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


  “坏。”他怒视。

  小参王最渴望的是“长大”,最少要和万福一样高,他讨厌个头小小的,细胳臂,粗大腿,脑袋比肚子大。

  不过看到几块颜色鲜亮的布匹从木屋里飘出来,很快地穿针引线,针线在截好的布上一上一下的穿梭,渐成衣服的样子,他又忍不住高兴的直拍手,笑得阖不拢嘴,早忘了在气什么。

  他就像小孩子,忘性大,脾气来得快也去得快,一遇到好玩的就不管不顾了。

  “姊姊,我还要养一头小狼。”他在山里的时有很多狼陪他玩,他看着它们出生、长大,变成凶狠的大狼。

  “小狼?”她上哪儿弄狼?这不是为难她吗?

  “没人陪我很寂寞……”他想有个跟他说话的对象。

  看他寂寞的神情,万福十分不忍,福地洞天里的确是寂寞了些,要不她弄头牛、几头小羊进来陪他好了。

  应允了人参娃的要求后,带着还想钻回泥土里的人参出了空间,一失去朝气勃勃的灵气,原本很有活力的人参变得蔫蔫的,彷佛失去生气,和一般的人没两样。

  殊不知,万福的脚刚一落地,便传来敲门声,她有些慌乱的把大半人参藏在枕头底下,只留下十根在桌上。

  “小福妹妹,你睡了吗?”

  又叫她小福妹妹,真叫上瘾了不成!有些恼意的万福一翻白眼,故意走得很慢的去开门。“朔哥哥,你都不睡觉吗?你是不是属猫的,晚上要出来捉老鼠裹腹,鼠肉好不好吃啊?”

  猫活跃在夜里,如同他,又穿上一身黑衣……

  等等,黑衣?

  万福讶然地睁太眼,心中浮起臆测。

  “我要走了,来知会你一声。”看到她吃惊的神情,心里微涩的赵天朔有些许的欣慰。

  “你要走了?”未免太急了。

  “是的,马上就得离开。”他也想多待几日,但……

  “为什么?”她不解。

  以他的伤势还是别随便移动为妙,虽然他每天都喝用灵水熬煮的参汤,但他受伤时失血太多,元气尚未补足,若是不小心扯到伤口,恐怕刚生新肉的伤处又会裂开,更加不易癒合。

  “京里传来消息,我祖父出了一点事,我得赶回去看看情况如何。”他的亲人就只剩祖父一个了。

  什么叔父、什么堂兄弟姊妹,他一概不认,他们既然无情,他何须有义,只不过端着表面和睦罢了。

  “可是你的伤……”他真的撑得住吗?

  “不打紧,有你的福气加持,我恢复得比想像中快,连我都十分意外。”他以为要躺上十天半个月才能下得了床,没想到三天就能行动自如,五天已见伤口结痂。

  有些痛,但已无大碍,宫里的太医都办不到,但只要靠近她,伤好得特别快,亦无后遗症。

  “你祖父出了什么事,严重吗?”看他似乎很急。

  赵天朔神色一暗。“还不确定,所以才要回去看一看,祖父不年轻了,难免有病痛。”

  如果是二叔、三叔他们下的手,就别怪他不客气。

  以为他不在就能夺权吗?先弄倒全力支持他的祖父,再将府中的大权抢到手,不论他能不能活着回府,把偌大的景王府掏空了,他得到的也只是一座空,有权无银。

  “喏!这个给你。”万福一股脑地把十株人参都塞给他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他讶异不已,居然是百年人参!而且居然有十株,她是怎么取得的?

  “当零嘴儿吃,有空放在嘴里嚼一嚼,至少在你回京前把身子养好些。”有了这些人参补身子,他还不健壮如牛。

  “小福妹妹……这份恩情如何能还?

  “本来要给我爷奶、姥姥姥爷、爹娘的,现在全给了你,你要知恩图报,景王府的珍宝不少吧,记得你欠我的恩呀!用实物回报我……”

  闻言,赵天朔哭笑不得。

  §第七章 上京就上京呗

  “明惠县主?”

  县主是什么东西呀?为什么给她?

  看着明黄圣旨,万福真有种被雷劈中的感觉,顿时昏沉沉的,头重脚轻,有些想晕过去。

  她也不过连续八年施粥,去年入冬太寒,整理出千件棉衣送给无家可归的雪灾难民,想着生病的人太多,请了十位大夫分别在城东、城西、城北、城南免费看诊,送出一万药包,帮助穷苦入家,让他们过个安稳年。

  由于年年行善,救助的人实在太多了,短短三年里,她的灵气空间由一百亩扩充到五百亩,潭水也变成了广阔的湖。

  然而种植的田地更多了,长高一点点的人参娃哭了,别说他打理不过来,就连法力增强的万福也束手无策,她本来就不是勤快的人,在看到越来越大的田地时,她也想哭了,甚至到高里问菩萨能不能变小些。

  结果广远大师出来,只回她一句“能者多劳”。

  什么叫能者多劳,活该她累死吗?

  潜能是激发出来的,在莫可奈何的情况下,穷则变,变则通,活人能被尿憋死不成,路是人走出来的。

  三年前赵天朔受伤回京后,他每隔几个月就从京里捎来一些礼,有时是一匣子的金簪银钗等首饰,有时是一整盒圆润的南珠,有时是一整车的上等皮毛,更甚者还送了她一头使者进贡的大老虎,全身的皮毛是白色的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