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八


  殊不知是灵潭的水起了作用,人参娃的根须也功不可没,两者相辅相成才让他的伤口快速复原。

  但是几乎致命的剑伤还是造成不小的伤害,剑尖擦着心窝边缘而入,看来面色平和的他,短时间内还是不能有太大的情波动,大笑和气愤都不允许,即使轻轻一笑也会牵动正在癒合的伤口,让他有被撕扯开的抽痛。

  所以他尽管是自己走着,但额头可见一层淡淡的薄汗,不知情的人以为是天热出汗,实则他并没有表面上的舒心,从下了马车起就不让人搀扶,徐步而行故作自在。

  “你想得美,最好别动这个念头。”她不是一动也不动的死物,由着他撺掇。

  “福妹妹,我倒是挺想的,一遇到你就化险为夷,你说谁不想把你这个吉样物带在身侧。”若是她,他可以忍受,即使她嘴上不饶人,句句刺心但轻软的嗓音像和情郎打情骂俏。

  万福两颊一鼓,气呼呼的瞪眼。“去你的吉祥物,你恩将仇报,我救了你,你还以怨报德。”

  他轻佻一笑。“我无以为报,要不,以身相许?”

  些话一出,两人的神情都有点玄妙,气氛莫名地暧昧起来,却又有些扑迷离,瞬间还有股冷风低掠。

  也许一盏茶,也许一息,场面又恢复寻常。

  “景王世子在说笑吗,以身相许是让我当妾不成?别忘了我的身分是民女,高攀不起天家贵胄。”她才不会自找麻烦,一头栽进那个天底下最肮脏的漩涡里翻搅。

  万福的神情凶恶,彷佛他敢点头就咬死他,管他神仙戒杀生,万物皆有轮回,她助他解脱。

  “原来你知道我是谁了,看来我的人变节了。”卖主卖得很欢,同时也失去了该有的本分。

  走在两人身后的乔语儿突然打了个冷颤,双腿微微打颤,因为跪得太久了,没人叫她起身,两膝跪得发肿,行走不便。

  从暗卫营出来时她才八岁,虽然师父贺迟仍带着她练武,可毕竟渐渐松驰了,少了伙伴的相互砌磋竞争、紧凑的训练,以及规律而严格的搏斗,她失了一开始的自律和严肃,心绪变得放松,把自己融入万家的生活,心思上也有了转变。

  她看着长房、三房妻妾之间的明争暗斗,又和婢仆婆子中有少许的交流,环境造就一个人的心性,加上别人有意无意的提起,她一点一点的听进耳朵,最后进入心里。

  在没见到赵天湖之前,她还能心如水,二房的两位少爷年纪还小让人起不了心思,而二爷太老,又是宠妻如命,根本不作他想,唯有容貌出众、气势凛然的世子爷能勾动潜在心底的情思。

  她才十三岁,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,看惯了万家姨娘们的作态,免不了意动,想一偿宿愿入了富贵门。

  可是赵天朔狠狠打了她一记闷棍,她高攀不上他,身为暗卫的职责是执行好主子所指派的每一个任务,没有主子的吩咐自作主张,多做他想,这名暗卫也等于废了。

  今日一跪,跪岀她的警觉心,冷汗涔涔地想起初入暗卫营的艰辛,那时为了一颗馒头和人大打岀手,头破血流才吃了个半饱,这些年的安逸让她忘了当初的饥饿,她有些贪心了,开始有了奢望。

  万福轻哼道:“给了我就是我的人,何来变节一说,就是搞不清主子是谁,要再鞭策鞭策。”

  “小福妹妹说的是,朔哥哥受教了。”赵天朔虚行了个礼,很不诚心地勾唇一笑。

  “说了别再叫我妹妹,你听不懂人话呀!”万福气恼的瞪着他,她真讨厌他那副得了便宜又卖乖的嘴脸。

  她的气怒一点威胁性也没有,看在他眼里,反倒显得可爱,让人心头发软,但他仍故意摇头,啧啧两声道:“真难伺候。”

  “你才难伺候,不回景王府,偏要窝在我这个小庄子,你不难受我难受。”像她这么懒的人只适合抬头望云,低眉闻花香的风雅事,做不来照顾人。

  “太远了。”前路险阻。

  景王府位于京城皇都内,景平县离京城约五日的车程,以他的伤势无法独自上京,除非有人来接。

  身为皇上的亲弟弟,景王也有他自个儿的封地,可是皇上迟迟不放他出京,一来是手足情深,皇上想留景王帮着对付依然活得康健的太后,二来也有牵制的意味在里面。

  世上无不多疑的帝王,尤其是晋王自毁长城,从他手里抢来的,皇上一直觉得得位不正,再加上上头还有一个太后压着,不时提醒他帝位原是晋王的,即便是一母同出的亲兄弟,他也实在难以安心。

  所以皇上将景王扣在京里,妻妾家眷同在一处,他不想世上再有第二个晋王,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才能万无一失。

  不过也因为祖父坐镇景王府,赵天朔这个小辈能搞出什么事儿,皇上睁一眼闭一眼地由着他去,他才能不时的出京,做他想做的事。

  “再远不会比黄泉还远。”万福假笑的扯动脸皮。

  她还是小福神时去过地府,她给地狱不空、誓不成佛的地藏王苦萨送过蟠桃,它得守着地府入口,没法参加蟠桃大会。

  赵天朔讪笑一声,心想这丫头的嘴真毒,见不得他好。“你认为我的身子能支撑那么久?”

  回过头,见他面上已有汗,万福难得心软的伸指一比。“去那里吧,凉快些,免得你倒下了我抬不动。”

  她所比的地方是一座草亭子,远看很小,近了才知满大的,以蔺草铺顶,四根粗大的木头顶住,草顶下方是卷起来的草帘子,风大或下雨就放下来,可挡风遮雨。

  亭内的厚土上摆了几张竹椅和藤编桌子,椅子有靠背,人一累了就能往后靠,舒缓一下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