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一


  “不用叫了,不会有人来的。”

  阴森森的嗓音忽地传来,万福顿感背脊一凉。“你是谁?”有人那么靠近,她居然没有发觉。

  “过路人。”

  “你要干什么?”

  “借过。”

  “你会不会伤害我?”

  “不确定。”

  “什么叫不确定,你这话说得太不负责任,我战战兢兢的吊着心,你却用模棱两可的话敷衍我,耍人玩呀!”万福有点火大,她凡事直来直往,生平最讨厌的一件事便是不清不楚。

  “如果你未对我造成妨碍的话。”他话中有话的警告。

  “是你闯进我的屋子,不是我爬上你的床,有妨碍的人是我吧!”她才是无端被打扰的人。

  “说得有理。”慌不择路之际,唯有这间屋子的窗户是敞开的,迫于无奈,他才入内藏身。

  万福真想直接暴力制裁了。“什么叫有理,路都借你过了,你还不离开,等我请你吃素包子吗?”

  “走不了。”他想笑,却痛苦的捂胸。

  “为什么?”难道犯了案被追缉?

  “受伤。”

  “伤得很重?”她窃喜。

  微哑的声音带了一丝讽意。“即使伤得动不了,你也不是我的对手,劝你还是熄了想把我五花大绑的念头。”

  被人看穿了心思,万福小有不快。“你趴在梁柱上吧,下来,你的血滴到我了。”

  “是你的荣幸。”他的血尊贵不已。

  “你向来话都这么少吗?”

  “能用就好。”何须废言。

  “我帮你上药。”她悄悄地从空间内取出常用药物。

  “你?”他的语气充满不信。

  “除了我还有谁能帮你?我也是很为难,可是你一直不走我更为难,思来想去我还是为难自己一下好了。”反正一有危险她就躲进镯子,谁也找不到她,那是最安全的地方。上面响起低低的笑声。“你说话的语气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,我挺想念她的。”

  那个人嘴巴很毒,也不太把人当一回事,在她眼中人没有贵贱之分,只有品性的高低。他以为他很快就会忘却此事,那不过是一段小的插曲,可是今日再遇性情相似的小姑娘,那抹小黑影又不自觉跳出来,他才意识到原来他还记得她,只是以往都深埋在心底,并未多想。

  “阿弥陀佛,感谢菩萨的恩惠,好在我不是那个人。”多几个这样的故旧她会短命。

  “但很像。”性格一模一样。

  “你到底要不要治伤,如果想死,麻烦死远点,不要给我找事儿。”要是被人发现她房里有具无名男尸,她的名声就毁了。

  “真不讨喜。”一声低咕后,一道黑影由屋粱翻下,落地时还站不稳,往前一晃。

  他很快就稳住了身形,但听得出气息粗重,一个简单的翻身动作似乎让他伤得更重,血的气味更浓。

  “你伤到哪里?”她得要评估一下是要直接上药,还是得先止血。

  “左胸。”他微喘着气回道。

  “一剑穿胸?”她希望。

  “早死了。”

  “可惜了。”只差一点。

  “是很可惜。”他没死成,有人就该死了。

  万福一撇嘴,听出他话中之意。“你太高了,我构不着,坐下,床沿,别弄脏床榻。”

  “真懒。”她站起来就构住了,偏偏坐着不动。

  “你管我,受伤的是你不是我。”救他是心善,不是理所当然,还管起闲事了。

  想到身上的伤,黑影摇晃了一下,十分吃力的往罗汉榻一坐,他眼前一片模糊,快要支撑不住。

  “我看不见,太暗了。”万福能看到的是一具人形,至于伤口,那真要请鬼来瞧了,屋子无灯暗如墨。

  “给。”

  忽地,屋内一角微亮,一颗比鸡蛋略小的夜明珠发出莹黄光亮,照出两张各有防备的脸,却同样有着惊讶。

  “咦!你看起来很眼熟。”

  “我应该见过你……”

  少年脸色苍白,但眉宇俊朗,他若有所思地看向面前灵气逼人、慧黠多娇的小姑娘。“算了,别攀交情了,还是赶紧治伤,早点上药早点走人,别来麻烦我,我最讨厌揽事……”被人直直盯着,大为不快的万福忍不住嘀咕。

  “小福?”

  她“啊”的一声猛地抬起头。“不会吧,你真的认得我?”敢情这位少年是熟人。

  “我是朔。”原来真是她。

  在经过多年,已长成大人样的他露出许久未见的笑意,他以为已冷硬无比的心,在看见她时多了一丝柔软。

  “什么朔,我哪认识什么朔……”还望月呢!月圆月缺,潮起潮落,朔月无光。

  “一万两黄金。”他打趣道。

  一万两……黄金?万福想到了什么,试探地问道:“朔哥哥?”

  “是我。”白牙一咧。

  “你怎么老做翻墙攀檐的勾当,你本行是贼儿?”做贼来钱快但缺德,别人的银子也是辛苦赚来的。

  他哭笑不得。“我的伤。”

  “喔!我忘了”万福拿起剪丝线的小剪子将他原来破了一个洞的衣服剪开,借着夜明珠的光亮她看到一片血糊糊的,血色特别深的地方隐隐有个伤口,不时有血渗出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