,急需人参固本。

  去他的旧疾复发,明明活得像千年老乌龟,每年她生辰时他都生龙活虎的千里迢迢赶来贺寿,再送上一堆华而不实、她不太用得上的宫廷物做生辰礼,欺负她一番又匆匆赶回京城。

  仔细一数,他最少拿走她四十株百年人参,若再给多,真要启人疑窦。

  “县主相当一地的知府,县太爷见了你都要下跪行礼,这么大的恩惠怎能一声不吭,若你不去京城谢恩,会被说是不敬天恩。”那可是大罪,不可等闲视之。

  “可是姊姊就要办及笄礼了,我想在一旁观礼。”一及笄不久就要出阁,姊妹相聚的时间不多了。

  万欢那年在弥陀寺的法会上与夏家男儿相看后,双方都很满意,事隔不久就交换庚帖,约过了半年左右正式订亲,夏家是个殷实人家,他们对这件婚事有天上掉芝麻饼的感觉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