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七


  她看着长房、三房妻妾之间的明争暗斗,又和婢仆婆子中有少许的交流,环境造就一个人的心性,加上别人有意无意的提起,她一点一点的听进耳朵,最后进入心里。

  在没见到赵天湖之前,她还能心如水,二房的两位少爷年纪还小让人起不了心思,而二爷太老,又是宠妻如命,根本不作他想,唯有容貌出众、气势凛然的世子爷能勾动潜在心底的情思。

  她才十三岁,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,看惯了万家姨娘们的作态,免不了意动,想一偿宿愿入了富贵门。

  可是赵天朔狠狠打了她一记闷棍,她高攀不上他,身为暗卫的职责是执行好主子所指派的每一个任务,没有主子的吩咐自作主张,多做他想,这名暗卫也等于废了。

  今日一跪,跪岀她的警觉心,冷汗涔涔地想起初入暗卫营的艰辛,那时为了一颗馒头和人大打岀手,头破血流才吃了个半饱,这些年的安逸让她忘了当初的饥饿,她有些贪心了,开始有了奢望。

  万福轻哼道:“给了我就是我的人,何来变节一说,就是搞不清主子是谁,要再鞭策鞭策。”

  “小福妹妹说的是,朔哥哥受教了。”赵天朔虚行了个礼,很不诚心地勾唇一笑。

  “说了别再叫我妹妹,你听不懂人话呀!”万福气恼的瞪着他,她真讨厌他那副得了便宜又卖乖的嘴脸。

  她的气怒一点威胁性也没有,看在他眼里,反倒显得可爱,让人心头发软,但他仍故意摇头,啧啧两声道:“真难伺候。”

  “你才难伺候,不回景王府,偏要窝在我这个小庄子,你不难受我难受。”像她这么懒的人只适合抬头望云,低眉闻花香的风雅事,做不来照顾人。

  “太远了。”前路险阻。

  景王府位于京城皇都内,景平县离京城约五日的车程,以他的伤势无法独自上京,除非有人来接。

  身为皇上的亲弟弟,景王也有他自个儿的封地,可是皇上迟迟不放他出京,一来是手足情深,皇上想留景王帮着对付依然活得康健的太后,二来也有牵制的意味在里面。

  世上无不多疑的帝王,尤其是晋王自毁长城,从他手里抢来的,皇上一直觉得得位不正,再加上上头还有一个太后压着,不时提醒他帝位原是晋王的,即便是一母同出的亲兄弟,他也实在难以安心。

  所以皇上将景王扣在京里,妻妾家眷同在一处,他不想世上再有第二个晋王,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才能万无一失。

  不过也因为祖父坐镇景王府,赵天朔这个小辈能搞出什么事儿,皇上睁一眼闭一眼地由着他去,他才能不时的出京,做他想做的事。

  “再远不会比黄泉还远。”万福假笑的扯动脸皮。

  她还是小福神时去过地府,她给地狱不空、誓不成佛的地藏王苦萨送过蟠桃,祂得守着地府入口,没法参加蟠桃大会。

  赵天朔讪笑一声,心想这丫头的嘴真毒,见不得他好。“你认为我的身子能支撑那么久?”

  回过头,见他面上已有汗,万福难得心软的伸指一比。“去那里吧,凉快些,免得你倒下了我抬不动。”

  她所比的地方是一座草亭子,远看很小,近了才知满大的,以蔺草铺顶,四根粗大的木头顶住,草顶下方是卷起来的草帘子,风大或下雨就放下来,可挡风遮雨。

  亭内的厚土上摆了几张竹椅和藤编桌子,椅子有靠背,人一累了就能往后靠,舒缓一下。

  “朔哥哥,你偷了谁家的闺女被追杀,这么狼狈的躲入寺庙避灾?”她开口没好话,尽是调侃、赵天朔目光微冷。“我在追查我父亲的死因,刚出京不久就遭到狙杀,我身边的人或死或残,各自散落。”

  “谁想杀你……啊!别告诉我,当我没问,我才不要卷进你们乱七八糟的事儿里。”明哲保身最重要。

  见她很慎重的摇头,看出她胸有丘壑的聪慧,他不由得莞尔。“很多人都想杀我,我挡了不少人的路。”

  他说得含糊,却不难听出身为景王世子的难处,上有皇上时不时的试探,让景王府在京中身处进退两难的尴尬局面,内有三位成年的叔叔觊觎世子之位,他们的子女也想着无“嫡”立庶,想办法要除掉他。

  皇上年事已高,底下的皇子皇孙们蠹蠢欲动,纷纷拉拢对他们有利的人马,朝廷中已有党派出现。

  景王府立场超然,谁也不偏帮,只忠于皇上,皇上让谁接位就由谁接位,登基大典后便拥新皇为帝。

  但是也因为这份超然而引来多方猜测,小人总是以己心度人,多疑是皇家人的传统,没人相信他们什么人也不挺,真的置身事外,谁晓得暗中是谁的人,只是藏得深未暴露出来而已。

  不能为己所用便是敌人,为免被对手抢先一步反过来为敌,那就先发制人,斩草除根,再加上晋王狼子野心的想拔掉皇上的左右手,首当其冲的景王府便是箭靶,他第一个要灭的便是景王和嫡系子孙。

  所以景王世子的身分不是荣光,反而是一种负累,多方人马都想杀他,他的处境堪虑。

  “不当景王世子不就得了。”烦恼多半都是自个儿找来的,抛开了,四大皆空,人生自有风流处。

  瞧她说得轻巧,他却心情沉重,若是不当世子,他一身血仇向谁索讨?“世上之人皆身不由己。”

  “是放不开、放不下吧!执念太深,成不了佛。”她看过太多孤魂野鬼因留恋阳世而灰飞烟灭,连投胎的机会都没了。

  “成佛?”赵天朔骤地射出阴狠眸光。“我只想成魔,杀尽害我爹娘的人,让他们血祭我爹娘。”

  “等等,那株人参娃没救活你亲娘吗?”不可能呀!都五百年了,虽然不能起死回生,但只要一息尚存,大多能救得回来。

  他神色悲愤的捂着脸。“她两年前死了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