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与福妻同行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〇


  意动的万福想到她空间里的作物,但表面上仍旧很傲娇的装作不在乎。“小哥哥,我才五岁耶!我连路都走不好,你怎么认为我找得到人参娃?我听娘说长至百年的人参有脚,会跑。”

  少年抿着唇,脸色难看,他也不相信眼前的小姑娘有本事寻到人参娃,但是……“我信你。”

  “小哥哥,你赌得太大了。”她真的不想出去,外面很黑,明天还要早起,她干么为素不相识的人干活?

  他不得不,因为他没有退路,只要有机会,他就会奋不顾身去试。“你去不去?”

  “不去会怎样?”万福摇着脚丫子,表情天真无邪。

  “架着你去。”

  她一听,小嘴噘得能挂三斤猪肉。“外面黑,冷。”

  “我抱着你,不冷。”话一出口,少年面色一僵,他低头一瞧她粉嫩嫩的小脸,耳根子微烫。

  万福假装思考,轻咬着粉白的指头,过了一会儿道:“好吧!但你不能摔了我,找不到也不能怪我,我不是神仙。”

  “好。”他眼眶一热,感觉有泪珠儿打转。

  “还有,我要留字条给窝儿,不然她瞧不见我会着急。”既然菩萨叫她要多多行善,她就做件好事吧。

  窝儿是刚才端水到庭院倒的小姑娘,是服侍万福的丫鬟之一,大她五岁,另一个叫眉尖儿,七岁。

  两个丫鬟的名字都是万福取的,她觉得好听便用。

  “怕不怕?”少年弯下身,抱起伸手环住他、咯咯笑的粉面小姑娘,她的笑有渲染性,让人不自觉放松。

  “怕黑。”她讨厌黑暗,太多的妖祟出来作乱。

  少年紧抿的唇微微松动,抱着怀中小人儿的手一紧。“不怕,我保护你,有月光照路。”

  一轮明月高高挂起,不是月半也渐圆,繁星点点,伴着半空中孤寂的月儿。

  不知名的虫儿鸣叫着,一声吱吱的惨叫声在林子深处响起,一只看不清羽色的夜枭叼着战利品飞向粗壮的树干,尖喙撕啄着爪子底下挣扎不休的灰鼠,它的皮肉在一声声吱叫中渐失,最后连一根尾巴也被吞入夜枭的肚子里。

  风,带着微凉的水气,吹拂在脸上有点刺痛。

  夜,静悄悄的,很是幽僻。

  “小哥哥,你叫什么名字?”万福问。

  “朔。”他的回答很简洁。

  “朔是你的名字还是姓?”

  少年顿了一下,回道:“名字。”

  “那我喊你朔哥哥好不好?”她软气软声的又问。

  “……好。”

  手上抱着颇具重量的娃儿,面色深凝的少年如履平地,或走,或跃,每一步都十分平稳,不曾有一丝迟疑。

  看得出他下了不少功夫在习武上头,年纪不大却有极高的武学造诣,不过在疾行一个多时辰后,他看起来有些力不从心,微喘,薄薄的细汗由饱满的天庭渗出。

  在他身后尾随着八条身影,跟着他在崎岖的山林间起落,树挡不住他们的行动,更不将高山险岭放在眼里,他们眼中只有一个人,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,只为保全他。

  “朔哥哥,你不喜欢说话吗?”她一天不开口会憋死。

  “言多必失。”在他所处的地方,一言之失足以致命。

  “可是话太少不觉得闷吗?人长一张嘴,除了吃饭便是说话。”万福偏着头,盯着他高耸的鼻头。

  “有时话太多会惹来杀身之祸。”他意有所指。

  位高权重不见得是好事,他父亲便是为此丢了性命,毕竟一山难容二虎,一个位置众多人想抢。

  “朔哥哥,找到人参娃后你会杀人灭口吗?”最能保守秘密的是死人,观他五官面相绝非寻常人。

  万福不自觉的掐指一算,但她发觉没法力在身真不方便,她心有疑虑却无法演算,着实感到气馁。

  神仙当久了,会忘记自己此时是个凡人,爷爷太坏了,只给她一个芥子空间,她在里面种菜、养鱼干什么,她一个人又吃不完,搁着不吃又太浪费。

  闻言,他脚下一个踉跄,差点把人丢出去。“我找人参娃是为了救命,那人对我而言很重要。”

  “你的亲人?”看他的神情似乎迫在眉梢。

  少年的眉宇间多了抹哀伤。“我母亲。”

  “她生病了?”难怪他要急了。

  “中毒。”他面色一冷。

  “啊!”万福愕然。

  居然是中毒,人参娃解得了毒吗?

  像是听见她的心语,少年语气沉重地道:“死马当活马医,当时那株百年人参将我娘从濒死关头救回来,御……大夫说,只要再有一株已成人形的人参娃,他便有七成把握。”

  万福抚着腕上的镯子,心想用她的灵池水来救人还比较快。“你娘一定很美。”

  “怎么说?”他嘴角微扬。

  “因为美人一向命运乖舛,要受很多苦难才能否极泰来,上天赐予了她美貌,同时也给了多灾多难的一生。”老天爷是公平的,得到什么,便失去什么,人生而历劫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