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六


  “相看。”他取笑道。

  万福没好气的啐了一声,“别学我娘,还没长牙就急着吃肉,我才不和人看来看去,姻缘天注定,该来的时候就会来,急也没用。”

  她是仙胎灵骨,她的婚配不可能由人做主,虽被福神爷爷丢下人界历练,但她还是神仙,自由天定。

  “如果没来呢?”赵天朔嘴角一扬。

  她不在意的扬手。“没来就没来,这是天意,天意不违,刚好我也不想嫁,赖给包子养。”

  “包子是谁?”此人罪大恶极。

  “我的两个弟弟。”谁教两人嘴贱,老是说她嫁不出去。

  赵天朔一愕。“令弟是包子?”

  “两颗大肉包。”在万福眼中,两个弟弟就像两颗刚出炉的鲜肉包子,软乎乎地让人想掐一掐、捏一捏,他们不听话的时候,更让她想大口一张,吃个干净。

  “令弟日后会成亲,有自己的妻小,姊弟再亲也亲不过亲骨肉,他们岂能养你一辈子?”赵天朔很不喜欢她过度依赖两个弟弟,他说不上所以然来,却知他从此时开始讨厌肉包。

  “朔哥哥你想得太多了,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我都不晓得,为何要先存起来担心,而且你当年给我的银票已经当祖宗了,一堆的钱子钱孙孝敬着,我不愁没银子花。”千金散去还复来,她手中的银子已是昔日的数倍。

  而且有空间在手,哪天嫌这世道不好玩了,她便遁入其中,那里和福地洞天很相似,充满丰沛的灵气。

  再说了,她也没想过嫁人一事,毕竟这副身躯才十岁,过个三、五年再说也不迟,爹娘宠她,她一说准成。

  一听到钱子钱孙钱祖宗,赵天朔不由得发笑,“看来你赚了不少,能借些来花花吗?”

  万福一双晶亮水眸微眯。“亲兄弟都要明算帐,你要借几分利?什么时候还?最多一年借款,我不跟你客气,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敢不给我利钱,我绝对砸破你家大门讨债。”

  “姑娘,公子家是……”王府。

  乔语儿不敢直呼世子爷,怕世子爷怪罪她守不住秘密,把他的身分泄露出去,在她心中他仍是主子。

  “闭嘴。”

  “话多。”

  赵天朔和万福同时目光一冷,却未看向自认为很重要的乔语儿。

  乔语儿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,为何他们的神情都带着冷意?

  “贺迟没教好她。”心大了。

  “不错了,武力值我很满意。”说打哪儿就打哪儿,毫不迟疑,不过一旦有了其他心思,就难管教了。

  “我再换一个。”赵天朔听不懂武力值是什么意思,但明白要给她的人武功一定要高,身手差的她还不耐烦收。

  闻言,乔语儿相当不安,不敢再开口,脑中却不断想着世子爷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是要将她调离姑娘身边吗?

  “不用了,只要不背主,我用得挺顺手的。”万福性懒,再适应一个新人多有不便,还是将就着用。

  “姑娘,奴婢只有你一个主子,绝对不会有丝毫逆意。”听懂两人对话的乔语儿双膝落地,脸上难堪一闪而过。

  暗卫一旦被舍弃只有一种选择,是当不回寻常百姓的。

  “小福妹妹,这样的人我不只一个,你真的不换?”心性不定的下人一旦生了异心,比敌人还可怕。

  那声“小福妹妹”把万福惊着了,她心坎儿一抽。“朔哥哥,你伤没好,快把药全喝了。”

  他一定伤着脑子了,此时还看不出来,日后便会显现,脑伤最难治。

  “苦。”药凉了。

  “良药苦口,我可是切了半根参须给你补身。”万福取出剩下的半截,带着招摇意味。

  看到比拇指还粗的人参根须,赵天朔惊讶的问道:“你又找到一株人参娃?”

  她笑着摇摇头。“不是。”

  “别人送的?”这年分的人参百年难得一见,谁送得起?宫中的几株都在太后那里,她怎么也不肯拿出来。

  谁敢跟她抢呢!一句“身子虚”,连皇上也开不了口,孝道在前,身为子侄辈的哪敢不孝。

  “你送我?”她杏目一睐。

  “买的?”更不可能,拥有这般的品性,恐怕没人肯卖,留着救急,完整的人参娃更有价值。

  “买不起。”若以市价来说,大概是天价吧!

  赵天朔更加错愕了。“那它从哪里来的?”

  “我种的。”她得意地一抬下巴。

  “你种的?”他一脸的不相信。

  “我有一个福地洞天,水好、土肥、气候适中,作物一种下去会比一般的作物生长得的更好。”万福并未说得太明白,只隐隐约约地让人猜测到她有一块福地,日后她拿出什么就不稀奇了。

  “但不会好到这种程度。”看这根须的粗细,估算主根有一、两百年的年分,地再肥也种不出来。

  一直跪着的乔语儿没人理会,不由得眼眶泛红。

  “我本事呗!你不晓得我是天上神仙下凡吗?”她说的是实话,但没人相信,只当她在开玩笑。

  “打雷时躲远点,人家当你扯牛皮。”扯牛皮做大鼓,雷声轰隆隆,全打在鼓面上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