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四


  “娘,我在睡觉呀!”她眼睛睁得很大,好像不懂娘为何找不着她。

  “睡觉?”怎么可能!

  “我昨儿留了字条,说要出去走走,后来走着走着就有点饿,一位和尚带我到厨房吃了半颗白面馒头和炒鸡蛋,我一吃饱就想睡,回房里就睡了。”她说得煞有其事。

  宋锦娘迷糊了,抱起女儿追问道:“你到底睡在哪儿啊?”

  这丫头向来机伶,不会委屈自己。

  “那里。”

  往二女儿小手指去的方向,宋锦娘就忍不住笑了。“你这个糊涂虫,弄错了方向,我们住在西厢房,你往东厢房走去。”

  “娘,我没错,明明是右手边,我记得很清楚。”她刻意据理力争,表示她没有走错地方。

  “去的时侯是右手边,回来正好相反,是左手边。”宋锦娘带着女儿儿重走了一遍,让她知晓错在哪里。

  万福抱住母亲咯咯憨笑。“娘,我睡懵了。”

  “以后不许再犯了,听到了没?”幸好没事,真被二丫头吓破半颗胆,她不只是爹娘的掌上明珠,还是爷奶的心肝,真要有个万一,好不容易兴盛起来的万家就要乱了。

  宋锦娘不得不承认,这些年靠着福儿的福气,万家由原本的小康渐成小富,如今也要进入富人行列,米铺现在已有了两间分铺,明年开春还要开到邻县,三兄弟各管一间铺子。

  虽然没有分家,但老太爷说了,除了总铺不动外,三间分铺各管各的,营利的一半交由公中,其余皆归管铺子的人,有事的人多赚一点,没能耐的就看别人吃肉,自个儿喝汤。

  其实还是一家人在一起吃饭,男一桌、女一桌而已,哪有分谁吃肉、谁喝汤的道理,万全不过看儿子们都一把年纪,再过几年也要当爷爷了,因此先贴补他们,免得手头不松快,想给儿女挑个好对象都拿不出银子张罗。

  几个儿子当然是乐不可抑,有银子谁不喜欢,自个儿掌钱不用向公中伸手要钱,面子上也好看。

  不过对长房的萧氏而言可就不怎么乐意了,即便公中的银子没有全部交在她手上,但掌中馈的她还是能从中捞到不少油水,家中的开销是她说了算,谁有闲心和她计较针头线尾。

  可是铺子的收入一旦少了,到她手里的银子肯定更少,她要打理内外,还要发每房的月银,厨房的菜色、每一季的布料和首饰,样样都要钱,她岂不是花费力气为他人做嫁衣?

  为了此事,萧氏嘀咕了一阵子,向丈夫万诚吹枕头风,要他向万全提起家计艰难,暂时别分走铺子的收入,一家人一锅子吃饭,何必分你我。

  只是万诚提都不敢提,万家的日子越过越好是有目共睹的事,家里赚了银子哪能独享,而且大家都晓得是沾了二房侄女的福气才有今日的光景,若是不给人家一点好处,万一闹起来要搬出去住,其他两房人还有好日子过吗?

  因此萧氏的不痛快只能她自个儿承受,别房的银子是越攒越多,荷包满满,她是愁银子只少不多,连她想拿回娘家也要斟酌再三,不像以往大手大脚的,她爹娘要多少,她便给多少。

  一家兴盛,一家衰落,自从萧家出了个好赌的败家子后,家中的景况一日不如一日,常有人上门讨债,以往仗势娘家风光的萧氏反而要救济娘家,不时给个三、五十两买鱼、买肉。

  “娘,我记住了,不会再犯懵了。”万福撒娇地朝娘亲脸上又亲又蹭,把她逗得呵呵直笑。

  “娘,妹妹找到了没……啊!福儿?!娘,你找到福儿了。”原本愁眉不展的万欢一看见母亲怀中的妹妹,欣喜万分的快步走来,一手拉着母亲的手,一手捏捏妹妹的脸。

  “是呀!找到了,这小迷糊蛋把东西厢房搞错了,昨儿夜里睡在东边了。”倒教他们一番好找,幸好有惊无险。

  “哟!可以再迷糊一点,我们喊了一夜,你没听见呀?”果真是福厚的人,好命得很。

  “姊,不要戳我的脸,会戳出丑丑的洞洞,我睡着了,谁知道外面在嚷什么?”万福说谎说得面不改色,信手拈来是一成套,连她自个儿都要相信了“哼!臭爱美的。”万欢改掐住妹妹软乎乎的脸颊。

  “你不爱美就不要穿新衣服,以后娘只管做花裙子给我穿,没姊姊的分。”万福以指一拱,弄了个猪鼻子鬼脸。

  “小赖皮。”万欢好笑的轻点了下妹妹的鼻头。

  看着姊妹俩逗嘴,宋锦娘暗笑在心。“欢儿,你去跟住持说一声人找到了,不用僧人费心。”

  万欢刚要往前殿走,不远处一颗大光头徐徐而来,一声“阿弥陀佛”佛号顺口而出,“老衲知晓了,原来你们要找的是这位小施主呀!”

  “大师见过小女?”宋锦娘面上一喜。

  “是老衲给了她一颗白面馒头,又炒了鸡蛋花给她填填胃,她跟老衲说困了,老衲给她指路让她返回禅房。”

  听住持越说越贴近自己掰出来的谎言,万福明亮有神的眸子不由得越睁越大。

  这才是见鬼吧!她几时能一分为二,老和尚的鬼话说得好似亲见,若她不是本人,都要信以为真了。

  “啊!是大师善心呀!信女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,小女劳烦大师了,给大师添麻烦了。”这孩子真是有福了,多少人想见住持一面都不得其门而入,她却有幸得到一饭之情。

  “没事,这孩子很乖,老衲一见甚得眼缘。”广远大师瞧见一双瞪圆的杏眼,一时童心起,朝她一眨眼。

  啊!妖僧!万福在心里腹诽。

  “大师,我们得赶在午前归家,信女先去前头准备供品。”找到女儿就安心的宋锦娘想起此行要办的正事,顺手将女儿放下,急匆匆地就往正殿走去。

  她以为女儿会跟在身后,但……

  “大师,出家人不打诳语。”他编得比她有模有样,庄严的面容下找不到一丝破绽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