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三


  先帝有十三个皇子,早夭和意外伤亡的不算,有八个儿子顺利存活下来,而景王与当今圣上同为荣妃所出。

  现今的晋王是废太子,为元皇后所出,可是他等不及皇上驾崩便急于登基,暗中勾结道士炼丹,向皇上谎称能够延寿,皇上误信丹药能长生不老,中了丹毒,弥留之际废了太子之位,改为晋王,最后由当时的秦王继位。

  与帝位失之交臂的晋王非不服气,常借故滋事,有生母太后的庇护,基于孝道,皇上气得牙痒痒也拿他没辙,只能眼睁睁地看他一日日嚣张,在自个儿的封地作贱百姓。

  总而言之,只要太后一日不死,皇上就动不了晋王,她是晋王的护身符,母子同心的扯皇上后腿。

  而晋王完全有恃无恐,他始终认为帝位来就是属于他的,为什么要拱手让人,因此他养死士、蓄私兵,大量购马和私运铁,在他的封地打造一个小皇朝,专门与皇上唱反调,挑拨离间,甚至对其他皇家子嗣暗下杀手。

  赵天朔的父亲就是为了追查晋王的恶行,死在回京的路上,手中的证据不翼而飞,大家都心知肚明是晋王做的,却无法将他绳之以法,加上天高皇帝远,远在封地的他照样酒池肉林,过着宛如帝王般的日子。

  可恨的是,朝中竟有人与晋王勾结,暗中将朝廷的各种动向告诉晋王,晋王因此更加无法无天,多次破坏已行的政令,让皇家颜面扫地,而这人指向某位皇子。

  “老王爷不会只有一个儿子吧?”伤成这样,分明要置人于死地,看来景一王位相当诱人。

  “两位侧妃各生有一子,左夫人一子,一共三位郡王,女儿五名已有婚嫁。”

  “难怪了……”有三个叔叔,谁想把世子之位让给毛没长齐的小子,他凭什么跟人争?

  “姑娘,难怪什么?”乔语儿面露不解。

  “没什么,我出去走走,里面那个你看一下,若是又发热了再喊我一声。”人呐!总是自相残杀。

  看了几千年的溯古亘今镜,她跟看了几千本惊世录无异,会发生什么事她都清清楚楚,为了一颗馒头,人都可以以杀人了,何况是滔天的富贵,妻妾间从来没有姊妹情,只有利益上的合作和争斗,相信妻贤妾美能同处一室的人是傻子,丈夫只是她们登天梯的桥梁。

  “哎呀!有烤鱼。”

  怎么又是他,阴魂不散。

  “老和尚,夜深了,该归寝了。”他眼神太亮了,有鬼。

  “闻到烤鱼香味就来了,那么大一条鱼,施主怕是吃不完。”广远大师拂了拂他的新架裟,神态自若。

  “和尚不能吃鱼,犯戒。”他真是和尚吗?

  他呵呵笑道:“菩萨说万物皆有灵,豆腐萝卜也有灵性,老衲吃它们是为了悟道。”

  “所以?”

  “所以烤鱼在老衲眼中也是豆腐萝卜,鱼是万物之一,老衲悟了便成道。”他口念阿弥陀佛。

  十分傻眼的万福被歪理打倒了,她没想过有一天会和庙里住持坐在露天石阶上,一同吃一条鱼,一同对着星空发怔。

  赵天朔睁于眼睛的第一个感觉是——痛!

  但不是那种椎心刺骨的痛,彷佛下一刻便要死去,而是皮肉癒合又拉扯的痛,不那么惊心动魄,却又有着恍若隔世之感,再看到窗外的白昼,他的心不自觉跳动着再生的感触。

  偏过头,他看见一道正在熬药的背影,但他很清楚那不是昨夜见到的“她”,此女的身形已有女子的体态,绝非十岁的小姑娘。

  乔语儿正巧转过身,见他醒了,高兴的迎上前。“世子爷,你醒了?”

  赵天朔的黑眸冷厉一眯。“你知道我是谁?”

  “世子爷,奴婢的师父是贺迟。”看药熬得差不多了,她低身一倒,刚好三碗水熬成一碗。

  “你是贺师父的徒弟?”

  他记得贺迟曾是他父亲身边的死士,父亲死后,贺迟在父亲坟前搭了草寮,成了风雨无阻的守坟人。

  “是的,奴婢曾是暗卫营的一员,五年前世子爷把师父和我给了姑娘,要我们把她当成主子听从命令。”

  这些年来他们始终谨遵命令,帮着姑娘打理私产,为其扫除障碍,即便如此,姑娘对她而言还是一个谜,她怎么也看不通,姑娘身上有太多超乎寻常的怪事。

  如一亩地能种那么多石粮的种子是哪儿来的?为何姑娘不出门,总能手拿非当季的果子啃着?冬天里弄来肥硕的活鱼却从不说出处,储粮的仓房更是莫名地出现品质上佳的各种杂粮。

  姑娘的很多作为都难以解释,但她身为奴婢,只需要做好分内之事,其余的从来不多问。

  “嗯,你们做得很好。”这是赵天朔仅有的肯定。

  听到前主子的赞许,乔语儿笑得很开心。“世子爷,药快凉了,你趁热喝。”

  “放下,我一会儿喝。”他神色漠然。

  “冷了药会变得更苦,世子爷你……”

  赵天朔充耳不闻她的提醒,只问了一句,“你家姑娘呢?”

  “她去相看……”

  乔语儿话还没说完,赵天朔顿时脸色一变,气怒的喝道:“什么,相看?!”

  她吓到了。“世、世子爷,你在气什么?”

  他在气什么……微微一怔,他胸口彷佛有什么要爆开来,他却不知是何物。“她去哪里相看?”

  才几岁就急着嫁人,她就这么怕嫁不出去吗?

  赵天朔忽然觉得很烦躁,有点坐不住,可是他知道他的伤势并不轻,若不好好养伤,只怕寿元有损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