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四


  一抹淡淡的灵光从主根移到拇指大的根须,瞬间隐没,过程快速,少年等人无人察觉。

  少年要的是救命的人参,元精在不在并不影响药性,而万福救的是有所依附的参王,等根须再埋入土里,用灵池水浇溉,很快便会恢复生机,由小参修起。

  “说完了?我送你回去。”少年将人参交由侍卫收妥,再次抱起万福,驾轻就熟的托起她的小腿肚,怕她摔着,抱着很稳。

  此时他的心情很轻松,有如装了双翼,体内充满一飞冲天的气力,雀跃无比。

  他娘有救了!

  万福悄悄的将附有参王精魄的根须收入镯子里,让它在布满灵气的空间中维持生机。“朔哥哥,黄金呢?”

  他笑容微凝。“我换成银票补给你。”

  “好。”她乖巧的点点头。

  “你什么时候离开弥陀寺?”看她温顺如羊的模样,他真的很不习惯,她根本是装猫的小老虎,有尖牙和利瓜。

  “明天中午吧!”娘要还愿布施,将菩萨恩泽回报众生。

  “那我尽量在中午前派人把银票送拾你。”不要相欠比较好,和她相处不久,但她那脾性……少惹为妙。

  “嗯!还有一个条件……”万福靠在他耳边低喃。

  “要人?”他微讶。

  她用力一点头。“我很缺。”

  “好,我挑一下再给你送来。”

  “谢谢朔哥哥,你人真好。”万福喜孜孜的道谢,一张小脸扑了粉似的,莹白灿亮,闪闪发光。

  他不以为然的轻啐,“人好不如不要银子,光是一声谢不成敬意,听起来好没诚意。”

  “那再加上这个吧。”她快没力气了,好累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他一脸狐疑地看着塞到他怀里的葫芦,他一直抱着她,不认为她身上藏得住东西,这葫芦她是打哪儿来的?

  “里面装的是水,把这葫芦里的水加入药里,一起熬煮,对你娘的病有益无害,若有剩下的拿来当茶喝也行,强身健体,祛百病。”她不轻易给人的。

  “哪儿来的?”总之,她的所作所为,还有她这个人,都是个迷。

  “菩萨给的。”大士,黑锅让你背,别见怪。

  “又是这一句?”没别的新词了。

  “不信你去问菩萨。”大士可疼她了,肯定替她圆谎。

  少年冷哼一声,懒得再问她。

  “别忘了去磕头。”说出去的话不能收回。

  “知道了。”小啰唆婆。

  将人放在离禅房不远的洞门外,少年和数名侍卫急于赶返,在一眨眼间,人影消失,只剩落叶飘飘。

  万福迈开小短腿,朝禅房走去……

  “你这孩子半夜三更到哪儿去了,也不怕被狼叼走,让娘担心死了……”

  迎面而来是快让人为之窒息的可怕熊抱,万福划动着没力气的双手,才勉强从熊的怀抱……娘的怀抱挣脱。

  抬头看看天色,竟然已经天亮,东方的天空射出束状的晨光,落在晃动的树叶上。

  她连忙揉着眼皮,假装刚睡醒,一脸迷茫的问道:“娘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“你昨晚到哪里去了,为什么娘找不到你?”看到了人,宋锦娘慌乱的心终于定下来,要是真把女儿给弄丢了,她一头撞死在家门口也无法向家里人交代。

  “娘,我在睡觉呀!”她眼睛睁得很大,好像不懂娘为何找不着她。

  “睡觉?”怎么可能!

  “我昨儿留了字条,说要出去走走,后来走着走着就有点饿,一位和尚带我到厨房吃了半颗白面馒头和炒鸡蛋,我一吃饱就想睡,回房里就睡了。”她说得煞有其事。

  宋锦娘迷糊了,抱起女儿追问道:“你到底睡在哪儿啊?”

  这丫头向来机伶,不会委屈自己。

  “那里。”

  往二女儿小手指去的方向,宋锦娘就忍不住笑了。“你这个糊涂虫,弄错了方向,我们住在西厢房,你往东厢房走去。”

  “娘,我没错,明明是右手边,我记得很清楚。”她刻意据理力争,表示她没有走错地方。

  “去的时侯是右手边,回来正好相反,是左手边。”宋锦娘带着女儿儿重走了一遍,让她知晓错在哪里。

  万福抱住母亲咯咯憨笑。“娘,我睡懵了。”

  “以后不许再犯了,听到了没?”幸好没事,真被二丫头吓破半颗胆,她不只是爹娘的掌上明珠,还是爷奶的心肝,真要有个万一,好不容易兴盛起来的万家就要乱了。

  宋锦娘不得不承认,这些年靠着福儿的福气,万家由原本的小康渐成小富,如今也要进入富人行列,米铺现在已有了两间分铺,明年开春还要开到邻县,三兄弟各管一间铺子。

  虽然没有分家,但老太爷说了,除了总铺不动外,三间分铺各管各的,营利的一半交由公中,其余皆归管铺子的人,有事的人多赚一点,没能耐的就看别人吃肉,自个儿喝汤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