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三


  “小福?”

  她“啊”的一声猛地抬起头。“不会吧,你真的认得我?”敢情这位少年是熟人。

  “我是朔。”原来真是她。

  在经过多年,已长成大人样的他露出许久未见的笑意,他以为已冷硬无比的心,在看见她时多了一丝柔软。

  “什么朔,我哪认识什么朔……”还望月呢!月圆月缺,潮起潮落,朔月无光。

  “一万两黄金。”他打趣道。

  一万两……黄金?万福想到了什么,试探地问道:“朔哥哥?”

  “是我。”白牙一咧。

  “你怎么老做翻墙攀檐的勾当,你本行是贼儿?”做贼来钱快但缺德,别人的银子也是辛苦赚来的。

  他哭笑不得。“我的伤。”

  “喔!我忘了?”万福拿起剪丝线的小剪子将他原来破了一个洞的衣服剪开,借着夜明珠的光亮她看到一片血糊糊的,血色特别深的地方隐隐有个伤口,不时有血渗出。

  “把药粉撒上即可。”他交代完,紧抿着泛白的唇。

  “这样药粉会被血冲开,你等等,我想个办法捂住……”伤口很深,应该刺到心肺了,但他运气好,从心口上方刺偏了。

  “我……我姓赵,赵天朔,若我有个不测,通知景王府的长史,我是景王——”身子忽地抽搐,他眼白一翻,昏了过去。

  “什么景王,难道你是景王不成?”看了一眼往后倒的赵天朔,万福把药粉倒在手绢上,再将手绢往他的伤处一覆,双手随着跟上,以现代的加压止血法替伤口止血。

  她是没什么力气,也压不久,两只细胳臂压得发酸,她看了看他的脸色,依然白得像一张纸,但气息没那么喘了,因此她把手挪开,再轻轻拿开手绢,察看出血的情况。

  血不再流了,她松了口气。

  可是床榻被人占了,她怎么睡觉?

  越想越不是滋味的她发了好一会儿的呆,接着她又伸手拍了拍他的肩,想看看是否能把人叫醒,未料掌心感受到惊人的热度,她这才想起人一受伤就会发烧。

  只是要怎么降温,屋里可没冰水……

  水?

  呵,她有一潭子水。

  一闪身,万福进入血玉镯子内的芥子空间,她摇手一挥,剖半的葫芦做成的瓢子飞到手中,她舀了一瓢子水打算出空间,但是游来游去的鱼儿很肥美,她再伸指一挑。

  一条手臂粗长的肥鱼飞岀潭面,在没人动手的情况下被开膛剖腹,里头的秽物被挑岀,潭旁已升起一堆小火,鱼插入竹竿中微火细烤,细细的盐抹上鱼身两面,鱼皮完整,烤得焦黄。

  在烤鱼之际,万福的怀兜里多了几颗现采的水果,她用篮子装起,又取出一小坛子樱桃酒。

  “喂!你在干什么?”

  一道小小的身影跳了出来,光溜溜的身子只穿着一件红肚兜,在万福面前跳来跳去,一手还转着波浪鼓。

  “给我一根参须。”她都忘了这玩意儿很管用。

  “不给。”小人儿很小气的护着。

  “不给不行,还是你想要我自己取?”万福上下打量着他,思量着要取哪一截较适宜,太细的她还嫌拿不出手。

  “坏人。”他退后一步。

  万福不耐烦的挥手,手里多了一把锋利小刀。“让我自个儿动手,要是伤到你可别怪我手重,是你自找的……”

  “等等,我给你,你不要靠近我……”她太坏了,常常欺负他,等他变成大参王后一定要加倍讨回。

  看起来两岁左右的小男娃便是当年的人参娃,他将精魄移到主须旁的根须中,重新种入土里,有了池水的滋润和充沛的灵气,五年来他生长快速,已是成形的人参,具有两百年的药性,根须不少,也结了不少人参果。

  万福把果实摘下来晒干,挑出壮实的再种下去,如今也成气候了,一片三亩大的人参药田。

  不过和人参娃不同,它们没有精魄,也无法化成人形,只是普通的药草,约五十年分,可做药用。

  “粗一点,不然你要再割一次。”没鼻涕粗的参须有什么作用,这小鬼就是不够大方。

  人参娃气愤的瞪了她一眼,一咬牙,最粗的根须掉落,他心痛的丢出去,转身用屁股对着她,表示他正在不满赌气。

  “好了,我走了,好好修行,下次给你带糖葫芦和小车。”嗟!还要她哄,他多大的脸面呀!

  “还要凤瓜和麻辣鸡,以及一个小狗布偶,我虚弱,要补一补。”哼!割他的小须须,太坏了。

  “成,补到你吐血。”人参吃鸡,那不就是人参鸡,她恶趣味的一笑,身子一晃,又出了空间。

  万福一现身,两手多了不少东西,她先将灵水滴在赵天朔的伤处,原本翻白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内一缩,渐成略有血色的肉色,微微沁出的血凝成冰晶状,但是是软的。

  她又扶起他给他喂了几口水,本来热得烫手的体温稍微降了一些,呼吸变得更平稳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