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八


  那就表示人参娃确实把他娘给救活了,怎么又死了?

  常言有云,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,为何差点进了鬼门关的人又难逃死劫,难道是命中注定?

  “马车翻覆,我娘她……”一想起此事,赵天朔就十分自责自己的掉以轻心,把人心想得太简单。

  在用人参娃救回母亲后,他自觉能力不足,无法护全家人,便自请入军营磨练,在京城三百里外的京畿营操练,由六品校尉做起,直到拼出四品的宣武将军,领一万名京军。

  可是正当他得意之时,二叔的生母张侧妃说她近日怪梦不断,要他母亲同到五台山上个香,求个心安。

  张侧妃为庶母,王妃逝世后便以她为大,府中的事务也大多由她掌理,他母亲虽有不安,但也不好拒绝,最终还是去了,毕竟一个孝字就足以压死人。

  殊不知这是别人挖好的坑,他母亲的车驾行至险峻的山道,拉车的马忽然狂性大发往前奔驰,遇弯不转的直接撞上山壁,马儿头破血流当场死亡,马车则翻覆在断崖旁。

  他母亲被救起时已奄奄一息,等他接到消息快马加鞭的赶回王府,母亲只来得及同他说“好好活下去,找个真心相待的人在一起,不要负了她”,而后便断气了。

  赵天朔哭得不能自已,一再悔恨为何不陪在母亲身边,他痛失至亲,悲伤不已,世上再也没有他想护的人。

  但是他不相信母亲的死有这么单纯,他停灵不出棺,全力追查马车翻覆的背后真相,最后得知是张侧妃所为,他二话不说冲到张侧妃的院子,用拖的将人拖到灵堂,一剑砍下她的头祭拜母亲。

  庶母虽是庶,也占了个母字,侧妃是上了皇家玉牒的,赵天朔此举无疑是大逆不道,朝廷大为震动,不少落井下石的官员纷纷上奏谴责,要他以命抵命,以偿孝悌。

  这时候不踩他更待何时,早想扳倒景王府的各路人马磨刀霍霍,包括死了娘的二叔都想他死。

  只是雷声大,雨点小,景王的嫡系子孙就仅剩赵天朔一人了,长房子嗣怎么可能让他就此断绝,因此皇上下令仗责五十,禁足一年,抄写佛经以为赎过,这件事就此轻轻揭过。

  为杀害母亲的凶手回向经文?想当然耳是不可能的事,赵天朔除了不出王府,府里任何角落他照样畅行无阻,早起晩睡的勤练武艺,勤看兵书,并从二叔手中接过王府外院的财务,交由心腹打理。

  一年很短,但也能做不少事,景王府是他的,他不容许已封郡王的叔叔伸手,意图夺走他父亲的位置。

  何况他爹娘的死他们都有嫌疑,他再怎么不肖,也不会任凭弑亲死仇得偿所愿,让九泉之下的双亲死得冤屈。

  一年后,他走出景王底,重新布署在外的人马,启动潜伏的暗线,偷偷调查父亲的死因,为人子者唯有查出真凶才能告慰父亲在天之灵,百年之后他也才有脸再见爹娘。

  只是他千防万防,家贼难防,前脚才带人出京后脚就被人堵上,一路上的截杀,刀剑无情的挥落,那银晃晃的刀光剑影之下,他多次险象环生,看着侍卫一个个的倒下,他有着不可言喻的痛,他们曾经伴随他多年。

  不会再有下一次了,这一次的教训教会他人不可心存仁慈,该动手时就要动手,敌人不死,死的就是自己。

  赵天朔将手紧握成拳,暗下决心,终此一生他必将护住身边所有他重视的人,不让他们受到一丝伤害。

  蓦地,他冷绝的视线落在万福莹亮的小脸上,心头一阵轻荡,泛起了柔软,一丝一丝牵绊缠绕着……

  爷爷,我要在人界待几年?

  挂在夜空的星子不回答,只是一闪一闪的。

  天上一日,人间一年,百无聊赖的万福数了数,她都十日没见到福神爷爷了,他忒是狠心,一点也不想她,好歹也来看看她嘛。

  入夜,庄子里十分安静,白天睡太多,晚上睡不着的万福双手托着腮,想着过几天要怎么捉弄大堂姊万真,她定了门好亲事就得意洋洋,带着万娘来炫耀,话里多有嘲笑她大姊命不好之意,不过是一件婚事,还得经历这么多波折。

  摸了摸血玉手镯,她闪身进入空间。

  外面是黑夜,里面是白昼,一个扎着冲天炮辫,发间垂着白花和红色小果的孩子在草坪上跑来跑去,哈哈大笑的追逐着粉的、白的、五彩蝴蝶,自得其乐,不亦悦乎。

  突地,他看见“多出来”的人影,红嘴唇一噘,不高兴的来赶人,他觉得这地方他占了,谁也不能来分一杯羹。

  “你又来干什么?这里不欢迎你,快走快走……”人参娃记恨着他的参须被取走,虽然只痛了一下,但也是他身上的一部分、“哟!鸠占鹊巢了,用你的脑子想一想,这里是谁的地盘,啊!我忘了,人参没脑。”万福手指虚挥,不远处的人参娃像被人往头一戳,头重脚轻的朝后一倒,挣扎了许久才爬起来,身上参须乱挥。

  “什么鸠占鹊巢,听不懂,你走开,不许进来,我已经是这儿的主人了,哈哈哈——”说完,他仰天大笑,笑声猖狂而充满……奶味,小参王的小鸟参展露无遗。

  此时的人参娃约是人类的两、三岁,他的智力也只有小孩子,在没有人教导的情况下,天生天养的他哪知道要着衣,胸前的红肚兜是看见别的孩子这么穿,他才跟着穿的,但红肚兜只遮得住他的小肚腩。

  他不识字,不懂诗文词句,更不知什么是道理、是非对错,他只知此地的灵气浓郁,有助他快快长大,他要像以前一样把灵地占了,让环绕的灵气和灵水滋润周身。

  “哈什么,小屁孩,是我把你种下的,敢不听话就把你连根拔起,将你种回原来的坑。”万福朝他额头一点,摘下一朵人参花放入口中,细细咀嚼,微苦的涩味在口中弥漫开来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