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一


  这个礼很惊吓,她谎称放回山林里,毕竟白老虎很少见,某些地区称为神灵,实则被她收入空间里,和人参娃作伴。

  这些年赵天朔真的送了她不少活物,其他的还有尖嘴五彩鹦鹉、人面猿、红脸猴、穿山甲、鹰、熊崽仔、大雁、雉鸡、五毒……多不可胜数,送到她几乎想翻脸,问他和她有什么仇。

  除了五毒她不收,其余全往空间里扔,让它们自生自灭。

  谁知这一些长毛的动物一进了空间,个个有了灵性,听得懂人话,在万福的一番教导下,居然成了奴兽,由人参娃带头,一堆非人的牲畜也能打理好五百亩灵田。

  太惊讶了,甚至是惊喜,有了这批生力军,再多的田地她也不怕!

  别人是人耕田,她是动物大军,而且井然有序,若让人瞧见了准会大吃一惊,那是老虎、猴子、熊吗?分明是披着兽皮的人,还会后足直立走路,吃煮熟的食物,下五子棋。

  “福儿,你得上京谢恩,感谢皇上的恩赐。”他们万家真出头了,竟有如此殊荣,麻雀窝里飞出金凤凰。

  说到进京谢恩,万福是百般不愿意,京里人多,且达官贵人如牛毛,一块招牌砸下来,不是一品官便是皇上的小舅子,某某宠妃的姻亲旁戚,一个默默无闻的商家女进了京,如同一滴水落入大海里,只有吃亏的分。

  何况她这个县主只是挂了个四品的虚名,根本没封地也无食邑,听起来好听,实则还不如个太监的干儿子,这不是坑她吗?给她顶大帽子戴却是掏她的肉,让她成了砧板上的鱼。

  “娘,可以不去吗?”看到眉飞色舞、从早笑到晚的娘,已长成少女模样的万福内心十分挣扎,她才不想顺某人的意,搅入皇家的夺嫡。

  都是那十株人参惹的祸,真是应了那句“千金难买早知道”。

  来得太容易了,以至远在京城的赵天朔不时捎信来讨要,他把百年人参当成路边十文钱一捆的药草,用量十分庞大,一用完就来个“旧疾复发”,急需人参固本。

  去他的旧疾复发,明明活得像千年老乌龟,每年她生辰时他都生龙活虎的千里迢迢赶来贺寿,再送上一堆华而不实、她不太用得上的宫廷物做生辰礼,欺负她一番又匆匆赶回京城。

  仔细一数,他最少拿走她四十株百年人参,若再给多,真要启人疑窦。

  “县主相当一地的知府,县太爷见了你都要下跪行礼,这么大的恩惠怎能一声不吭,若你不去京城谢恩,会被说是不敬天恩。”那可是大罪,不可等闲视之。

  “可是姊姊就要办及笄礼了,我想在一旁观礼。”一及笄不久就要出阁,姊妹相聚的时间不多了。

  万欢那年在弥陀寺的法会上与夏家男儿相看后,双方都很满意,事隔不久就交换庚帖,约过了半年左右正式订亲,夏家是个殷实人家,他们对这件婚事有天上掉芝麻饼的感觉。

  在万二爷有意无意的帮扶下,夏小秀才一边用心课业,一边收了三十几名学生当起夫子,每月收入颇丰,如今还拥有三十亩水田、十二亩旱地,老旧不堪的屋子翻新,盖起大砖房。

  订完亲,万欢便开始做嫁衣,绣鸳鸯枕、鸳鸯被等绣件,万家二房夫妻也东找西找的准备嫁妆,打了满满一库房的家什,并准备了铺子、田地之类的陪嫁。

  当然压箱银只多不少,不过碍于夏家的家境尚可,顾及亲家的颜面,他们不好太铺张,很多东西只能私底先送到夫家,不写在嫁妆单子上,低调的几十抬箱笼让人过过眼就好,毕竟是县里首富嫁女儿。

  但在景平县这种小地方,几十抬嫁妆真不少了,已经有人开始眼红,就连长房嫁出去年的嫡长女万真都嫉妒不已,暗地里说了不少难听话,暗指万欢的出嫁掏空了二房一半的家产。

  只是,人家愿意干卿底事,万二爷宠女儿,巴不得把所有的家底都给了女儿,宋锦娘也是疼孩子的人,况且她是过来人,知道手中有银子才有底气,自是盼着女儿越过越好。

  两人都不吝啬钱财,二房有钱,为什么不多给女儿一点呢?这是他们疼爱女儿的心意。而真正的财主万福也准备了两万两银子给姊姊添妆,穷家富路,手里多捏点银两总没错,不会被人瞧不起,日后的夏姊夫要走仕途,多点银子打点也好,犯不着看人脸色。

  万欢的婚事已闹得大伙儿人仰马翻了,没想到万福更是能惹事的主儿,不过施施粥、捐些冬衣而已,朝廷就给她一个县主的头衔,搞得万家一阵手忙脚乱,又惊又喜的迎来各方的祝福。

  谁说他们是不入流的商贾,商人也能养出高义的女菩萨,光是行善布施也能赢得朝廷的嘉许。

  从此万家的名声更响亮了,连带着长房、三房未婚配的子女也被人高看一眼,不少人上门询问亲事,看能不能沾点光。

  宋锦娘好笑的叹了一口气。“那也是没办法的事,这事来得凑巧,你也只好失望了。”

  二女儿本来还嚷着要当赞者,协助正宾行礼,她赶制中的新衣服都快完工了,迫不及待想见识女子的及笄礼,没想到事岀突然,把她的兴致给淋熄了,整个人像蔫了的黄花,哀怨地瞪着每个人。

  “让爹去谢恩不成吗?他是我爹,理应代女儿上京。”什么凑巧,根本是人为操纵,那个该死的赵天朔!

  几个月前,又来讨要人参的景王世子问她要不要进京,她钉截铁的说不要,路太远,她懒。

  而后他露出意味不明的神情,耐人寻味,当下她就有不好的预感,这厮又要耍阴招了,只是不知道要算计谁。

  现在答案揭晓,她成了被挑中的倒霉鬼。

  这几年这家伙越来越变态,出手也更狠绝,他几个叔叔被他打得溃不成军,那些曾经对付过他的皇亲国戚也很惨,听说光是听到他的名字就会发抖,狭路相逢会先退避三舍。

  风头无二的世子爷颇受皇上重视,京城外十万大军交由他统御,是掌兵权最多的皇族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