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五


  “闭嘴。”

  “话多。”

  赵天朔和万福同时目光一冷,却未看向自认为很重要的乔语儿。

  乔语儿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,为何他们的神情都带着冷意?

  “贺迟没教好她。”心大了。

  “不错了,武力值我很满意。”说打哪儿就打哪儿,毫不迟疑,不过一旦有了其他心思,就难管教了。

  “我再换一个。”赵天朔听不懂武力值是什么意思,但明白要给她的人武功一定要高,身手差的她还不耐烦收。

  闻言,乔语儿相当不安,不敢再开口,脑中却不断想着世子爷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是要将她调离姑娘身边吗?

  “不用了,只要不背主,我用得挺顺手的。”万福性懒,再适应一个新人多有不便,还是将就着用。

  “姑娘,奴婢只有你一个主子,绝对不会有丝毫逆意。”听懂两人对话的乔语儿双膝落地,脸上难堪一闪而过。

  暗卫一旦被舍弃只有一种选择,是当不回寻常百姓的。

  “小福妹妹,这样的人我不只一个,你真的不换?”心性不定的下人一旦生了异心,比敌人还可怕。

  那声“小福妹妹”把万福惊着了,她心坎儿一抽。“朔哥哥,你伤没好,快把药全喝了。”

  他一定伤着脑子了,此时还看不出来,日后便会显现,脑伤最难治。

  “苦。”药凉了。

  “良药苦口,我可是切了半根参须给你补身。”万福取出剩下的半截,带着招摇意味。

  看到比拇指还粗的人参根须,赵天朔惊讶的问道:“你又找到一株人参娃?”

  她笑着摇摇头。“不是。”

  “别人送的?”这年分的人参百年难得一见,谁送得起?宫中的几株都在太后那里,她怎么也不肯拿出来。

  谁敢跟她抢呢!一句“身子虚”,连皇上也开不了口,孝道在前,身为子侄辈的哪敢不孝。

  “你送我?”她杏目一睐。

  “买的?”更不可能,拥有这般的品性,恐怕没人肯卖,留着救急,完整的人参娃更有价值。

  “买不起。”若以市价来说,大概是天价吧!

  赵天朔更加错愕了。“那它从哪里来的?”

  “我种的。”她得意地一抬下巴。

  “你种的?”他一脸的不相信。

  “我有一个福地洞天,水好、土肥、气候适中,作物一种下去会比一般的作物生长得的更好。”万福并未说得太明白,只隐隐约约地让人猜测到她有一块福地,日后她拿出什么就不稀奇了。

  “但不会好到这种程度。”看这根须的粗细,估算主根有一、两百年的年分,地再肥也种不出来。

  一直跪着的乔语儿没人理会,不由得眼眶泛红。

  “我本事呗!你不晓得我是天上神仙下凡吗?”她说的是实话,但没人相信,只当她在开玩笑。

  “打雷时躲远点,人家当你扯牛皮。”扯牛皮做大鼓,雷声轰隆隆,全打在鼓面上。

  雷公电母可疼她了,才舍不得伤了她。“药,一口喝了。”

  看了一眼还有半碗的汤药,赵天朔眉头一皱。“我好得差不多了,应该不用再……”

  “喝。”

  万福莲花指一比,再苦的药也涓滴不剩。

  “朔哥哥,你比孩子还糟糕,你知道你伤得有多重吗?”若非灵水抢救得宜,他此时还在生死关头。

  赵天朔面上一讪,自知伤势不轻,但好得太快启人疑窦。

  “朔哥哥,你喜欢光着膀子吗?”他有二头肌。

  他不解的低头一瞧,倏地脸一红,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未着上衣。“谁脱的?”

  “我。”万福扬声回道。

  “小姑娘家的,不知羞。”他用右手拾起外袍,尽可能不牵动伤口,接着披在身上,两耳红得有如女子的胭脂。

  §第六章 某人得寸进尺

  “什么,要让我找个稳妥的地方让你养伤?!”万福难以置信的惊呼。什么叫得寸进尺?这就是!

  赵天朔理所当然的神态便是有一就想双,双字去滚出个三,三、四是一家人,凑个五就有福了。

  弥陀寺的法会只办三天,三天后便各自下山返家,人群三三两两的散去,池塘的荷花开出粉紫、粉绿、红、白青各种颜色,姹紫嫣红,蝉声绵绵,盛夏到来。

  万欢相看的人家姓夏,在众多的信众中两人居然有缘碰面,小儿小女都有点害羞,你看我、我看你,好像那织女牛郎相会,含情脉脉,彼此都有些小鹿乱撞,心花朵朵开。

  成不成是一回事,但两家似乎有那么一点意思,不求高门大户,只求两心结同心,白首不相离。

  王婆子急着把这桩喜事传回去,催着姑娘们回城,粉腮红艳的万欢低着头,羞中带笑的不敢抬头,怕人取笑。

  可偏偏这个时候,万福遇到了无赖,救了人还得保他身后无追兵,有恩未报反招仇,她被老天爷坑了一把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