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五


  “你是贺师父的徒弟?”

  他记得贺迟曾是他父亲身边的死士,父亲死后,贺迟在父亲坟前搭了草寮,成了风雨无阻的守坟人。

  “是的,奴婢曾是暗卫营的一员,五年前世子爷把师父和我给了姑娘,要我们把她当成主子听从命令。”

  这些年来他们始终谨遵命令,帮着姑娘打理私产,为其扫除障碍,即便如此,姑娘对她而言还是一个谜,她怎么也看不通,姑娘身上有太多超乎寻常的怪事。

  如一亩地能种那么多石粮的种子是哪儿来的?为何姑娘不出门,总能手拿非当季的果子啃着?冬天里弄来肥硕的活鱼却从不说出处,储粮的仓房更是莫名地出现品质上佳的各种杂粮。

  姑娘的很多作为都难以解释,但她身为奴婢,只需要做好分内之事,其余的从来不多问。

  “嗯,你们做得很好。”这是赵天朔仅有的肯定。

  听到前主子的赞许,乔语儿笑得很开心。“世子爷,药快凉了,你趁热喝。”

  “放下,我一会儿喝。”他神色漠然。

  “冷了药会变得更苦,世子爷你……”

  赵天朔充耳不闻她的提醒,只问了一句,“你家姑娘呢?”

  “她去相看……”

  乔语儿话还没说完,赵天朔顿时脸色一变,气怒的喝道:“什么,相看?!”

  她吓到了。“世、世子爷,你在气什么?”

  他在气什么……微微一怔,他胸口彷佛有什么要爆开来,他却不知是何物。“她去哪里相看?”

  才几岁就急着嫁人,她就这么怕嫁不出去吗?

  赵天朔忽然觉得很烦躁,有点坐不住,可是他知道他的伤势并不轻,若不好好养伤,只怕寿元有损。

  “正大光明殿,弥陀寺举办佛诞法会,姑娘陪着三姑娘到前殿相看人家……”听说对方人品不错,长相清秀。

  “等等,你说相看人家的是她姊姊?”是了,她还有一个大她几岁的姊姊,正好在议亲年岁,想到这里,他本来得又急又快的怒气一下子消弭于无形,取而代之的是满腔的爽朗清明。

  乔语儿一脸困惑,仍是答道:“是的,世子爷,三姑娘前些日子和曹家的婚事谈崩了,二太太心里不舒服,又让人看了一家。”

  “嗯!没事了,你下去吧。”不是她,白担心了一场。

  “世子爷,药还没喝……”她小火慢熬熬了两个时辰。

  “我说下去你听不懂吗?”敢违抗他的话只有一种下场,死。

  “可是……”他不喝她不安心,那么重的伤。

  “你忘了暗卫的第七条戒规?”他冷声问道。

  闻言,乔语儿脸色一白。“奴、奴婢只是关心……”

  “你用什么身分关心?”他冷冷的反问。

  “我……”她的脸色更惨白了。

  暗卫营的女子只有两条路可行,一是死,二是成为主子的女人。

  乔语儿虽无二心,但多少有些向往,以她们这种身分的人而言,不想死就只有攀附高枝,但她一时忘了她已非暗卫,而且主子也不再是世子,而是万六姑娘。

  “怎么了,为什么药还没喝?朔哥哥,你不会怕苦吧?”万福一走进房里,看到碗中满满的汤药,便调笑的问道。

  法会人太多,真是吵死人了,她的耳膜快要被震破了。

  看着她莹白小脸笑若桃花,两颊酡红,眼眸藏水,更加水灵清丽,他不由得心念一动,但仍故作镇定地问道:“你不是去相看人,看得如何?”他端起还有点热的汤药,喝了一大口。

  堂堂男儿岂会怕药苦?但是……真的好苦,谁熬的药?

  狠厉的目光一射,一旁的乔语儿忍不住身子微微发颤。

  “看什么看,一堆的人,我眼睛都看花了,后来实在太累了,我就留窝儿和王婆子在那陪着姊姊,先溜了回来。”万福说完,手一擦,手心突然出现一颗大甜枣,一口一口的啃着。

  其实她是懒病犯了,不肯久站,和姊姊说了一声便返回香客大院,人挤人的盛况还真没什么可怕,不如王母娘娘的蟠桃大会有趣,吕洞宾追着嫦娥姊姊,天蓬元帅好色又贪嘴,太上老君说起他的炼丹炉……

  “不怕她看错了对象?”男怕入错行,女怕嫁错郎,娘说过女人的婚嫁是第二次的投胎。

  一想到母亲,赵天朔眼神微黯。

  “看错了又何妨,只要她看上眼了,对方又不算太差,总有办法喜结姻缘。”她万家有得是银子,还愁拿不下一名男子,有钱连鬼都能使唤,何况是人。

  “你想逼婚?”很像她会做的事。

  万福摇摇莹润指头。“非也,牛不喝水,总不能压着它喝吧,要彼此心甘情愿,才能比翼双飞。”

  大不了她去找月老聊聊,有月下老人的红线牵系着,千里姻缘怎么也跑不掉。

  “那你呢?”赵天朔又问。

  “我什么?”被问的人一头雾水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