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八


  “不要太惊喜,我的要求是字体工整,不可潦草敷衍,只要有一个字我觉得不够多端正,全部重写。”不让他们写到怕就学不会教训,他们二房已经够有钱了,现下只缺读书人,她就是希望他们能够争气。

  “二姊,我是你亲弟……”杀人不见血。

  “二姊,你泯灭天良——”我命休矣。

  万泰、万民齐声哀号,苦着一张脸想向青天大老爷申冤,他也不过一天没上课而已,哪来的灭门血恨,二姊懒虽懒却心狠手辣,连自家人也不放过。

  “怎么了,大老远就听见你们的惨叫声,被谁欺负了?”天可怜见,那声音实在太惨烈。

  救乐来了!

  “是二姊。”万泰和万民同时伸手往前指,指向同一人。

  “福儿乖女儿,是不是弟弟又不乖了?你别恼火,要动手的事交给爹来做。”乐呵呵的万二爷一点威严也没有,手里拿着二女儿最喜欢的汤灌包走向越长越可人的二女儿。

  “爹,你不公平。”万泰像被拔了毛的公鸡,跳了起来。

  “爹,你目中无“人”。”万民不满被亲爹忽视。

  “什么不公平,什么目中无人,你们书读到狗肚子了,这是你们二姊,她在家也没几年了,你们不照护她还惹她生气,我生两只老鼠都比生你们好!”太不长进了。

  几乎认识万明的人都晓得,万家的二爷是县城有名的妻奴、女儿奴,他是老婆第一,女儿第二,儿子当猪随便养,只要妻女在他面前,儿子形同无物。

  万家三房他是唯一没纳妾的人,四个孩子都是元配所出,家里有时吵吵闹闹却十分和睦,说是吵,可越吵感情越好,几个孩子为鸡皮蒜毛的小事争吵,却从未为家产红过脸。

  不像其他两房这也争,那也争,老大读书小的也要去,哪个有新衣服其他的也要有,整天为了谁银子多谁银子少而争执不休,连首饰款式不同也能争,谁都要最好的。

  想想父亲的话也没错,万泰首先低头认错。“二姊,你要是嫁不出去我养你,你的个性太可怕了,肯定没人要……”

  “混小子,你说什么,你二姊天生丽质,国色天香,多少青年才俊等着上门提亲,她要你养?!老子先打死你,你还要我养呢!”万二爷朝儿子后脑杓一巴掌拍去,被他没心没肺的话气到肝疼。

  “爹,我又没说错,二姊的性子实在是……”难以启齿,又凶又悍又懒,说话专出冷刀子,割人。

  “对嘛!二姊长得也不怎么样,哪来的国色天香,爹的眼睛长歪了,我比较喜欢大姊的温柔婉约,而且她女红很好,哪像二姊……”除了赚钱,她样样不行。

  “万泰、万民,你们反了是不是?爹在这里你们也敢说你们二姊的坏话,哪天我和你们的娘不在了,你们还不把她赶出家门。”越想越气的万二爷怒拍桌子,嗓门大了些。

  “爹,我们不敢,二姊很凶,不是我们赶她,是她一脚把我们踹出门。”万泰面有惧色。

  “爹,我们胆子很小,家有母老虎,二姊比我们家的谁都强悍,你没瞧她上回痛打大堂姊舅家的表姊,那服狠劲呀……”想到都心惊,居然一掌撂倒比她大六岁的人。

  “你、你们……”分不清儿子哪个大哪个小的万二爷想骂人都喊不出名字,十分尴尬。

  “爹,左边是万泰,右边是万民,还有,这样就认得了。”万福出其不意的捉乱万泰的头发,两兄弟立能分辨。

  “哈……聪明,这个好,看你们再怎么骗我,老子被儿子耍得团团转,我这口气堵着呢!”一见儿子的狼狈样,扳回颜面的万二爷仰头哈哈大笑。

  看到自家的爹笑得得意,两个小少年是一脸委屈,觉得自己真是捡来的,毫无尊严可言。

  “二姊,不带这样的。”万泰幽怨的看着他二姊,哪有人直接翻脸,把他弄得像被母鸡啄过的小公鸡。

  “再让你和万民兄弟不分,混淆别人,真把咱们二房当你们道行的修练场吗?”管弟弟管出架势的万福轻轻一睐,两个弟弟怯怯的笑着讨饶。

  若说万家谁最有钱,银子堆积如山,非这位万六姑娘莫属,她才是隐形的大富翁。当年她从朔那里坑来……呃!是得来的六万两银两,一万两给了她娘当发财金,两万两“被迫”捐赠弥陀寺,由广远老和尚代为买粮,每个月初一、十五以寺庙之名广发济世粥,将功德回向给她。

  从不知道行善这么容易的万福,头一年施粥就得到好处,她发现她的三亩空间一下子扩大了两倍,又多了三亩地。

  于是年年施粥,两万两银子用完了她再捐,每年至少有一万两用在布施上,施恩授惠更多百姓。

  如今空间里的一泓池水也变大了,成了一口深潭,潭中的鱼越养越多,土地也将近有一百亩,一半用来种果树,因为她懒得整理,种果树最方便,不用一收成就整地,种着自己会长,根扎得深,自行吸收养分,久久浇一次水就不必再动手,她是坐享其成的命,另一半是种杂粮作物,例如水稻、玉米、土豆、地瓜、花生,另外留个五亩地种菜,用来养鱼。

  而她也不是很勤快的人,一个月顶多进空间两次,看看作物生长的情形,该收的就收,该播种的就播种,有时忘了,一整个月也没进去,作物仍维持在有待采收的样子。

  但她真正赚钱的并非空间中的作物,这些只是基本的种子,除了少许粮食留做自家口粮处,所有的果子酿成酒,她将十亩左右的地往下挖约三十米深,做成三层,下两层是酒窖,仿国外藏酒用桶装,有数千上百斤的大桶,分装为坛是无法计数吧。

  最上一层是储粮用,把上面的地空出来,充分利用空间,她在里头又多盖了几间欧式洋楼,地中海风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