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一


  “好,先去玩吧,我采几根参……”

  万福刚说要采参,尖锐叫声便穿破耳膜传来。

  “什么,你要采参?!”

  她笑得很扎人的一扬指头。“这些参到了年分就要采收,要不种着占位置吗?”她可没打算等它们成精。

  “姊姊,它们是我的孩子……”他的参子参孙啊!

  人参娃头上的人参果是十年结一次果,有时更长时间才结果,但到了福地洞天后,成了一年一结。

  不想浪费的万福便取其果子剥出子,再将其撒在田里,不到三天就长出小人参,又过了半年便有一指粗了。

  正好空间扩大了,她每年能够收成几百株小人参,再拿出一些成株的小参到外面的田地种植,两边都种参,以防有人问她成参哪里来,她说不出出处。

  因此十亩左右的人参药里分布粗细不一的人参,从二十年到一百年不等,有的开始长出精魄了,不趁精元未齐前采收,再过一段时日便是满地的小娃儿到处爬、到处破坏,她的作物也完了。

  “它们是药。”药就该用在该用的地方。

  “可是……”他又想哭了。

  “站一边去,别妨碍我办事。”万福双眸清明的盯着想逃走的百年人参,口中念道:“起。”

  一株株小孩手臂粗的人参凌空拔起,左摇右晃的,根上的泥土被甩掉,露出洁净的参根。

  五、六十株的人参堆叠在一起,一只凭空出现的花剪这边剪剪,那边修修,完整的人形参出炉。

  参枝、参叶也别浪费了,万福打算拿到外面晒干,一包一包的赠于贫苦人家,让他们泡着当茶喝。

  瞧!这也是做善事。

  只要有心,无处不为善。

  “姊姊,你要把我的孩子拿到哪里?”它们还那么小,再过几个月就能化出人形了。

  “泡酒,送人,卖。”她直言不讳。

  “噢?!”好可怜……呜……

  “再哭就拿你来泡酒,更补。”两百年的人参可增加不少修为,修道人见了肯定欢喜。

  人参娃一滞,紧咬着唇死忍着,不敢再哭了,他不要当人参酒。

  “还有,化人就要学人的样子,不要老光着屁股,你要穿上人的衣服……算了,我给你做几件,你穿上就好,反正几年内你也长得不高。”人参生长缓慢,即使有灵气空间,成长也是有限,那是参的天性。

  “坏。”他怒视。

  小参王最渴望的是“长大”,最少要和万福一样高,他讨厌个头小小的,细胳臂,粗大腿,脑袋比肚子大。

  不过看到几块颜色鲜亮的布匹从木屋里飘出来,很快地穿针引线,针线在截好的布上一上一下的穿梭,渐成衣服的样子,他又忍不住高兴的直拍手,笑得阖不拢嘴,早忘了在气什么。

  他就像小孩子,忘性大,脾气来得快也去得快,一遇到好玩的就不管不顾了。

  “姊姊,我还要养一头小狼。”他在山里的时有很多狼陪他玩,他看着它们出生、长大,变成凶狠的大狼。

  “小狼?”她上哪儿弄狼?这不是为难她吗?

  “没人陪我很寂寞……”他想有个跟他说话的对象。

  看他寂寞的神情,万福十分不忍,福地洞天里的确是寂寞了些,要不她弄头牛、几头小羊进来陪他好了。

  应允了人参娃的要求后,带着还想钻回泥土里的人参出了空间,一失去朝气勃勃的灵气,原本很有活力的人参变得蔫蔫的,彷佛失去生气,和一般的人没两样。

  殊不知,万福的脚刚一落地,便传来敲门声,她有些慌乱的把大半人参藏在枕头底下,只留下十根在桌上。

  “小福妹妹,你睡了吗?”

  又叫她小福妹妹,真叫上瘾了不成!有些恼意的万福一翻白眼,故意走得很慢的去开门。“朔哥哥,你都不睡觉吗?你是不是属猫的,晚上要出来捉老鼠裹腹,鼠肉好不好吃啊?”

  猫活跃在夜里,如同他,又穿上一身黑衣……

  等等,黑衣?

  万福讶然地睁太眼,心中浮起臆测。

  “我要走了,来知会你一声。”看到她吃惊的神情,心里微涩的赵天朔有些许的欣慰。

  “你要走了?”未免太急了。

  “是的,马上就得离开。”他也想多待几日,但……

  “为什么?”她不解。

  以他的伤势还是别随便移动为妙,虽然他每天都喝用灵水熬煮的参汤,但他受伤时失血太多,元气尚未补足,若是不小心扯到伤口,恐怕刚生新肉的伤处又会裂开,更加不易癒合。

  “京里传来消息,我祖父出了一点事,我得赶回去看看情况如何。”他的亲人就只剩祖父一个了。

  什么叔父、什么堂兄弟姊妹,他一概不认,他们既然无情,他何须有义,只不过端着表面和睦罢了。

  “可是你的伤……”他真的撑得住吗?

  “不打紧,有你的福气加持,我恢复得比想像中快,连我都十分意外。”他以为要躺上十天半个月才能下得了床,没想到三天就能行动自如,五天已见伤口结痂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