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六


  万福悄悄的跪在姊姊身侧,学他们两手一合,做出虔诚状,听着娘说着对神佛的感激之意,让万家二房有后。

  公其实娘该感谢的人是她,她日日在茶水里加入灵池的池水,又吵着吃那吃这,把空间的蔬果拿出来供二房食用,改变不易受孕的体质和包生男的酸碱质,注生娘娘才同意给他们家送娃,满足二房无丁的遗憾。

  宋锦娘上完了香,一转过身看见二女儿,不禁疑惑地道:“咦!福儿,你刚才不是不在这儿,怎地又出现了?”这孩子调皮,老是不安分,不让人吊着心都不成。

  “娘,你眼花了,我不早在了呗!不信你问姊姊。”万福睁着清澈的大眼儿,好不无辜。

  “难道我眼睛真出毛病了?”回头得找个大夫瞧瞧。

  “娘,二姊她——”骗人。

  万泰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捂住嘴,两个姊姊一个用行动要他少开口,一个挥舞着小粉拳,要他小心小屁股。

  万泰哀怨的瘪着嘴,别人家的孩子是看重男丁,堂哥万国极为受宠就不用说了,三叔家的万安吃好穿好,每个月最少有四件新衣裳,就有他和弟弟最不受宠,爹娘只疼大姊和二姊,还说生他们是要给两个姊姊撑腰。

  唉!他们真是可怜的小包子,被重女轻男了。

  “娘,都弄好了吗?我先带弟弟上马车,免得他们又捣蛋。”万欢一手扯一个,善尽大姊的责任。

  “嗯!你们先走,我再瞧瞧有没有落下什么,随后跟上。”这一桌子供品就不带走了,布施给庙里。

  “好。”万欢招手要妹妹跟上,万福却挥手要她先走。

  万欢笑了笑,没在意,牵着年幼的弟弟们上马车。

  “娘,我来帮你。”万福伸直手要帮着收拾盘子。

  “一边待着去,别给娘添乱。”她真是怕了这个小祖宗,个儿都没供桌高呢,她还担心摔了她。

  “那我出去逛一圈,和住持和尚说说话。”手小人小个子小,难怪人家瞧不上眼,几时才能长大?

  “要叫大师,不可失礼。”回头得教教她,广远大师是得道高僧,嫡传弟子不多,却个个成就不凡。

  “好的,娘。”什么大师,分明是神棍,躲在暗处偷听她们娘俩交谈。

  没事的万福在园子里走走晃晃,过了一刻钟再回到正殿时,怀里多了六万两的银票,跟她一样“没事干”的住持和尚打她身边经过,银票顿时少了两万两。

  “娘,这给你。”先富家,再富己。

  “什么东西,瞧你神神秘秘的……”一看到是万两银票,宋锦娘惊得差点撕成两半。“你这是打哪儿来的?”

  万福头一低,假装委屈。“我也不晓得,昨儿夜里我作了个梦,梦见菩萨叫我去做事,它让我陪一个穿红肚兜的孩子玩,说是人参娃,要帮人治病的,对方会给我银子感谢我。”

  “真的假的?”未免太玄了。

  “我也以为在作梦,可是你看我的鞋子脏了,刚刚往怀里一摸就摸到一张纸,和尚说是银票,我就拿来给娘了。”她演得好不认真,还把沾满泥屑的鞋子抬高让娘瞧。

  “你有佛缘,娘太高兴了。”可是一万两也太多了,该还给谁?

  “菩萨说这是我应得的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有钱也买不到。”哪像她被迫分赃……呃!是拿出银子行善,买米施粥救济贫困人家。

  一听是菩萨说的,宋锦娘安心的收下。“福儿,你真是我们家的福星,有你就福星高照,不过以后不该得的就不能拿,人之所以为人,是我们有良心,不可沦为牲畜。”

  “好。”她脆应一声。

  “乖,我们去找姊姊和弟弟。”要回家了。

  “娘,这个也给你。”她用不着。

  “这……”宋锦娘傻眼了,竟是十来根指粗的人参根须。

  “菩萨给的,让你和爹泡着喝,养颜益寿,我还留了四、五根更粗的要给爷爷奶奶……”大士,反正你也背了不少黑锅了,不介意再多背一个……吧?

  §第四章 隐藏版小富婆

  落花流水春去也,夏来秋去又一冬。

  匆匆间,岁月如昨日黄花,一逝不复返,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,万家的子孙已有人开始议亲了。

  万泰和万民已经七岁,入了学堂就读,长着一模一样的两人背着相同的书包,梳着同样的发型,用着同样的玉带,连衣服也穿得一模一样。

  这两兄弟是长大了,却也更淘气了,故意做一样的打扮好捉弄人,连他们爹娘和大姊也分不清谁是谁,看着大家老是在猜谁是哥哥、谁是弟弟,他们更是乐此不疲的时常互换身分。

  不过一遇到他们二姊,两人就遭殃了,直喊苦地说她是煞星,兄弟俩手牵手地往脚底抹油,溜之大吉。

  个头抽高的万福已经十岁了,肌理匀称,肤白若凝脂,胸脯隐有发育的迹象,眉眼虽尚未长开,但容貌秀美,慧黠动人,早就是令人双目发直的小美人。

  这五年来,万家有天差地别的造化,除了总铺未动外,兄弟三人经营的米铺已扩大到邻近县城,有将近五十多间米铺,几乎有人的地方就有万家米铺,风头无二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